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后一个赶尸人 > 第916章:平阳陵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不大弄得明白,明明活尸都在寒水村里,为什么他们又说村里人埋在水下呢!

    不管了,寒水村的事情放到一边,找木棉花要紧。

    我绕着寒山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终于找到了一处缓坡,沿着缓坡往山上爬去。

    寒山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人烟了,原本的道路都被灌木丛给堵死了,我一路小心翼翼地往前绊行,为了防止突然丛草丛中窜出的毒蛇,我折了一根树枝探路。

    迈步之前,先用树枝往前扫一扫,这动作的大致意思是:蛇大爷们,你们在前面的草科里吗?如果在的话,赶紧挪挪位置吧,因为我要打这里经过。

    走到半山腰时,我已经累得不行了,找到了一块平石坐下来休息。

    抬眼看向天空,此时东方已有微光透出,眼看天快亮了,我寻思着与夏侯雪分别这么久了,是该向他们报个平安了,掏出手机拨号时,才发现没有信号。

    我收起手机,往山顶上攀去。

    山顶上古木参天,直耸云霄,感觉就像是来到了《侏罗纪》的原始森林一般。放眼一片绿色的土地之上,却独有一块三千平大小的土地什么也不长,就像是好好的头顶,秃了一块似的。

    不对,也不是什么也不长,还是长了一些生命力极强的“千人拔”草。千人拔也叫牛筋草,或者是踩不死,三个名字中哪一个不是透着一股子顽强的生命力?

    它们就像是秃头头顶上细细的绒毛一样,倔强地生存着。

    在这些“绒毛”的不远处,立着两只守墓兽,从造形来看也算是威风凛凛,但是这么长时间的风化,身上的菱角都被磨掉了,倒是透出几分诡异的喜感来。

    做赶尸匠这么久,对墓葬的知识还是了解一些的,就拿这个平阳陵来说,之所以地上不长草木,是因为地上撒过硝磺之物,硝磺之物能够驱虫蛇,这么多年来虽然硝磺之物的气味散尽了,仍然是蛇虫不近,草木不长。

    有的墓葬会撒硝磺之物,有的不撒,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各地风俗不一样,也许是墓主人不喜欢虫和蛇吧,不过这样也好,不然的话,又要寻路而行,浪费时间。

    守墓兽就在眼前,陵墓的入口应该也不远了。

    说到陵墓,也有秘葬和明葬的区别,秘葬像是曹操和成吉思汗,一生南征北战,仇敌无数,为了死后不让人掘坟鞭尸,便广设疑冢,屠杀修墓人,以至于到现在都找不到他们的葬身之处。

    至于明葬,眼前的位就是!铺了硝磺草木不长,雄伟的护墓兽,这一切无疑就是在说:老子就葬在这里!

    秘葬是为了防止别人找到自己,而明葬则不一样,一半考虑的是墓葬,别一半考虑的是后人的祭祀,在墓葬的入口,会修有专门的祭台,甚至还会修些亭台楼阁,为的是万一遇上风雨,还祭祀自己的人还有地方住。

    不过,要我来说的话,我还是支持秘葬的。

    因为你不能保证子孙后代永世昌盛,曹操怎么样,挟天子以令诸侯,死后没有多久,就被司马氏夺权灭国!

    成吉思汉怎么样?蒙古铁骑横扫亚欧非,也不过死后几十年元朝就土崩瓦解了!当你的后世子孙消亡之后,而你又不能从墓中爬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那时候,在别人的眼里,你就是一个物件。

    万人朝拜也罢,踏于泥下也罢,都是极没有尊严的事情。

    和我预料得差不多,护墓兽前面十多米块,有一大推碎裂的青石青瓦,还能看到风化的地基,在这里,应该建有三间供后代祭祀时住的石头房子,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倒塌了。

    而在青石堆的前面,有一堵长满青苔的石墙,石墙的正中间砌有一个拱廊,雕梁画栋的十分精致。拱廊往前四五米处,才是墓室的入口,不过不是用古代的黄铜皮包铁门,而是精致的现在工艺不锈钢门,门上用的还是新式的弹子锁。

    锁虽然挂在门上,门却并没有锁,只是虚掩着,透过门缝往里望去,我满以为是阴湿的,青砖铺就长满青苔的甬道。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甬道不是青砖铺就的,而是水泥。

    两边甬道壁,半圆形的顶以及地面上都铺着水泥,在甬道的一边似乎还掏了一个洞,做成了保安岗亭。

    这是什么情况?陵墓已经被改造了?

    我没敢冒然进去,而是在门口静等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快速地闪了进去。

    古墓中通风良好,空气质量与外面的差别不大,我将身体紧贴墙面,慢慢地往里靠近。

    我已经能够确认了,这个平阳陵,确实被改造过,而且时间在很早之前,墙体,支撑柱都裹上了水泥,大的空间,比方说冥堂,被改成了若干着小房间,每个房间门楣上都有编号。

    有的门大开着,有的虚掩着,里面有办公桌,有发报机,有的桌上还铺着草纸和笔,而走廊宽阔之处,搁置着废弃的医药瓶,针头针管之类的东西。

    在编号为五的房间里,我发现了一具尸体,那尸体穿着膏药国的军装,瘫坐在椅子里,他早已经化做一具骷髅,双手握住膏药国的武士刀,刀尖刺入小腹,从椅背的那一头穿透了出来。

    “膏药国人?”我喃喃地念了几句。

    这此弹丸小国的王八蛋真是无处不在啊,每到一处,似乎都能够看到他们的影子。

    这个膏药国的军官看样子是自杀的。

    在他前面的桌上,铺着一张纸,纸上写了几行日文,对于日文,我除了“一酷”和“牙蠛蝶”之外,其它的都不认识。但是好在我手机里下有拍译软件。

    至于什么时候下的拍译软件,得说到白水木子亡命的时候了,我在她的秘室里发现不少用膏药国文字写的便条,为了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下了个拍译软件。

    你不得不佩服科技的强大,只要将纸上的文字拍成图片,拍译软件就会自动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