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超时空医馆 > 第八章 绝世兵法是十头大肥猪?
    “蒸馏酒的制作原理是根据酒精的物理性质,采取使之汽化的方式,提取的高纯度酒液。”

    “因为酒精的汽化点是78.3℃,达到并保持这个温度就可以获得汽化酒精,如果再将汽化酒精输入管道冷却后,便是液体酒精·······”

    沈文一边指挥着仆人制作简单的蒸馏器,一边让他们把一坛坛刚从集市买回来的酒水倒入大锅之中。

    他准备在明天文会上,拿出来一些蒸馏酒,一炮打红。

    有了名气后,蒸馏酒就会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

    “蒸馏酒的味道如何暂且不说,仅仅从外观上看,晶莹剔透,蒸馏酒的品质就远远胜过三国时代的顶级美酒。”

    三国时代的酒水倒入碗中后,掺杂着肉眼可见的杂质。

    “你们都出去吧。”

    当大部分准备工作完成后,沈文挥了挥手让仆人离去。

    最后的工作,他需要亲手完成。

    “蒸馏酒怎么也得十金一坛,这可是大文学家,大书法家蔡邕亲自烧制的。”

    沈文给锅下增添着少数火柴,把锅内温度控制在100摄氏度之下,美滋滋想道。

    烧制蒸馏酒最大的难度就是制造蒸馏器,因为只能靠三国世界的道具,沈文只能用竹子当做蒸馏管道。

    砍了蔡府内的竹子做成蒸馏管道,测试不漏气后,沈文就按照自己之前设计的古代版蒸馏器图纸,制造出来一个看起来丑陋无比的蒸馏器。

    “这也太慢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沈文看着还不到半坛的蒸馏酒,连连摇头。

    只靠一个蒸馏器制作蒸馏酒太慢了,不过,只是为了明天打响名气,到不需要太多的蒸馏酒。

    他的心中更是下定了决心,明天的三个弟子一定要慎重选择。

    “父亲,猪是饿死的,猪比鸡能吃,相同的时间内,肯定是猪先饿死。”

    厨房内,一道倩影快步走来,疑惑看了看正在对着一口大锅烧火的沈文,说道。

    说完后,一双明眸打量着厨房内的奇怪装备,大锅还用竹管弯弯曲曲的连接着另一个大锅,两口大锅都被封闭的严严实实。

    “错。”

    沈文悠悠道。

    “好好想一想,开动你的脑筋。”

    沈文也是站了起来,走到外面,把一直侍奉蔡邕的仆人喊了过来。

    制作蒸馏酒太乏味了,蔡府之内除了蔡府的管家,还有一位仆人是蔡邕的心腹,倒是可以使用。

    沈文把蒸馏过程中需要注意的地方告诉仆人后,就离开了厨房。

    因为系统已经提示,蒸馏酒的制作已经完成。

    沈文离开厨房后,就开始把其他四项技能所需要的材料和工具图纸,全部画在了竹简上。

    唯一让他可惜的事情,蔡邕的一身本领就如同一个技能,他随时可以使用,能够看懂这个三国时代的文字,能够写出漂亮的飞白体,却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沈文在专心致志的做着系统任务的准备工作,却是不知道整个洛阳城都因为他的一句话,喧嚣沸腾了起来。

    他根本不清楚,自己说招收三个弟子的威力有多大。

    蔡邕的弟子=官。

    在东汉末期这个没有科举的时代,想要做官,最大官,靠的就是名望。

    蔡邕亲传弟子就是最大的名望,顶着这个名头,到了州郡之中,至少能混个主簿、长史做做。

    除非是四世三公的袁氏嫡子,三世四公的杨氏嫡子,几乎没有人能够禁受得住诱惑。

    即使不能成为蔡邕的弟子,若是能够在文会上有着出众的表现,也能够扬名一方,给自己增加一些的名望。

    这一夜,沈文是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美觉,整个洛阳城的士子却是苦熬了一夜。

    对对联是什么?

    很多寒门士子三三两两的汇聚在一起,秉烛夜谈,商讨着是一种怎么样的文学游戏。

    而出身显赫的豪门士子则是在家里翻阅古籍,想要查询到关于对对联的一些记载。

    “颍川荀彧荀文若见过伯喈先生。”

    “颍川荀攸荀公达见过伯喈先生。”

    “颍川郭嘉郭奉孝见过伯喈先生。”

    ·······

    即使沈文之前言明任何人都可以参加文会,但是,豪门和寒门的差距,还是宛如深渊沟壑。

    午时还未到,一些豪门士子就带着自己的朋友率先拜访,进入了蔡府之中。

    沈文坐在主案上,看着给自己恭敬行礼的三个风度翩翩,气质各不相同,但都面容俊朗的青年,他的脸上适时的露出慈祥的笑容。

    女儿都有了,害怕多几个后辈吗?

    “孟德见过叔父。”

    一个身高大约在一米七左右,细眼长髯,双目明亮有神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朝着蔡邕拜了拜。

    “贤侄请起。”

    沈文脸上慈祥的笑意适时的又浓了一分,蔡邕和曹操的父亲曹嵩有着一定的交情,而且,曹操经常询问蔡邕一些文学上的问题,两人十分的熟悉。

    “伯喈兄,你这文会场面有些大,我看外面至少还有千人。”

    一个和蔡邕年纪相仿,也留着长髯的男子走了进来。

    卢植,卢子干。

    “子干贤弟里面请。”

    沈文不由从主案站起身,迎了上去。

    蔡邕和卢植关系莫逆,是好友。

    “南阳许攸许子远见过伯喈先生。”

    卢植坐在蔡邕左边的桌案后,一个面带浓浓笑意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恭敬拜道。

    “贤侄请起。”

    沈文慈祥的笑容再次露出,蔡邕的记忆中,虽然有些不喜欢许攸,但很欣赏他的才学。

    ·······

    卢植、曹操、荀彧、荀攸、郭嘉、许攸、郭图、田丰·······

    当午时到来的时候,沈文目光环视了一圈庭院内的众人,脸上还残留着几分僵硬的慈祥笑容,双目闪烁着别样的色彩。

    此时扔个手雷在院里,三国的历史就要被重新改写了。

    文会的举办,沈文都是按照蔡邕脑海之中的记忆一丝不差的进行的。

    至于对对联,沈文也只是把对对联的规则和对韵歌简单的介绍了一遍,又举了几个对联的例子,就不再言语。

    三个弟子的人选,他其实在文会开始的那一刻就确定了下来。

    文会中,凡是回答他问题的士人都可以饮一碗蒸馏酒,蒸馏酒的名气也成功打了出去。

    晶莹剔透,酒香扑鼻,反正每个喝的人都如痴如醉,连连赞叹。

    一直到黄昏时分,沈文正式宣布了文会结束,公布了三个表现最优秀的人。

    他所选中的三个弟子,也是让所有人吃惊。

    曹操、荀彧和吕布。

    曹操和荀彧早已经有老师,不可能再拜蔡邕为师。

    吕布不过一介莽夫,怎么会被蔡邕看中?

    不管别人怎么想,沈文对自己的选择非常满意。

    蔡府大堂内,曹操、荀彧和吕布三人面面相觑,特别是吕布,他是董卓派来维持秩序的,站了半天的岗,结果,怎么就被选中了?

    “孟德,我传你兵法三十六计。”

    沈文主动开口,打破了大堂内诡异的气氛。

    “三十六计共分六套,即胜战计、敌战计、攻战计、混战计、并战计、败战计。”

    “前三套是处于优势所用之计,后三套是处于劣势所用之计。每套各包含六计,总共三十六计。”

    曹操原本不以为然,因为他知道蔡邕就是一个纯粹的儒生,可是,当沈文开口的时候,曹操双目精光闪闪,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热切。

    他能够感觉出来,沈文所说的兵法三十六计是上乘兵书。

    “依序为:金蝉脱壳、抛砖引玉、借刀杀人、以逸待劳、擒贼擒王、趁火打劫······”

    沈文一字一顿道。

    “叔父,不知道这兵法三十六计是何人所著?”

    曹操连忙问道。

    一旁的荀彧和吕布都是面色惊色,兵法三十六计他们闻所未闻,但是,却能够感觉到它的博大精深,奥妙无穷。

    “无名氏。”

    沈文悠悠道。

    兵法三十六计成书于明清,根本没有提到谁是作者。

    “真是太可惜了,如此兵法大师竟然无人知矣。”

    曹操惋惜道。

    “多谢叔父。”

    见到沈文递过来一卷竹简,曹操神色激动的接到手中,轻轻的打开,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一看这被历史掩藏的绝世兵法。

    “十头大肥猪(宰杀后取其油脂)、十车石炭、十斗碱石、十斗盐······”

    曹操小心翼翼的打开书简,看着上面的内容,整个人都懵了,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

    这是什么东西?

    兵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