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 > 第一千七七章 讨公道
    乐小同学从实验小白鼠那里收集到药剂临床反应数据,心情愉快,收起部分瓶瓶罐罐又搬出一只药炉,从火灶上的大锅分过去些药汤,另外配药熬制。

    小萝莉整夜都在忙,蚁老睡得可香了,小丫头说这几天她在家制药,让他好好休息,他也是真的很放心该睡就睡。

    饱睡一觉,蚁老不到五点醒来打坐,在小丫头熬药飘出来的香味里入定,直到晁家小帅哥带着他小徒儿起床收拾好了才慢吞吞的去洗涮,下楼,听晁小帅哥教他小徒儿早读。

    当乐家夫妻起床忙着早做饭,燕大校一行人也抵达首都,小飞机先送晁二夫妻到别墅,并帮将一些物品搬到晁二爷家然后才飞往驻军部。

    直升机到达别墅那刻,胡叔方妈才刚起床准备做早饭,老爷子等人还没起呢,被直升机的声响惊醒,都爬起床,一家人唠话。

    一家人唠了很久,晁一、晁三夫妻去上班,晁二夫妻俩不想奔波,果断的旷工在家休息。

    晁二爷是自家公司的老大,不想上班就休息,而同样是从e北风尘仆仆赶回首都的一群兵王们回到驻军部立马按班就步的分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该休息就休息。

    燕行只在营部呆了半天,下午即带着几个人离京前往北方边境;柳大校在驻军部呆的时间更短,没呆二个钟就被抓去某研究院当苦工、

    新一天是元月2日,上班族们正常上班,学生们上课,黄支昌心惊肉跳的度过了元旦,假后也装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平静的到办公楼上班,心里却是忐忑不安的。

    杜妙姝同学周三正常上课,不知道为嘛,总感觉同学们对她好像热情多了,让她颇为不自在。

    张婧因为亲爸吃国家免费粮,她被曝光是私生女之后就被孤立,很少有人愿意跟她说话,等元旦假后再上课,她发现被孤立的情况更加严重,以前同学不会主动搭理她,至少不会明面排斥和嫌恶,现在同学们看到她总离得远远的,说话时也总是说什么某姓人太凶残了,他们可不敢惹,怕遭报复绑架他们或家人什么的,所以惹不起躲得起。

    张婧明白原因,气得暗中哭,黄家的谁绑架乐韵的弟弟关她什么事?她又不姓黄,黄家又没承认她是黄家后代。

    日子总要过下去,拾市黄家人生恐受黄振志连累遭到乐小短命鬼层出不穷的报复,可是班还得上,钱还得赚,硬着头皮去做自己的事,对于别人异样的眼光只当自己没发现。

    开公司或白领阶的人受得影响倒是不很大,唯有那些开商店或开馆餐方面的就惨了,但凡以前被人知道老板是拾市望族黄家的饭馆或日用品商店的生意一落千丈,很多人对其退避三舍,用话说就是“怕遭报复被毒死”或者是“怕假货”“怕一不小心说错什么遭人记恨上绑架自己孩子”。

    乐家人没空管黄家人慌不慌,他们忙着呢,去买肉和鸡回来做卤肉,在村里买回鸭蛋鸡蛋做皮蛋,当然是美少年和乐家夫妻负责动手,小萝莉只配制所需要的药汤和佐料,她在不需要管药时才会搭把手。

    蚁老也凑热闹,帮着干了半天活,午饭后他老人家到九稻乡街乘坐县城到九稻的往返巴士至县城,再乘坐旅游车到圣武山,在圣武山门关闭前进山,慢吞吞的攀登金顶峰。

    蚁老不急呀,待他一步三晃的晃往金顶山峰途中,夜色笼罩大地,整座圣武山也变成黑山,当他晃至金顶宫已是晚九点多了。

    金项宫的门仍然敞开,宫院内的灯笼似的路灯也全部亮着,宫观的正殿大门也是大开大敞,殿外立着两个中午道士,圣武山的掌门与太师叔祖级的东方慎,以及元老级的长老们坐在殿内。

    当蚁老一脚迈进金项宫,坐在大殿内的东方慎起身,带着众道士出大殿,步下台阶到宫院相迎,先唱了“无量寿佛”,东方慎才笑语相问“蚁长老来访,令本门蓬荜生辉。”

    “老牛鼻子,本老是来讨说法的,可不是来做客的,你说得再好听也没用。”蚁老一手负后,一手垂侧,有节奏的伴着步子一前一后的甩,说话间轻盈的飘到一众道士前方,目光从几个道士群扫过,重点在吴掌门身上停顿了一下。

    讨说法?

    众道士皆十分不解,就算蚁长老有意收乐家姑娘为徒,可乐家姑娘并没有同意再拜入观音殿,蚁长老帮人出头也太不合规矩了吧?

    “来者是客,蚁长老请进。”东方慎眼皮骤的跳了跳,仍然故意忽略蚁长老的来意,客气的请拜访者登大殿。

    他是来找人算帐的,又不是理亏的一方,怕啥?蚁老微微抬高下巴,也没客气,昂首挺胸的客随主便,在主人的陪同下登台阶过屋檐进金项宫的正殿,视线扫视过正殿后心头疑惑,圣武山已知他来拜访,怎没令小丫头祖父的那位师兄出来会客?

    东方慎将蚁长老请至殿内,再让座,分主宾在团蒲上坐下,跟随进来殿的众道士也一一入座,两位中年道士将放在一角的小火炉和小桌搬到殿中,沏茶,上香茗。

    东方慎陪来客喝几口茶,礼节性的问观音殿的掌门与诸老健康,蚁老答了“托福尚好”便言归正传“老牛鼻子,你别扯有的没的,你们圣武山弟子欺负了本老的弟子,你自己说说这笔帐怎么算?”

    “蚁长老,这话说得叫贫道费解,本派弟子何时欺负了观音殿门下弟子?不知蚁长老的弟子是何方人士?”东方慎问得谨慎。

    “老牛鼻子,你想装傻也晚了,本老的弟子当然是九稻乐家小娃啊,要不然你以为本老凭什么资格登你们的圣武山门,凭什么脸来兴师问罪?”

    众道士心头一跳,东方慎眉峰又颤了颤“蚁长老,不知乐家小姑娘何时拜入观音殿的?”

    蚁老眉一横,嘴一撇,骄傲得宣布“本老何时说乐小丫头拜入本殿门下了?小丫头已满十六岁,谁敢叫她小娃娃?本老说的乐家小娃当然是乐家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奶娃。”

    众道士心中一个咯噔,顿觉不妙。

    吴掌门只觉晴空一道劈雷,被壁得两眼见星星,乐家小奶娃已拜观音殿蚁长老为师?这一定不真的。

    东方慎黯然垂下眼,轻声道喜“恭喜蚁长老喜得传人,只是不知乐家小孩儿何时拜在蚁长老门下,我等竟然从没听到任何风声。”

    “呵呵,老牛鼻子,你们是以为本老这两天才收徒的是吧?想说小奶娃被你们门下弟子勾结外人绑架本老小徒儿前小奶娃并未入观音殿,算不得两派恩怨是吧”

    蚁老冷冷的瞟了吴某人一眼,一盆冷水泼出去“好教你们知道,你们想错了,本老于去年十二月已经收乐家小娃儿为衣钵传人,去年十二月初十,小丫头家新楼房封顶,本老与轩辕家小子、姬家、华家姒家去送年礼,本老也在当时收乐家小奶娃为徒,那几家的小子们就是证人。

    本老千辛万苦才找到一个满意的衣钵传人,只盼着小徒儿白天好耍夜里好睡,早点长大继承本老的一身武学,可本老没想到圣武山主真是好算计啊,仗着是地头蛇,表面上即给乐家送贺礼送什么贺岁礼的麻痹乐家,背后憋着大招呢,动不了小丫头就把手伸到本老小徒儿头上去了,呵呵,你们当本老是死人,还是以为本老年纪大了像软烂的柿子想捏就能捏几下?”

    蚁老说得极为不客气,龙雁等人一阵心惊胆颤,蚁长老竟然去年就已收乐家小婴儿为徒?!

    东方慎心头怅然若失,乐家姑娘果然记恨圣武山,也早就防着他们,所以早早的让她弟弟拜蚁长老为师。

    乐家小婴儿早拜在观音殿门下,乐家姑娘不露声色,说不定小婴儿还拜在另几家古修门下。

    “蚁长老,本门弟子黄支昌的族人确实是做了天理不容之事,并非是本门弟子黄支昌本人所为,蚁长老说本派弟子欺负观音殿弟子却是言重了,何况本派也并不知乐家小婴儿拜在观音殿门下,若早知乐家小孩拜在观音殿门下,想必黄支昌家族人也不敢老虎嘴里拔牙。”东方慎不肯认那笔烂帐,要认帐也该是黄支昌认,圣武山门派绝不能背上纵容弟子欺负观音殿弟子的罪名。

    “我早料到你们不会认帐的,”蚁老冷笑一笔,长身立起“你们从几十年前就开始纵容黄支昌胡作非为,黄支昌残害同门你们都能昧着良心掩盖过去,何况现在黄支昌老杂毛谋害的又非你们门派弟子,你们更加不会承认,”

    蚁老瞟眼东方慎,眉眼染冰“东方慎,本老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心情包庇你们门下弟子,本老只告诉你,护短不是只有你们门派,观音殿同样护短,你们门下弟子黄支昌勾结异修飞头降欺负本门弟子,这事没完!”

    丢下一句话,一脚步下团蒲,头也不回的直冲大门。

    “蚁长老请留步!”东方慎急切的站起来大叫着,也跳出团蒲,见蚁老长停下,诚心请教“请问蚁长老说黄支昌勾结异修这话又从何说起?”

    “呵-”蚁长冷冷的笑了一声“绑架本老徒儿的另一主谋即是飞头降,也就是上次重阳聚会会议所议之异修!飞头降在行动前与黄支昌有过密谋,证据已在乐小丫头燕家小子和警方手里,为了不造成民心不安才没有公布于众。”

    他抬步又走,几步掠出金顶宫的大殿门,在屋檐下停顿“你们因为黄支昌官大纵容他,包庇他,你们门派弟子欺负本老弟子还赖帐不认,本老记下了,从今以后,你们叫你们派的衣钵传人们小心了,哪日残了废了死了,莫找本老,更莫去观音殿叽叽歪歪,去了也是竖着去横着离开。告辞!”

    “蚁长老-”东方慎以轻功追赶想喊“留步”,蚁长老已是如一只夜鹰急掠而去,瞬眼间掠出金顶宫正院的大门,就那么疾掠着一闪而去。

    远去的身影迅如闪电,一闪两闪就不见影迹,宫观之外,唯夜色茫茫。

    追得快到殿门槛处的东方慎,落空的目光自远方收回,忽然觉得大殿内凉嗖嗖的,就连手里的佛尘柄也是凉凉的,慢慢转身,见众弟子皆不知何时站起,眼神迷茫,目光掠及现任掌门,心底无限心酸,宗门不幸,错择一任掌门人,以致宗门声誉岌岌可危!

    因为蚁长老拂袖而去,太师叔祖亲自追赶,吴掌门等人大惊失色,一律站起,见转身来的太师叔祖神色黯然,更加心忧,蚁长老说黄支昌勾结异修飞头降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吴掌门更是心惊胆颤,见师叔慢慢的走来,轻手轻脚的上去搀扶,哪知手刚伸出去,被师叔一把拂开。

    那一佛,佛开的不仅是人,更是拂了他掌门人的颜面。

    吴掌门大惊,师叔几十年来为维护他身为掌门人的威信与颜面,即使明明不支持的事也从来没有当面落他的脸,这是第一次当众拂开他。

    东方慎慢慢的走回团蒲坐下,冷冷的问“吴长风,乐家祖传之物追回来多少了?”

    “这……”被直呼姓名,吴掌门心头一凛,低头呐呐的“回师叔,时代久远,那些东西不知所踪,一件……未追回。”

    “吴长风,你只有三条路可走,”东方慎心都冷了“第一条,你带黄支昌从这金项宫三步一拜的拜下山,一路拜去乐家负荆请罪;第二条,你带你的得意弟子黄支昌立即自栽谢罪,其后,本派再带你们的骨灰去乐家;第三,你与黄支昌追回乐家祖传之物,为乐鸿正名,本派领你们二人去乐家了结旧怨。你自己选一条。”

    “师叔!”吴掌门骇然失色,师叔给的三条路哪条是好的?前两条是死路,第三条留了活路,同样让人生不如死。

    “你没有其他选择了,黄支昌是你的心腹弟子,这些年你是如何包庇他的,你自己心里也有数,这次,你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包不住了,”东方慎冷漠无情的揭露现实“上次重阳聚会结束后召开联盟会议,原因即是因为有异修飞头降渗入古修界,将古修界的武学泄露给外族,蚁长老说黄支昌族人合伙绑架乐家小孩子的即是那位飞头降,飞头降在行动前与黄支昌私下有过见面。

    古修弟子与飞头降勾结,运气好本门还能洗脱污点,被古修界议论顶多算是御下不严,弄不好可能遭到古修联盟清剿,你们脑子但凡没坏便能想象得到被清剿的后果有多严重。

    吴长风,黄支昌与飞头降有勾结,你以为就凭你还能保得住黄支昌?就算你想保,你以为古修联盟像本门元老一样好说话会给你脸,假意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纵容你包庇弟子?”

    柳长鹤与众长老被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得目瞪口呆,黄支昌与异修有勾结?这,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吴长风被晴天惊雷给轰得脑子一片糊,半晌才勉强清醒,心惊肉跳,执佛尘的手都僵了,深深的垂下头“弟子……一定努力寻找乐家祖传之物下落。”

    “龙雁柳长鹤,你们两人从今起打理宗门事务,吴长风明日午时前将掌门信物交来金项宫后一心一意的去找乐冢祖传之物,如若找不回,吴长风,你自己了断。”东方慎闭上眼,挥了挥手“散了吧!”

    “师叔,弟子无能,请收回成令!”龙雁柳长鹤不敢领师叔命令,一躬到膝。

    “让你们暂时代为打理些日子而已,下去准备,你们明日搬来金项宫暂住。”

    “……”龙雁柳长鹤被堵得说不出话。

    被师叔撸去掌门职务,吴长风比被雷击还惊恐,心底的慌乱像潮水翻涌着,几乎要淹没理智,他不敢喊冤,更无力辩解,深深的弯下腰,慢慢的后退,退出好几步才敢转身,一步一步的走出大殿,慢慢的走出宫观,整个人蔫了下去,完了完了,黄支昌害惨了他!

    他一步一步的朝自己的宫观走去,有如行尸走肉。

    龙雁和柳长鹤与众弟子连大气都没敢喘,低头弯腰,跟着吴掌门退出正殿,下了台阶放慢脚步,远远的落在后头,出得宫观大门被冷风一吹,众人那还有些混沌的大脑清醒些,却是个个心中有无数话想找个人说说又不知从何说起,反而人人无言,默默同行到分岔口分散,各自回各自住的宫观。

    蚁老在金项宫与乐方慎不欢而散,飞掠着下山,到山脚后没有走去圣武山正门山坊牌门的路,走小道到一处山峰处越过峭壁,然后出圣武山的直属地界,再掠向远处。

    老人家绕了一个圈,远离圣武山所属范围寻地方住,半夜三更的不想住店,也不好跑别人家借宿,他在离圣武山不远的一个村子的一户村民家的屋檐下打坐,等到将近天明时分又悄无声息的离开,赶到有公交车站牌的方等到公交车上班,乘车到房城再乘坐巴士回九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