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珍重待春风 > 32 绫罗丛中绫罗人(12)
    比起第一位来高纳公寓做客的吕碧雪,第二位来的客人让陶茉莉更加意外。

    他是肖劲锋。

    他来是所为何事,茉莉约莫猜着三分。

    ”肖部长,请喝茶。”

    “谢谢。”肖劲锋尝了一口清茶,眼神扫视着茉莉周身一眼,婉转的说“许久不见,陶小姐轻减得厉害啊。脸上也不见喜色,真不像一个等待出嫁的新嫁娘。”

    “谢谢肖部长关心。我很好。”最后一句,十分没有底气,茉莉把头低得不能再低。

    肖劲锋眼望着茉莉,实在于平凡的她身上挑不出任何一个好来。他不是慈母,不可能事事都依着云澈的性子爱好来。娶妻是一辈子的事,比起容貌家事更要紧的是两个人得要有相同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这才是一段婚姻长久美满的基础。

    ”陶小姐,我说过,我们每一次见面都伴随着意外,这次也不例外。”

    茉莉不解,这次见面有什么意外,他们都好端端地坐在沙发里啊!

    “陶小姐,是不是和云澈发生了些不快?最近,他情绪很糟,本来不强地工作表现现在更是一落千丈。”

    茉莉错愕地抬头,自从发生那晚的事后,云澈就再没有回来过。他的事情她一概不知,更不晓得他的工作了。

    “世上有好多人,有些可以做朋友,有些可以做夫妻,有些既不可以做朋友,又不可以做夫妻。陶小姐,请恕我直言,你和云澈就是第三种,他并非最适合你的良婿。”

    茉莉双手紧握,揪紧了手心里的手绢。

    肖劲锋说出了她的心声。

    “三岁看老,云澈是怎样的孩子,我比谁都清楚。他是家里最小的男孩,从小娇惯。五岁的时候读到,039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039的时候还惊讶地问我,葡萄有皮吗?因为他吃的葡萄佣人事先都剥了皮用牙签串好冰在冰箱,吃的时候再拿出来。这样的孩子,你可以说他是纨绔世子也可以讲他是大少爷,但他的生活就是这样。你不了解他的世界,他也不了解你的世界。你们将来会因为相互的不了解而产生更深的误会和伤害。陶小姐,你尝过生活的苦。应该比云澈明白。在现实中行走,两人光靠相爱是不够的。何况,你还并不怎么爱他。”

    茉莉惊呆了,发现眼前的肖劲锋有洞穿人心的观察力。

    “你能说你爱云澈吗,爱他胜过爱任何一个人?”

    “……”茉莉张了张嘴,不知是撒谎好一点还是诚实一点好。

    “如果,你撒谎就没意思了。”

    这个男人好可怕,用温和得不能再温和的声音紧紧抠住她的脖子,慢慢地越勒越紧。

    “你爱的是易谨行,对吧?”他缓缓吐出三个字,然后轻轻一笑,“既然我知道你心里有另一个男人存在,就绝不会让你嫁给云澈的。”

    他全知道!

    茉莉脑子有点发晕,这场谈话中肖劲锋占据了所有主导。

    她喃喃地问“云澈……他也知道二表哥的事吗?”

    “你觉得呢?”肖劲锋用不带温度的声音反问她“云澈的反常,你从来没有想过原因吗?”

    茉莉无语了,回忆起和云澈相处的点点滴滴,眼眶泛上眼泪来。

    头一次,她为云澈因为爱她而受的痛苦感到痛心。

    都是她的错,这段关系中,最最无辜的就是上官云澈。如果他不是选择的她,他会快乐许多。

    “对不起。”

    “这句话,你应该去对云澈讲。”

    她捂着嘴,流下泪来。

    “陶小姐,你能对云澈做出最好的道歉和补偿就是离开他,再不在他生活中出现。我已经安排好一切,你立刻就走,从码头坐船离开上海。我保证云澈再也不会来打搅你的生活。你们从此往后山水有长路,人间不相逢。”

    茉莉惊呆了,她错愕地看着肖劲锋,没想到他是来赶她走的!

    “肖,肖部长——”

    她承认他说的每一个字好像都无比有道理。她和云澈是隔着山海般高深的鸿沟。就在他十分钟之前她还想着不能结婚,一定要离开!

    可是,现在……

    她又犹豫起来。

    云澈和她确实没有相同的生活背景。

    但她和二表哥易谨行算青梅足马,心心相印吧,还不是走不到未来!“我、我不能答应你。至少我不能就这样离开!要走也必须告诉云澈!”

    “那大可不必,你的话我会转告他的!”

    “不行,我不走!”茉莉柔弱的内心激荡起一股刚性,强烈的说出,“不”字。

    肖劲锋翻过脸来,板起面孔,喝道“我看你没理解我话里的意思,今天你愿意也得走,不愿意也得走!”

    “你——”

    “进来!”肖劲锋打个响指。

    高纳公寓陡然冲进来四五个男人,他们强行把茉莉从沙发上拖起来,茹婶也被控制在房间里。

    “肖劲锋,你、你——“

    茉莉一介女流,论力量、体力自然及不上人高马大的壮汉。

    肖劲锋漠然地看着她的挣扎,冷酷的说“陶小姐,你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因为你利用了一个深爱你的男人,还让他变得不幸!”

    “我——我没有!”茉莉感到胳膊肩膀处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

    她从没有想过伤害谁,更不会利用谁,她对云澈的全是感激和感谢。谢谢他为她这个一无是处的女孩的所有。

    “密斯陶,去船仓里忏悔哭泣吧,如果上帝愿意聆听的话。”

    茉莉被拖拽着拉出公寓,她的胳膊像被扯断了似的疼痛。

    “放……放手……”

    她的呼救根本无用,一顿蛮力把她拉到电梯处。

    “哐当、哐当”电梯上来,电梯门当当打开,上官云澈拿着红玫瑰赫然站在里面。

    大家面面相觑,时间凝住三秒,才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

    “放开她!”上官云澈暴喝一声,推开那些抓住茉莉的男人,把她护到自己怀里。他怒发冲冠,大吼道“肖劲锋,茉莉是我未婚妻!”

    “未婚妻”三个字振聋发聩,让人寒颤。

    肖劲锋久经沧桑,不紧不慢的陈述“我一贯尊重自由,也赞同每个人都有自由恋爱选择爱人的权力。可是,云澈,你选的未婚妻并不爱你。”

    “那又怎么样?”上官云澈像被人狠抽了耳光气得大叫,他把手里的玫瑰狠狠砸向墙壁,纷飞的玫瑰花瓣洋洋洒洒飞了一地,如血如涂,“只要我爱她,就足够了!足够了!”

    茉莉脸贴着他的心脏,感动得眼泪四溅。

    云澈的深情,倾尽一生她都无法回报。

    “我不想你将来后悔!”肖劲锋强悍地说“云澈,把她交给我,我来处理!”

    “我宁可将来后悔,也不要现在后悔!”他的声音比肖劲锋的更大,久久在走廊里来回回荡。

    “云澈!”

    “二哥!”他搂紧怀里的爱人,痛苦的说“我认了,我就是喜欢她。”

    一句“我就是喜欢她”敌得过世间的万紫千红,也抵得过所有的无理任性。

    试想想谁不是在“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变扭中倔强长大,不管千万人唾弃还是不改初心。

    “二哥,哪怕全世界都不理解我,你也应该理解我啊!我不想后悔,不想留下遗憾。”

    肖劲锋看着长大的幼弟,知道今天谁也带不走陶茉莉。

    不示弱的他为了陶茉莉连“二哥”都叫出来。

    “云澈,你不是我,陶茉莉也不是阿霓。你好自为之。”

    肖劲锋没再说什么,缓步走入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的那一刻,眼前的爱侣还紧紧抱在一起。

    安静的高纳公寓,纱窗半遮,躲在帘幕后面可以看见半扇暖阳,是藏身的好地方。

    “为什么躲在这?”云澈从身后拥住她。

    她沉默一会,小心翼翼回答“这里好啊,我可以看见别人,别人却看不见我。他们若看不见我,应该就不会讨厌我。”

    风掠过纱窗,吹来夏天的潮热。

    他把怀里的佳人搂得更紧一些,深深把头埋在她的肩窝,“对不起。”

    “不,”茉莉清爽的睫毛遮住眼睛,“云澈,你是我最要感激的人。”

    “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不要质疑,再没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

    “茉莉——”他低头亲吻她柔软的颊。

    她闭上眼睛坠下泪来,为他受的苦,“云澈,我和二表哥……“

    “嘘!算了。”他捧起她的脸,小心亲吻,“茉莉,求求你别说,别告诉我。我受不了……我知道你现在还不爱我,没关系,你别拒绝我,就好。”

    她还要说什么,什么都不用说了。

    如果他们能早点相遇该多好,在遇到易谨行之前,或是在来到易家之前他们就认识了该多好。

    她就不会在易谨行的温柔里越陷越深。

    那时,她还是一个明朗少女,尚养在儿时深闺脸上还有明媚微笑。

    现在的她爱已嶙峋,内心淤积的忧郁刻入了骨血让她寡言木讷。

    “云澈,我能为你做什么?”

    “嘘——”他轻轻吻去她的眼泪,“再不要和他见面。”

    他太聪明,知道不能强求爱情,只求占据她余后的全部生命。

    “你要是再和他见面,我会嫉妒到发疯。”

    “好……”

    要求过分,但她不得不答应。

    迷蒙绚丽的氛围将他们笼罩住,她的身体轻掠过一阵轻颤。第一次踮起脚尖攀着他的热烈地拥吻,满心悸动。

    他的密密深情,款款热爱——

    茉莉芳心酣醉,情难自禁。

    他教会了她,也让她明了爱是什么。

    夜里下了一场雷阵雨,赶走夏夜的闷热,世界在黑夜中迎来清凉。大雨直逼窗前,淋湿了她遗忘在窗台上的书。

    早晨醒来,光阴清淡,看那散淡的书,无用的字。

    湖上水渺漫,清江不可涉。摘取芙蓉花,莫摘芙蓉叶,将归问夫婿,颜色何如妾。

    茉莉轻轻微笑,把书扔进垃圾篓,擦干窗台上的水迹。独自去厨房,用新鲜的莲子和荷叶熬粥,文火慢熬,不一会儿,满室芬香。

    做完一切,她来到云澈的卧室,在熟睡的男人额头印下一吻,含笑凝视他的睡颜。

    她已经懂得,人间的爱情不都是晦涩的诗词,不是一朵精致却花期不长的昙花。

    好像只是做了一场梦,醒来后清风依旧,草木清朗。

    经过骇浪,他们的关系更近一步的好。他对她越来越怜惜,她对他越来体谅。

    赛马、斗狗、郊游、舞会知她不喜欢他不逼着她去,赛马、斗狗、郊游、舞会知道他喜欢她愿意陪着他去。

    好的爱情是改变自己同时不去强迫对方。

    她努力学习英文、练习舞蹈,追赶他的脚步。

    好的爱情,是为了对方变成更好的自己。

    丝巾、钻石耳钉、口红、发卡通通扔到垃圾桶。她不去应证什么,因为人心是最难证明的东西。

    扔掉那些东西,她也再没有在车上发现过任何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久不去想过去,也不去想未来,就让十二岁的茉莉回来心里来吧,让她像一个孩子毫无保留去爱。

    离开易家后,她没有见过易家的人。

    若他不同意,往后也就不见了吧。岁月长长,遥祝幸福,愿大家都能各生欢喜。

    闲暇时间,茉莉全靠做菜打发,专拣费功夫的食材下手。做多了,吃不完,即请茹婶送给楼上的吕碧雪和余依依吃。

    云澈只说不喜欢吕碧雪来做客,并没有阻止她们互赠礼物。

    她也确实需要朋友,便是猪朋狗友也有一两个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