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天神尊叶辰楚灵 > 第两千三百六十八章 扯淡的绑票
    ”>

    这是一片死寂星域,暗黑无光,无一颗生灵古星,只血雾飘飞,碎石漫空,历经战火洗礼,已成一片废墟。

    星域中央,悬着一块陨石,足有万丈方圆。

    陨石上,叶辰的分身,翘着二郎腿儿,正握着一颗灵果,啃的没脸没皮,而其周身,乌泱泱一片,皆是洪荒族的人,各种族都有,被仙法封着,动弹不得,每一人口中,都塞着一块名为抹布的物件,嗯...准确说,是一只只臭袜子。

    “都老实点儿,收了钱俺就放人。”

    “绑票这等事,没啥大不了,想开点儿就行。”

    “谈钱伤感情,不谈钱,会出人命。”

    叶辰分身纵在啃灵果,嘴也不老实,一言接一语不待停的,真就如一个长辈,在正儿八经的...给后辈们训话。

    再看被封的洪荒人,唔唔声不断,总想说句话,奈何嘴巴都被堵着,口不能言,能见其眸子猩红,一个个都水汪汪的,只怪口中的臭袜子,气味太刺鼻,都被呛出了眼泪。

    对此,叶辰分身置若未闻,该吃吃该喝喝。

    真如他所言,绑票这等事,没啥大不了的,无非就是钱嘛!对方交钱他放人,当是一笔买卖,各取所需。

    这等套路,乃叶辰惯用的手段,每逢缺钱了、每逢手头紧了,都会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而这绑票,最是稀松平常。

    那些年,在大楚曾流传过这么一番话,惹谁都别惹叶辰,那厮为了钱,从来都不要脸的,没他不敢绑的,前女友都不例外,收了钱还不带放人的,说的就是他,毫无节操。

    说到叶大少,自不在这片星域,安全起见,收赎金这等事,必须分身去做,多少年了,但凡绑票,都是这么干的。

    轰!轰隆隆!

    很快,便闻轰隆,自遥远星空传来。

    遥望而去,未见人影,先见洪荒之气,如似海洋,汹涌翻滚,吞没着一寸寸星空,漂浮的陨石,被成片的碾成飞灰。

    没错,洪荒族强者来了,或是脚踏飞剑、或是御动战车、或是腾云驾雾,杀气通天,自虚无俯瞰而去,一**洪荒人,如一条条溪流,朝着死寂星域汇聚,能得见一张张脸庞,凶残到扭曲,一双双眸子,被血丝染的猩红,各个咬牙切齿。

    一颗残破的古星上,藏身在尘空间的叶辰,能透过缥缈,清晰望见这一幕,眸光灿灿,亦难掩唏嘘啧舌。

    或许,连他都未曾想到,竟惹来这么多洪荒强者,准帝级占八成以上,剩下的皆大圣,数量无法估计,铺满了星空。

    “够分量。”叶大少深吸一口气,神色语重心长。

    此刻,他该是明白,之所以能引来这么多人,皆是因为他,太招洪荒记恨,都不远万里来灭他,为此,连洪荒统帅的命令都不听了,绑不绑票其实没啥用,都是冲着他来的。

    说话间,洪荒大军已到,以那块陨石为中心,站满了四方星空,可以这么说,每一个洪荒种族,都有人来,黑压压一片,星空仅存的那一丝星光,也被其掩盖,洪荒强者气势相连,浩瀚的星空,都撑不住威压了,嗡隆隆的。

    洪荒人太多,已聚成海洋。

    比起洪荒人,叶辰分身所在的那块陨石,就格外的渺小了,如沧海一粟,渺小到不可见,时刻都有被吞没的可能。

    “叶辰。”暴怒声顿起,先到的洪荒人,已踏上那块陨石,许是杀机太强横,陨石结成寒冰,连叶辰分身,都险些被碾灭。

    “我只是个分身,都悠着点儿,俺们之间,有生死秘法相连,我若葬灭,他们一样活不成。”叶辰分身还在啃灵果,不是一般的淡定,这都归功于本尊,啥大场面没见过,罩得住。

    洪荒准帝们不语,皆双眸微眯,闪烁着惊芒,自看得出这是叶辰分身,这也正是他们未下杀手的原因,其一,怕伤及自家人,其二,便是想通过分身,来寻叶辰的本尊。

    本尊和分身间,是有联系的,有一条比头发丝还细的仙光,连接着本尊和分身,但凡大神通者,一眼便可瞧出。

    “速速找出他本尊。”一尊魁拔准帝传音道,其他各族准帝,也皆下了令,不少wai wei的准帝,皆藏于虚无,偷摸离走,顺着那条光丝追踪,它的源头,便是本尊所在处。

    叶辰分身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心中不由冷笑,能找到我家本尊,才算你们有本事,真以为俺们是傻子?星脉战神

    洪荒人就不这么认为了,自信能寻到叶辰。

    “明码标价,您拿钱,俺放人,童叟无欺。”

    叶辰分身抠了抠牙齿,随意扔了吃剩下的灵果,又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枚更大个的,吃的那叫一个香甜。

    他说的明码标价,还真就是明码标价。

    去看被绑的洪荒人,脖子里都挂着一块木板,木板上东倒西歪的写着价格,大圣境的最贵,其次乃圣王,最便宜的是圣人,但也需五千万源石,若说价格,的确很公道。

    “汝真以为把我等引来,便可救诸天?你也太小看洪荒了。”一尊穷奇大圣冷笑,嘴角微翘的盯着叶辰分身,但此番话,是说给叶辰本尊听的,自认叶辰能听到。

    “晚辈哪敢小看洪荒,你洪荒族都多牛叉啊!百分之一的战力,便可踏平诸天,这等事,我早有觉悟。”叶辰分身笑道,虽是出自他的口,实则,是叶辰本尊在说。

    “既是有觉悟,又何必做这无畏的挣扎。”一尊天蝎大圣幽笑,獠牙尽露,堵在了东方,掌心有秘法演化,时刻准备封印叶辰分身,在他看来,一瞬足矣。

    “说到挣扎,晚辈得与众前辈好好唠唠了。”

    “天魔入侵知道吧!哪次没有大帝,哪次不是诸天打跑的。”

    “天魔俺们都不怕,会怕缩头乌龟?”

    “说到这一点,晚辈不得不对你们洪荒,竖个大拇指了,躲藏的本事,还真天下无敌,天魔一来,就瞧不见半个洪荒人;天魔一走,你洪荒就蹬鼻子上脸了,典型的窝里横。”

    “还帝道传承呢?我都替你们先辈大帝丢人。”

    叶辰分身翘起了二郎腿儿,开了嘴遁模式,并非本尊在说,是他这分身在喷,虽是个分身,可说落人的本事,却有本尊几分真传,也不大骂,就跟聊天似的,说的有理有据。

    去看列为洪荒准帝,眸中的寒芒,已成实质,杀机暴露无遗,堂堂洪荒级大神,何曾被这般说教过,而且,对方还只是叶辰的一个分身。

    不过,所谓的怒火,还是被强行压下了,杀一个分身容易,但若再想找叶辰,那就难了,他们得拖延时间。

    巧了,这也是叶辰的算计,来都来了,那得聊高兴了再走,你们拖延时间,老子也在拖延时间,一人牵制你们,够本儿。

    于是乎,一种独有的默契,在双方之间形成。

    陨石上,叶辰分身也不喷了,说再多也无用,就搁那兢兢业业的啃灵果,你们不急,小爷自也不急,绑票嘛!给钱就领人,不给钱,咱就耗着呗!不给钱就想领人,想得美。

    四方洪荒准帝,也颇有情调,将陨石围的水泄不通,就不提赎金的事儿,以待寻到叶辰的本尊。

    这也得亏无外人路过,不然,必定唏嘘,这么多的洪荒强者,不去追杀诸天人,却围着一个分身,真有够闲的。

    没办法,洪荒族实力太强,纵无他们这些人,一样能踏平诸天,只不过时间早晚的问题。

    这边,叶辰本尊已出尘空间,洪荒强者已顺着光丝找他,他得活动活动筋骨,你们追,老子就跑,有的是时间陪你们玩耍。

    开玩笑,叶大少是谁,绑票的惯犯,哪能轻易被捉。

    再说追踪而来的洪荒强者,阵仗当真庞大,清一水儿的准帝级,皆敛了气息,隐在虚无空间,偷偷摸摸的。

    他们偷偷摸摸,叶大少也偷偷摸摸,一个追一个跑。

    不知第几次,叶辰又对洪荒的智商,又重新评估了一次,一个个血脉霸道、一个个战力强横,但这智商,着实感人,就如先前的九阳星,多好的机会,愣是撤兵了,如今又来寻他,真不知洪荒到底会不会打仗,有这功夫,还不如去围攻大楚,若洪荒大军交给他来指挥,早就踏平诸天了。

    可惜,他并不知,并不知洪荒对他的恨,早已深入骨髓,就不能看到他挑衅,一个挑衅,就是导火索,引爆了整个洪荒,哪还管战争,哪还管统帅的命令,先围灭再说。

    一追一逃,表面平静,实则暗潮汹涌。

    时间耗的久了,莫说叶辰分身,连洪荒族准帝,都颇不耐烦了,追踪了这么久,还未追到?穿越之兔魅君心

    “绑票呢?能不能走点心,拿钱哪!”沉静中,突闻叶辰分身一声咋呼,来的太突兀,惊得洪荒准帝浑身一激灵。

    “可追到了。”洪荒准帝无视叶辰分身,暗自传音找寻叶辰的准帝们。

    “他在逃。”追踪叶辰的洪荒准帝,皆传来话语。

    “追不上就莫追了,咱还是说说赎金的事儿。”叶辰分身意味深长道,“再不交钱,小爷可要杀人了。”

    别说,这道分身,还真是条汉子,说到做到,话音方落,当场就炸了。

    不骗人,他真炸了。

    不难得见,他bao zha的那一瞬间,神色是懵逼的,并非他要炸,是本尊那出了问题,波及了分身,当场爆灭。

    噗!

    因他崩灭,在场被绑的这些洪荒人,也集体炸了,肉身和元神一同寂灭,齐齐魂飞魄散,飞溅的鲜血,染红了陨石。

    一瞬,星空宁静的可怕,叶辰分身一脸懵逼,洪荒强者们,更是反应不及,准确说,是措手不及,不是绑票吗?赎金都未收到,咋就撕票了呢?一点儿征兆都没。

    “该死。”一瞬之后,暴怒的嘶嚎声,响满星穹,黑压压的洪荒强者,皆怒到肝肠寸断,倒不是心疼被绑的洪荒人,而是还未追寻到叶辰,对方竟撕票了,谁都未预料到。

    轰!砰!轰!

    洪荒大军震怒时,深处星空传来轰隆,波动不小。

    “必是叶辰。”穷奇准帝咬牙切齿,第一个杀了过去。

    “生死不论。”各族准帝冷哼,呼啦啦一片,全杀了过去,如一层黑幕,一路掩过星空,整片星域都是晃荡的。

    的确,那片星空有大战,其中一方,自是叶辰,正在被追杀,足有上万的洪荒准帝,杀气滔天,已将他锁定。

    “该死。”叶辰喷血,璨璨的金眸,血红一片,能见其胸膛上,有一道森然的血洞,其伤口处,还染着七彩的幽光,化解着他之精气,使得伤痕非但不能复原,反而还向外扩张。

    很显然,是诛仙剑伤了他,先前正飞遁,躲避洪荒准帝追踪,谁曾想,诛仙剑突的冒了出来,一剑绝杀,险将他秒了,是他躲的够快,否则,早已上了黄泉。

    虽是捡回了一条命,可他,却受了重创,这也正是分身爆灭的原因,本尊遭了毁灭性打击,波及了分身。

    至今,他都未看出,诛仙剑究竟是从哪跑出来的。

    “他年,必灭你。”叶辰冷哼,一语冰冷彻骨,对诛仙剑的杀机,难以遏制,若非诛仙剑偷袭,他又何至这般狼狈,不止暴露了行踪,还波及了分身,大好的局面,一朝荡尽。

    “捉叶辰者,立地封王。”

    “灭叶辰者,赏九纹丹。”

    身后,洪荒准帝的喝声,如似雷霆,轰轰隆隆。

    叶辰置若未闻,一路飞遁,调动了圣体本源,极尽抹灭诛仙剑杀机。

    不知为何,此番诛仙剑的攻伐,极为霸道,残存他体内的杀机,也颇是顽固,携有一股神秘力量,连荒古圣体本源,都难彻底诛灭。

    “它,又变强了。”叶辰嘴角溢血,脸色难看的厉害,早知诛仙剑的可怕,跌落了阶位,战力大减,从先前的一剑偷袭中,他不难觉察出,此刻的诛仙剑之强大,更甚先前。

    “叶辰,你逃不了。”狰狞的笑声,传遍八荒。

    去望星穹,四方皆有洪荒之气暴涌,洪荒强者已围了过来,后有追兵,前有堵截,以对叶辰,形成合围之势。

    嗡!嗡!

    一尊尊准帝器升天,闪着各色仙芒,如一颗颗璀璨的星辰,以帝道仙法相连,封了十万里星空,对待叶辰这号的,得先封空间,先绝了他的移天换地,其后,才真的大围杀。

    同一时间,洪荒的攻伐已到,剑芒、神通、法器、杀阵,铺天盖地压来,遮盖了那片星空,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叶辰豁的定身,默然望着漫天攻伐,这一击,他挡不下,纵封位准帝,一样挡不下,洪荒强者太多,八成以上皆准帝,这等攻伐,莫说是他,纵是圣尊那等强者,一样被秒。

    既是挡不下,他自不会站着被打,在攻伐即将临身的那一瞬,施了大轮回天道,瞬间遁入了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