奇快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2347章 说点有意思的事吧!
    “云……云笑,你敢杀我,苍龙帝宫不会放过你的!”

    在所有心毒宗长老们都被惊得呆滞的同时,那个灰衣少年却是施施然走近了冰雕顾先文的身侧,看着其人畜无害的年轻脸庞,这位帝宫特使心头没来由地一紧。

    只不过这色厉内荏的威胁之言,又岂能让云笑有半点的顾忌,莫说是这家伙都要对自己喊打喊杀了,两世为人的云笑,心中最大的敌人,就是苍龙帝宫。

    苍龙帝宫固然是势大无人敢惹,但这里却是心毒宗的地盘,至少眼前这顾先文已经落入了云笑的掌控之中,那些帝宫强者,又怎么可能及时赶到呢?

    “苍龙帝宫?难道你还指望他们从天而降将你救出生天?”

    云笑一道冷笑声发出,让得顾先文的一颗心不由沉到了谷底,他只是被吓到了,却并非痴傻,这种远水不能救近火的愿望,终究只是一句口头的威胁之言罢了。

    “杨宗主,这里可是心毒宗,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这小子杀人吗?”

    既然苍龙帝宫的背景威胁不到这妖孽的少年,顾先文也就不去奢望那“远水”了,而是在这个时候求助起“近水”来。

    只不过顾先文此言出口后,不仅是杨问古没有接话,诸多的心毒宗长老们更是脸现鄙夷之色,暗道你顾先文是属二皮脸的吗?现在倒是想起这里是心毒宗来了。

    刚才的顾先文何等嚣张,对一众心毒宗长老视而不见,甚至是连心毒宗宗主杨问古都能顶撞,最终将这一众心毒宗强者震慑而下,对云笑大打出手。

    相对于这个只是身份背景不俗的帝宫特使,诸多心毒宗的长老,尤其是杨问古和噬心师太,对云笑的观感至少好上了十倍。

    甚至杨问古和噬心师太刚才都打定主意,一旦云笑真有性命之忧,他们都会不顾一切出手相助,以他们的心性,终究是做不到袖手旁观的。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现在反倒是那个至圣境初期的帝宫特使,被云笑弄得凄惨不堪,求助起他们这些心毒宗强者来了。

    那些心毒宗长老之所以心生鄙夷,正是因为顾先文对事情的不同对待,当你要收拾云笑的时候,就让心毒宗不要多管闲事,现在对方要收拾你,就想要找心毒宗帮忙了。

    这世上又哪有这样的好事,这些心毒宗长老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你顾先文不是不可一世吗?刚才不是耀武扬威吗?那就继续下去啊!

    “杨宗主,我乃是苍龙帝宫的特使,若是我真的死在了心毒宗,你觉得我伯父会不会迁怒心毒宗呢?”

    眼见软的不成,顾先文也不是省油的灯,只剩下一个在外的脑袋上,赫然是浮现出一抹异样的冷笑,因为他相信此言一出,心毒宗的这些家伙们,绝不会再无动于衷。

    果然,当顾先文这番话说完之后,不少心毒宗的长老们都是脸上变色,不管怎么说,苍龙帝宫的怒火,并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何况顾先文的伯父,还身为苍龙帝宫的二长老,若是这位真的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心毒宗,那杨问古也不好向那位帝宫二长老交待。

    “杨宗主不必为难,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和心毒宗没有半点干系,若是苍龙帝宫问起来,你尽管往我身上推就行了!”

    对于这前世就认识的几位老朋友,云笑自然颇有好感,当他这番话出口后,心毒宗众人心头瞬间大定,反观顾先文的脸色,却是变得阴沉如水,仿佛要将身上的冰雕都给生生融化。

    “不错,顾特使,你不是我心毒宗的人,星月兄弟也不是我心毒宗所属,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我们确实不便插手!”

    得到云笑的提醒,杨问古几句话之间就将心毒宗摘了出来,毕竟眼前的局势已经一目了多大,那灰衣少年想做什么,就由得他去做好了。

    像杨问古他们这些心毒宗的强者们,固然有一副医脉师那般的好心肠,但也绝不是老好人,今日之事闹到这个局面,他们已经是对顾无文生出了一丝杀人灭口之心。

    若是真的任由这个帝宫特使回转苍龙帝宫总部,还不知道要如何颠倒是非黑白呢,到时候心毒宗才算是真正大难临头。

    可要是顾先文直接身死,只要将尸首处理好,想必就算是苍龙帝宫想查也无从查起吧,身为毒脉宗门,有的是让顾先文所有气息消失在大陆之上的办法。

    “杨问古,你们……”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是少费点唇舌吧,咱们说点有意思的事怎么样?”

    就在顾先文还不想放弃最后一丝机会,声色俱厉想要威胁出声的同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陡然从身旁灰衣少年的口中传出,让得他当即就安静了下来。

    “有意思的事?”

    云笑的这个说法,让得那边的心毒宗所属都是颇为好奇,因为在这个少年的身上,实在是在太多的秘密了,他们都想要一探究竟。

    “我猜你一定很好奇,我是如何知道你身中蓝幽寒毒,又是如何将其控制爆发的吧?”

    云笑完全没有在意一脸阴沉的顾先文,而此言一出,不仅是这位帝宫特使,就连那些心毒宗的长老包括宗主杨问古,都是下意识地竖起了耳朵。

    这确实是顾先文心中最大的疑惑,不将这个疑惑搞清楚,恐怕他都会死不瞑目,要知道这样的手段,连他那位身为帝宫二长老的伯父,也不可能施展得出来啊。

    顾先文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堂堂的帝宫特使,货真价实的至圣境初期强者,竟然会败在一名洞幽境中期蝼蚁的手中。

    可无论顾先文心中如何不甘,此刻的他也是四肢躯干被冰冻,只剩下一个脑袋还能转动,也就视觉听觉这些感观还能算是正常了。

    就算明知道对方这是在嘲讽自己,但顾先文是真的想知道啊,他甚至还在想着,若是自己能逃出生天,以后就能防备住这诡异的手段了。

    “那你又猜一下,我会不会告诉你?”

    云笑似乎很是享受这种猫戏老鼠的感觉,此言一出,就连那些心毒宗的长老都觉得他太过罗嗦了,能不能爽快一点。

    “啊!”

    在云笑话音落下之后,其右手食指轻轻一勾,顾先文只觉刚刚已经冻僵的身体,竟然爆发出一抹极致痛苦,让得他忍不住惨叫出声。

    凄厉的声音响彻在这处院落之中,外间诸多心毒宗执事天才们,虽然听不到声音,却是能从顾先文的表情之中,看到那种极致的痛苦。

    说实话,相对于院落之中的那些心毒宗长老们,云笑刚才的表现,无疑让得这些年轻天才更加震惊无比。

    那位可是帝宫特使,堂堂的至圣境初期强者,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灰衣少年给制裁了,他们自始至终,都不知道那少年用了一种什么样的方法。

    院落之中的毒脉长老们,倒还知道云笑是引动了顾先文体内的蓝幽寒毒,但听不到内里声音的这些年轻天才们,却一度认为那是属于星月自己的手段。

    年纪如此之轻,却能将至圣境强者收拾得苦不堪言,这是一种何等的实力,像姜渔这种受过云笑恩惠的心毒宗天才,心头除了崇拜,已经没有第二种想法了。

    “云笑,有……有种你就杀了我!”

    院落之中,再一次尝试过一遍蓝幽寒毒爆发之痛的顾先文,已经不去想再有什么逃生的机会了,此刻他只求速死,也不想继续承受那种难言的痛苦。

    之前顾先文自己也说过,这个大陆之上,有很多比死更可怕的东西,尤其是他们这样的高阶毒脉师,让人生不如死的方法更是多种多样。

    这是顾先文刚才想用来对付云笑的手段,现在却是被后者将计就计,那种蓝幽寒毒肆虐的痛苦,他已经承受百余年时间了。

    以前心中有所准备,又有镇幽丹的压制效果,顾先文倒是能强行挺过来,可是此时此刻,眼前这可怕的少年,似乎能随时引动蓝幽寒毒爆发,这是真的吓着顾先文了。

    因此顾先文根本不敢再行激怒云笑,也不敢再用苍龙帝宫,或者说他那位伯父的背景来威胁云笑。

    他知道那是没用的,所带来的,只会是数不尽的寒毒肆虐,数不尽的极致痛苦。

    而就在顾先文心底深处绝望涌动的时候,旁边的这个灰衣少年却是忽然口唇一动,紧接着传入其耳中的一句话,让得他双目瞬间圆睁,仿佛要看进那个灰衣少年的心底。

    因为顾先文无论怎么猜测,也没有猜过会是这样的一个答案,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震得他被冰封的身体,都仿佛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可想而知他心中是如何的震惊。

    只可惜顾先文心头震惊涌动,下一刻就想要高喝出声,将这个惊天大秘密宣之于众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的舌头,竟然也被一股寒气冰冻,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