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美女同事 > 第582章 死者生存(1)
    欢乐岛,四面环海,风景如画,易守难攻。

    这里不仅是号称国际能源集团公司的总部,还是一个搜集情报,盗窃其他国家的高端技术,倒卖军火物资,培养杀手,保镖和间谍等高级人才的魔鬼训练基地。

    这些人才都是在那些被抓到岛上的女孩子中选拔出来的精英。

    在选拔人才的时候,岛上的人跟动物一样,本着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丛林法则,真刀真枪地进行厮杀,只有战胜对方,将对方杀死,才能活着,进入魔鬼训练营。

    因此,被抓来的女孩子存活率相当低,只有10%左右,她们一个个都身怀绝技,武艺高强。

    几个月前,吴钰彤因为在郭氏集团公司做卧底,配合杨运东等人一起破获了黑龙会倒卖那批军火物资,遭到舵爷的报复,派人将她抓获,交给合伙人威廉姆斯,威廉姆斯让人将她送到欢乐岛的。

    刚抓来的时候,她与其他被抓到岛上的女孩子一样,被墨镜男等人经过一番折磨之后,关进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

    没有吃,没有穿,吴钰彤忍受饥饿和寒冷,不断地与死神做着剧烈地抗争。

    吱呀!

    不知过了多少天,房门才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股强烈的光线照射进屋,刺得她睁不开眼睛,一种本能的求生欲望迫使她眨巴了好几次,才将眼睛睁开。

    “感觉怎么样啊?”墨镜男冷漠的声音从房门口传来。

    只有经历了黑暗的人,才懂得光明的重要,尽管这个男人的声音很冷,吴钰彤还是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放……放我出去……”吴钰彤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艰难地挪动脚步,一步步地朝着房门口走去。

    “放你出去可以,但你必须听我们的!”墨镜男表现出一副征服者的姿态。

    “我……我答应你们……”吴钰彤用尽吃奶的力气说道。

    黑暗、饥饿和寒冷,彻底摧垮了吴钰彤的意志,她心里清楚,只有屈服,放弃抵抗,忘记羞耻,失去尊严,才有活下来的希望。

    因此,所有的一切,在她心里赢荡然无存,她现在急需要的是一顿饭,用来填饱自己的肚子。

    墨镜男带着一副得意的神情说道:“既然如此,你先吃点东西,然后跟我们走!”

    一个男人端来一份盒饭上来。

    吴钰彤一见到食物就什么都不顾了,一把接过饭盒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她一口气将饭盒里的东西吃得精光,觉得精神好了许多,但发觉自己的肚子没有填饱,大声叫嚷道:

    “我……我还想吃东西……”

    墨镜男对她这种暴食暴饮的样子非常不满,生怕她会因暴食身亡,厉声吼道:“瞎嚷嚷什么?再叫的话,我就把你继续关起来!”

    吴钰彤不敢吱声。

    因为,她在黑屋子里面关了好长一段时间,已经被寒冷和饥饿折腾怕了,不想继续呆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备受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便对墨镜男这句话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墨镜男见吴钰彤不再说话,便对站在一旁的几个彪形大汉说道:“你们先带她去洗个澡,然后带她去格斗场!”

    几名壮汉冲了上来,七手八脚的把她举了起来,扔到外面一个空旷的水泥地上。

    一个男人手拿一把高压水枪,向她冲刷而来。

    一股冰冷刺骨的凉水冲到吴钰彤的脸上,强劲的水柱使她无法睁开眼,她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本能的侧过身,躲避这突如其来的袭击。

    很快,另外几个男人也拿起了高压水枪,从四面八方同时向她的身体的各个部分袭来,让她感到痛楚难耐。

    由于她的手被拷着的,无法遮挡着,只有不停的翻滚来躲避这恶意的冲洗。

    水流的压力很大,就如橡皮棍击打在身上一般,吴钰彤咬紧牙关,忍住剧痛,才没有使自己晕厥过去。

    终于,这种恶意的冲洗结束了。

    几名壮汉像是抓落汤鸡似的,将她从地上提起来,抬到操场边的舞台上的一只大铁笼子旁,然后打开她的手铐和脚镣,将她推进去。

    铁笼里装有一个身材壮实、五大三粗的黑女人,这个女人见她进来,就像是嗜血鬼那样,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

    “这帮家伙要干什么?难道……”吴钰彤心一震。

    台下,有许多男男女女指着装在铁笼里的两个女人,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开始欢呼雀跃起来:

    “打死她,打死她!”

    “肃静!”墨镜男走到舞台上,将手往下压了压,向台下大声说道:“诸位,今天,大家将欣赏到一场别开生面的比赛,比赛规则是,这个笼子里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女人不管用什么方式将另一个女人杀死,再战胜另外两个女人,才能从笼子里走出来,成为我们国际杀手界的一员,面对死亡,我相信她们会竭尽全力,给大家奉献一场精彩的表演,请大家鼓掌……”

    哗啦啦!

    台下即刻响起了一阵喝彩声,尖叫声和雷鸣般的掌声。

    “这个畜生,原来想把我当成一个杀人工具呀?”吴钰彤听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见黑女人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生死攸关的时刻,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全神贯注地集中在这个黑女人身上。

    她心里清楚,一旦比赛规则确定,对方就是自己的敌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如果不把这个女人杀死,自己就会被这个女人杀死,面对死亡,她只能放手一搏,只有战胜这个女人,才有生的希望。

    黑女人用一副冷漠的目光看着吴钰彤,用一口地道的美国语,轻蔑地说道:

    “华夏猪,你是来找死的吧?”

    “出手吧,要不然你没有机会了。”吴钰彤听懂了黑女人的话,见她出言不逊,也没有跟她计较,反而显得语气平静,冷漠无比地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回答说:“我不想和你个将死之人怄气,那样的话,就太没有风度了!”

    “你找死!”

    黑女人怒喝一声,身形一动,“嗖”地一声,以着极快的速度朝着吴钰彤冲了过去,在身子即将与吴钰彤接触之前,伸出右脚,一个扫堂腿,朝吴钰彤提来。

    嗖!

    速度奇快,迅猛无比,威力巨大,破空之声,响彻全场。

    台下,一阵嘘吁过后,即刻变得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