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民国之威震关东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安的等待
    木帮货场一直热闹到很晚才散场。

    第二天半上午了,睡眼朦胧的卢大财主才开车离开。剩下的人更不济,差不多到了中午才陆陆续续起来。

    随便吃了一口,二林子带着一溜鞭的人和木帮炮手队一起离开。

    王广元强烈的要求,柳辰帮着好好训练下他的“打手队”。柳辰本就不好拒绝,而且一直到行动之前,手下的人都不适合到处乱走。

    可也不能总圈在院子里吃了睡啊,所以便痛快的同意了。

    爱热闹、又想长本事的刀片儿也想跟着去,却不行。

    他得带着另外几个机灵的小子,到柳条湖去转悠着。

    毕竟王广源已经收了黄家的钱,总不好一直没个动静。刚好刀片儿几个小子,还可以正大光明的盯着黄家。

    另一面红党游击队,深夜全歼棋盘山山林队的事儿,终于长了翅膀一般的爆开了。

    大街小巷的都在传着,红党游击队又打了回来,而且还占了棋盘山的消息。

    对于红党游击队重新在奉天周边露头,日本人的反应极其强烈。

    不但发动了满洲警察、驻防军,还有安国军全力清查,驻奉天的宪兵队也进入了高度戒备。

    另外,还从安东紧急抽掉了一个联队过来,加强交通线防御的同时,随时准备投入围剿。

    刀片儿从柳条湖那面传回的消息是,黄耀祖的安国军大队同样进入了战备状态。

    日本人甚至派了督导员进驻,所以他被捆在了军营那面,不敢轻易离开。

    连黄家的后院儿都闹翻天了,也不见他回来灭火。

    另外刀片儿还打探到,黄家不但花钱雇了木帮探风儿,自己也散出了办事儿稳妥的护院和家丁,满大街的瞎溜达。

    不过,这倒是方便了木帮的人打探消息。

    柳条湖才多大个地方,两伙儿人整天在大街上瞎溜达,碰面碰的多了,自然就知道了彼此背负着同样的“使命”。

    做为“战友”,累了坐下休息时,闲侃两句就肯定是免不了的。

    这样一来,黄家的事儿,被木帮的人很容易的就打探了个门儿清。连后宅起火这种事儿,都知道的非常详细。

    话说赛凤仙好容易进了黄家的大门,安心日子还没过上几天,一个叫小梅的野丫头便成功上位。

    用赛凤仙完全不看在眼里的青涩手段,愣是成功勾引了死了老爹后,从少爷变成老爷的黄家大少。

    后宅的战火,不可避免的燃了起来。

    不过两个女人都不傻,知道自己都属于没名没份的存在。虽然暗斗不断,但在黄耀祖面前,一个显得从容大度,一个装的乖巧可人。

    据黄家遛街的护院说,后院里二女共侍一夫的事情都干出来了。

    直到这几天,黄耀祖一直留在苏家屯军营,那两位才终于将战火升级。

    黄管事也没法管,只能派人送消息到苏家屯,可日本人见天儿的守着,黄耀祖根本不敢随便离开。

    只能由着两个女人可劲儿的闹腾。

    宝顺也从本溪回来,不过是一个人回来的。小莲儿是既不想去上学,也不愿意去遥远的蜀中。铁了心的赖在红党游击队那,跟着郑敏瞎混。

    宝顺虽然生气,可又不敢强带人走。尤其是那丫头被逼急了就开始哭,搞的宝顺连句重话都不舍得说。

    想埋怨郑敏和游击队吧,人家又确实是诚心诚意的帮着劝。

    既没有用他们那些鼓动人心的话,在背地里瞎撩拨。也不是忽然冒出来个男人,勾了小莲儿的魂儿。

    心里惦记着奉天这面儿的大事儿,宝顺磨叨了三天,只能无奈的先回来了。

    柳辰也没什么好办法,毕竟那么大的丫头了,总不能强绑着走吧。

    最后只能去找了一下冯大姐,让她想办法帮着再好好劝劝。

    老实说,冯大姐也非常为难。可柳辰求到了她这儿了,她能怎么样,只能苦笑着答应下来。

    一周的时间一晃儿就过去,木帮那面终于传来了好消息。西北那面接到了一个大单子,再加上其它零散的一些小单,可算凑够了发货基数。

    随即向铁路局发了车皮申请。

    王广源又借口买家催的紧,给几个把着印章的头头塞了红包,硬是把排队的牌号往前提了好几位。

    宝顺、昶子,还有其它两个心思缜密的弟兄,偷偷回到了新民,最后确认了一遍要走的人数。

    七十三人,柳辰对这个数字非常的头疼。

    王广源却表示无所谓,送木料的车皮虽然是平板车,但会加上一到两节邮政的车厢,还有一节护卫队休息的车厢。

    七十三人在两三节车厢里分散一下,很轻松的就可以装走。

    又过了两天,火车班次有了准信儿。

    王广源跑去落实机车组,宝顺几个带着木帮的人,再次回到新民。

    逐家通知了离开的时间,同时让大家认识了跟来的木帮弟兄。

    火车是邻近中午时从奉天离开的,开到新民还要几个小时。

    要离开的人家不能走的太早,不然容易引起各屯子保长,和有心人家的注意。

    所以柳辰的计划是各家中午陆续出门,在路上合成几支人数相对少些的队伍。先往不同的方向走上一阵,最终再从没人的野地,往上车点汇集。

    上车点很偏,基本不会有人外人经过。集合时间也不会提前太多,之比火车进过的时间提前半个来小时。

    这样一来,就算各家屯子里有人发现了异常,他们赶去上报需要些时间,当地警署再落实一下,有需要些时间。

    等喀什沿途追查到踪迹的时候,人已经跟车走了。

    而每支队伍里,最好安排上一两个帮忙和领道儿的。

    大白天的行动,一溜鞭的人肯定不适合露头。所以这个工作,就只有木帮的弟兄来做了。

    另外火车上护卫队是吕强子带着,可以信得过,一帮亲眷里壮丁不少,互相间照顾着也没问题。

    为了节省车厢里的空间,一溜鞭这面柳辰只让宝顺一个人跟车走,并给他拿了不少的钱,以备应付路上可能遇到的检查。

    下了火车后,宝顺负责带着大家穿山去遵化,把人交给留守的老赵他们。同时让他们先走,自己这面干掉了黄耀祖后,直接去蜀中跟大家汇合。

    一通安排在看似宽松的时间里,紧张的运作着。

    临时挑换车组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过王广源还是在出发前夜运作完毕。

    第二天天还没亮,宝顺随着护卫队,押送着木料前往苏家屯火车站。而柳辰和余下的人,只能留在木帮货场心怀紧张的看着。

    上午九点多一点,木帮在新民的货场打来电话,告之七个负责带路的木帮弟兄已经出门,赶赴约定好的接应点。

    柳辰一帮人的心情,变得越发的紧张了。

    虽然离午饭时间还早,王广源依旧弄了一桌酒菜,把柳辰一帮人叫上桌。

    倒上酒后说:“都别那么紧张,该安排的都安排了。担心有个屁用。来,喝酒!”

    柳辰已经好久没有如此的不安过了,见二林子一帮人比自己还紧张。

    努力平缓了一下脸色,端起酒碗说:“行了,都放松点儿。就是一帮普通老百姓,被抓了又能怎么样,最多关一段时间,咱再想办法捞呗。”

    “对嘛!”王广源豪气的说:“咱上一单买卖赚了不少,捞人绰绰有余,都轻松着点儿,多大个事儿啊,不至于!”

    听了俩人的话,二林子一帮虽然知道安慰的成份较多,却依然放松了不少。纷纷端起酒碗,豪气的喝干……

    柳辰帮王广源满上,又给自己的碗也倒满,端起来真诚的说:“王哥,不是兄弟我矫情,这回的事儿真的是多亏你了!”

    二林子一帮听到这话,纷纷给自己的酒碗满上,敬向王广源。

    别看王广源坐那显得很轻松,实际上一旦出了事儿,木帮毫无疑问的第一个跟着倒霉。

    偷运人口入关,能花大钱平掉,都是最好的结果。

    一旦平不掉,不但大批人跟着倒霉,刚刚重新发展起来的生意网,都会受到影响。

    毕竟木帮生意上的竞争对手,都不是一些简单的角色。这么大的一条粗辫子露了出来,还赶紧抓住,可着劲儿的踩乎你?

    “瞎整!多大个屁事儿~”王广源不屑的嘟囔了一句,端起酒碗和大伙儿碰了一下,仰脖干了。

    一顿酒,断断续续的喝到了下午一点多点儿,所有人都不出声了。

    按照计划,这个时间火车应该已经开到了预定的接人地点。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七十多名亲眷,此刻正在登车。

    这种沉默一直持续到了三点多邻近四点的时候,刀片儿一溜小跑的冲进房间。

    满脸兴奋的喊道:“到大虎山了,一切顺利!”

    “干一个!”柳辰一帮面露喜色的同时,王广源端起酒碗,嗷的喊了一嗓子。

    其实,他心里不比酒桌上任何一个人要来的轻松。

    这会儿,好容易才算松快了点儿。

    接下来火车每次加水煤,吕强子都会用调度室的电话报一次平安。

    沟帮子、凌海、锦州、葫芦岛、兴城、绥中……

    目的地越来越近,而屋里的人,却越来越紧张!

    因为越接近满洲国边境,各种检查,就会变得越严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