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剑指修途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枫林
    日色将暮,林中的光线愈加昏暗,腾起的寒气在枫叶边缘挂了条白霜,暗沉的颜色红到冰冷。

    话音刚落,青年便觉有无形的巨大压力落于他周身,从心头腾起的畏惧化为寒气,直直刺入骨髓。

    呼吸粗重又缓慢,有不知名的液体一滴滴地砸在地上,周围宛如陷入沉重的死寂,他勉力瞪大眼,有些模糊的视野中,女修背后的红枫都宛如血海涛涛。

    怎么会这么强他们不都是金丹么

    霸道的气势下,连颤抖都扭曲到不成形状,壮汉红着眼睛妄图冲上前去,却只能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无人说话,大家都静静看着中间那个握着剑的女修,她低垂着眼,不言不语,半张脸融入了黄昏的阴影,冰冷到可怕。

    气性还挺大。

    看了一会儿,白无翊觉得有些无聊,他拨弄着额上的鬼面,懒懒地往身后的枫树上一靠,嘴唇微微翕动。

    [顾道友,要不要我帮你,问问?]他那些法子试出来,也不怕他们不说,这样想着,他不禁有些期待,然而几乎立刻,他就收到了对方的拒绝。

    [不必。]八成也没有结果。

    目光划过面色如土的青年,以及恨不得生啖自己的壮汉,又在低垂着脑袋的矮瘦男子头顶停留了一下,顾惜湛垂下眼,遮住了眸子里的寒芒。

    大师兄还真是个好筹码。

    在这种时候说出来,她倒想看看他们所谋为何。

    收敛了气势,顾惜湛好似没看见三人脸上的恐惧般,语气平和地询问道“你想要什么?”

    “呼呼”此时的青年真想一走了之,可他心里明白,消息一出口,来去就由不得自己了,不免有些后悔自己的冒失。然而木已成舟,也只能勉强克制着恐惧说出原本的打算,“我,我们想和你们结盟。”

    “好,”顾惜湛点点头,答应的非常爽快,“立誓。”

    等三人立了誓,她甚至没去询问他们的来历,而是直接转过身,向着枫林走去,“先出去吧,这里给我的感觉不对。”

    其余人也没打算去和三人套近乎,眼下都跟着顾惜湛进了枫林。眼见被落在了后面,壮汉不由得摸了摸脑袋,转头询问道“师兄,咱们怎么办?”

    心魔誓都立了,还能怎么办,都怪他将这些大宗弟子想的太过良善了。男子暗暗叹息一声,“跟上吧。”

    感到三人跟了上来,却也只是不远不近地坠在最后,顾惜湛收回神识,转而看向白无翊,“你们是怎么到这的?”

    终于要交换情报了。白无翊打起了精神,笑容邪魅言语却依旧敷衍,“我们怎么到的,顾道友不知么?”

    意料之中的不合作,然而两人的不对付意味着她必须问他,省得对方在听了别人的情报后,瞒下自己的经历。

    白无翊也很清楚这点,他又看了看面色如常的顾惜湛,有些无趣地懒声道“我们是从荒原来的。”

    虽然不清不楚,但好歹说了。顾惜湛点点头,正打算说说自己的经历,白无翊身旁名为师音的女修却忽然一笑,声音干净,宛如清泉流响。

    “我们本在源池,不知怎么就去了荒原,在看到一座石碑后,又来到了这。”师音说完后,又朝着顾惜湛弯唇笑笑,然后无视了白无翊有些开裂的表情,再次闭口不言。

    这个师音倒是坦陈。顾惜湛挑了挑眉,接过了话茬,“我们是在离开小落谷的路上进了荒原。”

    “我本来在秋山,一转头就变了地方。”姜琳耸了耸肩,表情很无所谓。

    “我是在浅丘进的荒原,”叶璃抓了抓脑袋,“我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我与常和师兄本打算去雨湖。”谢柯接着说道。

    见几人都说完了,青年才不情不愿地开口道“我们是在夕谷。”

    在玉简上标出各地,将毫无规律的标识展示给众人,顾惜湛得出结论,“所在何地不是原因。”他们之所以相聚于此,是因为别的东西。

    短暂的沉默后,谢柯率先开口,“我们遇到的石碑上有字。”

    “我那块也有,上面写的是唔”叶璃话未出口,就被一只修长的手捂住了嘴,剩下的话成了模糊的杂音。

    姜琳弯下腰看着她的双眼,笑容慵懒妩媚,叶璃却感到了对方的认真,“记着小丫头,不是什么话,都能说出口的。”说这话的同时,她意味深长地朝队伍尽头瞥了一眼,见叶璃瞪大眼睛乖乖点头,才慢慢收回了手。

    过于坦陈,反而会引起异心。

    “知,知道了,谢谢。”

    摆了摆手,姜琳一边逗弄着颈上的白狼,一边含笑看向顾惜湛,“小湛湛,看来,问题就出在那个字上呢~”

    “嗯。”情报交换结束,顾惜湛环视着周围过于相似的红枫,再次重复,“先找出路。”

    “啪嗒——”枫叶打着旋儿飘落在地,又被一只脚踩平了纹路,微风拂过,晃动交叠的枫叶美如画卷,白无翊凝眉折了截枝条,又随手将它扔在地上,顾惜湛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夕阳收敛了最后的余晕,天幕上的红霞渐渐散去,暮色压暗了视线,红枫褪去夺目,悄然融入黑暗。

    一路无话,唯枫叶飒飒,走着走着,顾惜湛却突然停下来比了个手势,她面前的枫树形状优美,舒展的枝条上却有一个新鲜的断口。

    见她停下,白无翊走上前来,他扫了一圈,果不其然看到了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截枫条。

    “果然,”猜测得到了证实,他看着并不惊讶的女修,似笑非笑地拖长了语调,“顾道友,你说,我们该当如何?”

    顾惜湛没有理他,上前掰下一点残枝,检查了断口残留的气息,她转过来看着其他人,“我们一直在原地打转。”

    “呵,这种地方能轻松出去,才是奇怪了。”姜琳同样折了根枫条,查看一番后,又兴致缺缺地将它扔了,继而抬眼笑道“不若我们就在这休整吧?”

    “还是,”她指了指头顶的一方天色,“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