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国之四世三公 > 第七百八十章 检讨
    “来人,传令下去,让营级以上军官到我帐中开会!”

    回到自己的营帐,吕腾就一脸怒火的传达了命令。刚才在赵云帐中,被一顿批评,这个气他当然要从麾下身上找回,虽然听起来有些无理取闹,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谁让吕腾的级别更高。

    自从袁常强调过纪律的重要性之后,幽州全军上下都经过整顿,在吕腾的命令传达之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一旅所有营级以上的军官就已经到位。

    吕腾好似要吃人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恶狠狠的说道“今天是我们一旅执行先锋探路的任务,然后,就发生了被敌军袭击的事故,有好多弟兄因此丧命。按照军法来论,我们在场的最轻都要革除军职踢出军队,严重的斩首。但是,司令宽厚,给我们寄回,没有责罚我们,只是让我们将功赎罪。不过,司令仁厚,却不代表此事没有发生过,发生这样的事,大家心里难道就没有愧疚感嘛?战争还在进行,你们有什么资格骄傲自大,任何轻视敌人的心态,都会造成巨大的伤亡。所以,我不希望以后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回去之后,所有人都写一份两万字的检讨上来,要深刻的反思一番。”

    不得不说,吕腾这厮有些阴暗,他们被赵云责令写万字检讨,他更狠,让下面的人写两万字的检讨,好似这样才能抚平自己的痛苦。

    苦着脸,一众营级的军官,都在苦恼着要如何解决这份两万字的检讨。

    最后,一团的团长李云却是留了下来,看到李云没有离开,吕腾倒是有些好奇的问道“李云团长,不知你有何事?”

    “旅长,属下以为,敌军今夜可能会夜袭。”

    听到李云口中冒出的这句话,吕腾顿时一惊,连忙追问道“李云团长,为何你会这样说?”

    李云一脸肃然之色,胸有成竹的说道“旅长,我军一路行来,战事非常顺利,全军上下都生出了自大的心理。显然,敌军有人也猜出我们的心态,所以先前才会在树林之中设下埋伏。敌军成功了一次,也必然会以为我们不会再防备,很有可能会再来一次,所以,属下认为今夜敌军肯定会夜袭。”

    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若非李云提出来,他心里也不认为对方会再来袭击一次,这么说的话,对方还真有可能会夜袭。

    “既然如此,此事当禀告于司令知晓。”

    “不可!”

    有了决定之后,吕腾便火急火燎的打算将这个事情告诉给赵云知晓,不过却是被李云给打断了,不解的看向李云,只听他镇定的说道“旅长,你想想看,以郭政委的才智,岂会想不到这一点?就说先前遭遇的埋伏,若是属下所料不差,郭政委必定早已知晓。而且,郭政委也看出全军上下自大的心态,因此,才没有出言提示,反而用一次袭击来警示全军将士,现如今来看,郭政委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今夜敌军夜袭,郭政委必定也猜到了,依然没有出言提示,想来是要让我们得到更深刻的教训。此外,从先前遭遇的袭击来看,敌军所能派出的兵马并不多,否则,我军的伤亡必然惨重,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郭政委才不会提示,用极小的伤亡来锻炼将士。因此,属下以为,对于敌军今晚的夜袭,我们一旅想来就足够应付,只要安排得当,说不定就能把敌军全部留下,如此一来,好歹能抵消先前失职的过错。最后,这只是我们的猜测,若是敌军没有前来偷袭,把此事告知司令,反而影响不好。”

    “嗯!”

    沉吟了片刻,吕腾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决定干这一票。先前遭遇袭击,他们一旅失职的过错不可否认,若是董骠回来之后听说此事,说不得会嘲讽一番。不说董骠,其他各部想来对他们一旅都有些意见,若是今夜能够粉碎敌军偷袭的阴谋,便能挽回他们一旅的声誉。因此,从几个方面来想,吕腾觉得自己都没有理由拒绝李云的提议。

    “李云团长,你的想法不错,若是真的能够粉碎敌军的阴谋。你那两万字的检讨就减少一些,写一万字的检讨就好了。”

    “”

    李云嘴角抽了抽,他之所以等其他人离开之后,单独留下说这事,其实就是为了能够免去这份检讨。若是大家都在场,吕腾说不定不好开口免去他的检讨。谁知道,吕腾这厮最终还是要让他写一万字的检讨。不过,一万字总比两万字好些,苦着脸,李云下去找二团和三团的团长准备安排今夜反击的事宜。李云当然不知道,吕腾他们可是被赵云罚了一万字的检讨,再怎么少,李云也不能比他吕腾的少不是。

    而此刻,在赵云的营帐之中,赵云也是在和郭嘉商议着。

    “郭政委,你说今夜敌军还会前来偷袭?”

    赵云再次开口确认了一遍,虽然说有些许的讶异,但是,既然是郭嘉说出口的,赵云自然不会怀疑。

    “正是!”

    郭嘉捧着一杯茶,气定神闲的说道“很显然阳曲城中有人看出我们的将士有些自大的心理,因此才会安排了先前的一场埋伏。对方肯定认为我们经历过一次袭击之后,不会防备他们还会再次袭击,所以,今夜对方偷袭是必然的。”

    “哈哈,不过不管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他们却是不知道都被郭政委给看穿了!”

    赵云大笑一声,同样表现的很轻松,毕竟有郭嘉这样的队友,不轻松都不行。随后,赵云接着问道“既然对方还要偷袭,那我们是否要安排一下,让来犯的敌人有来无回,真当我幽州没人了不是,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偷袭,简直是不知死活。”

    “不用!”

    不过,面对赵云的询问,郭嘉却是开口拒绝了,见赵云有些不解,郭嘉微微一笑,道“对方的袭击,同样的是给我们的将士锻炼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不多,没必要浪费。”

    很显然,郭嘉是准备把对方的袭击用来锻炼将士。当然,这也是因为郭嘉推测到对方的才能,虽说有这样的见识很不错,但是,才能终究还是弱了些,犹如三岁的孩童面对成人一般,郭嘉虽然很不想轻视对方,只是,对方也不值得郭嘉有多少重视。

    那么,郭嘉又是如何看出对方的才能只是一般呢?

    自然,先前树林的那一场埋伏就是郭嘉推测对方能力的根据。换位思考一下,倘若郭嘉是在对方那样的处境之下,同样也会借用树林安排一次埋伏。不过,跟对方有所区别的是,郭嘉会在敌军还没有进入树林之前,安排一次袭击。不要以为这种行为是在打草惊蛇,这样的一次袭击,反而会让对方想不到树林之内还会有埋伏;而偏偏对方没有这么做,只是在树林里安排了伏兵,就这样的架势,谁会不防备树林了的埋伏?若非郭嘉想借机给志得意满的将士一个教训,对方埋伏的那一点人马,怕是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解决了。再说一次袭击若是把对方给吓住了不敢继续前进,那么也没有问题,树林里的埋伏依然还能派上用场,夜袭的从另外两个方向安排兵马杀出,而树林里的兵马则是可以作为一支奇兵在出场,必定能够重伤对方。如此一来,就能完成一次完美的偷袭。而且,从对方派出的兵马来看,对方也没有多大的信心,区区千人,难道能对赵云数万兵马造成多少的伤害?倘若是郭嘉的话,必然会集结重兵来实施这一次的偷袭。所以,从各个方面来看,对方虽然能够想到埋伏的计策,有点能力,却终归还是不够郭嘉拿捏。当然,这一切只是设想,若是换成如诸葛亮、司马懿这样的人物,郭嘉说不定就没这么轻松应对了,到时候自然是看各自发挥,斗智斗勇了。

    赵云听了郭嘉的解说,也知道郭嘉的想法,自然是相信郭嘉,不准备安排兵马应对敌方第二次的偷袭,还是留给将士们自己解决。

    郭嘉张了张嘴,又说出第二个理由,道“委员长志在天下,我们将来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幽州一地,而是整个天下。因此,靠我们这些人来管理自然是不够的,我们还要挖掘更多的人才为委员长效力。而今晚的夜袭,也是一次机会,看看是否能从军中挖掘出一些有见识的人才,这样的人,坐镇一郡也是足够了。”

    赵云伸出大拇指,赞道“郭政委的能力没的说,把敌人的一次偷袭用来锤炼我军将士,还能挖掘人才,端的是一箭双雕。”

    “司令这一点说错了,其实是一箭三雕!”

    看着赵云微微错愕的表情,郭嘉已是站起身,背着手朝着帐外行去,不过,离去前还是把第三雕给说了出来,“把这些事丢给下面的人去做,吾今夜终于又能有个安稳觉了。于吾而言,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无奈的抽了抽嘴角,这果然是郭嘉的性格,一点都没变,同样的配方。想了想,赵云也是准备睡个安稳觉,难怪郭嘉喜欢这样做,果然是很爽。

    赵云大军的右翼,此刻正有一支三千人的兵马潜伏在暗中,等待着命令展开行动。

    “韩校尉,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黑暗中,一名大汉舔了舔嘴唇,一脸激动、兴奋的看向身旁的将领。这名将领名为韩瑞,乃是并州别驾韩路的族中子侄,担任太原郡的校尉一职。虽说韩路在高干面前保证家族子弟会坚守城池,就算是丢了性命也要拖延幽州大军前进的脚步。不过,韩路的命令下到韩瑞他们耳中之时,自然有所变化,在能够保证性命的时候守住城池,若是城破了,哪还管城池能不能守住,保住性命才是王道。当然,韩路也告诉他们,若是他们能够击杀一些敌军,就算他们到时候弃城,高干也无话可说,毕竟双方的兵力差太多,守不住城池也是没办法的,只要有功劳,高干可不能不顾一切的追究。

    因此,太原郡的太守,同样是韩路的子侄韩却,在分析了一番之后,定下了埋伏偷袭的计策。

    第一次的偷袭已经成功,没错,在韩却和韩瑞看来,他们的偷袭计策已经成功了,若非是阳曲城的兵马不是很多,说不定能够一举击退敌军。然而,韩却却是没有想过,若是他真有信心,作为太原郡太守的他,难道就不敢把太原郡其他城池的兵马调来进行埋伏?显然,韩却自己也没有足够的信心埋伏成功,所以,只敢派出一千兵马进行埋伏。

    在第一次的偷袭成功之后,韩却和韩瑞二人自然是自信心大涨,觉得对方不过如此。因此,阳曲城一万守军,他再次派出了三千兵马再次进行偷袭。先前的偷袭,只有一千兵马,没能给幽州的大军造成多少伤亡,让韩却觉得有些可惜,平白浪费了一次机会。不过,今夜的偷袭,韩却觉得有很大的机会能够重创对方,甚至是拿下对方主将,击退对方的大军,毕竟是在夜晚,而且对方还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这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事。到时候他就是并州的功臣,即便是他那个身为并州别驾的族叔都要仰望他了。古往今来,多有以少胜多,想当初项羽以二万大军,杀的刘邦六十万大军血流成河,而他韩却,今晚说不定也能够创造这样的奇迹。想想看,三千兵马击退三万兵马,虽然从比例上来说,比不过项羽,但是,一比十的比例,名垂青史也是必然的。

    “不急!”

    韩瑞安抚了身旁的副将一句,道“再等片刻时间,等天下那一片乌云把月色遮掩了,便是我们出手之时,今夜过后,我们便是并州的大功臣,升官发财只在眼前,且耐心等等便是!”

    听了韩瑞的话,周遭的人皆是一脸火热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