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不按套路走啊
    闫思远一个人捧着修复好的宋代金毫建盏,跑到阳台上去仔细查看了。

    向南则跟着老师江易鸿,坐在客厅里没有跟上去。

    江易鸿老神在在,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美滋滋地喝着茶,神情悠然自得。

    向南不喝怎么喝茶,于是就坐在那儿打量起了闫思远的大客厅。

    这大客厅,足足有七八十平米,大得吓人,都快赶上普通人家一套房的总面积了。

    客厅里的陈设极其简单,除了一套真皮沙发外,连电视机都没有。

    里面最显眼的,就要数客厅和里间之间的那个巨大的博古架了。

    棕红色的博古架上面摆放着的,大多是各种各样个头比较小,又造型奇趣的古董文玩,给这空旷里的客厅里,营造出了一种活泼的气氛来。

    向南正在抽空打量这别墅的客厅,阳台上,闫思远已经对着这只宋代的金毫建盏,愣了大半天了!

    这只金毫建盏真的是那小年轻修复的?

    别不是江易鸿那老头子,为了捧关门弟子上位,暗地里自己修复好了,然后说是徒弟修的吧?

    这念头一出,闫思远就立刻抬手轻轻打了自己一巴掌!

    相交几十年,他居然怀疑江易鸿的人品。

    该打!

    他是什么样的人,自己能不知道吗?

    那真是眼睛里揉不进一粒沙子的,他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造假,怎么可能还会亲自造假?

    而且,这事儿也不可能。

    文物修复师,说到底还是要靠真技术的,那个小年轻要是没本事,江易鸿就是把他捧到天上去,那也没用。

    只要一出手,那就露馅了!

    思来想去,闫思远都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不是向南修的吧,他又找不着证据。

    说是他修复的吧,那真是打死他都不信。

    打不死,那就更不信了!

    瞧瞧他那模样,嘴唇上还长着绒毛呢,连胡子都没长出来,撑死了二十来岁。

    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做古陶瓷修复的学徒不是没有,以前他就见过很多个。

    可你要说,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古陶瓷修复技术逆天,居然达到了无痕修复的水平——

    你说给一百个人听,一百零一个人不行!

    多出来的那个,还在老妈的肚子里没生出来呢。

    连胚胎都不会信,你觉得老头子我会信?

    闫思远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大秘密,这事儿,必须得跟江易鸿问清楚了,要不然,晚上他今天晚上肯定一整夜都睡不着觉。

    这么想着,闫思远就收起了放大镜,端着那只金毫建盏,从阳台上回到了客厅里。

    “怎么样?修复得还可以吧?”

    看到闫思远回来了,江易鸿一边喝着茶,一边笑着问了一句。

    闫思远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嗯,老江,你跟我到书房里来一趟,我有点事想问问你。”

    “怎么了?搞得这么严肃!”

    江易鸿也是一愣,把架起的腿放了下来,问道,“有什么事,在这问不也是一样的吗?”

    说着,他看了看向南,又补充了一句,“向南是我学生,不是外人!”

    “就几步路的事,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懒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说懒癌懒癌,你也得了懒癌了?”

    闫思远一脸无语,我问的事就跟你徒弟有关,我怀疑这碗不是他修的。

    这种事当着他的面说,真的好吗?

    当然,平日里闫思远可不会在乎一个小年轻的脸面。

    在生意场上,他可是枭雄式的人物,当面打脸的事都做了无数,哪里会在乎这么一点小事。

    更何况这还不算打脸,顶多是质疑。

    让他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

    向南是江易鸿的关门弟子,他是看在江易鸿的面子上,才会去照顾向南的脸面。

    “行行行,我不跟你争,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听话听音,江易鸿一听就知道了,估计这事跟向南有关。

    可向南跟闫思远素不相识,那就只有一件事了,闫思远这老精鬼肯定觉得这只碗不是向南修的,所以找我确认来了。

    “哼哼,这次非得让你连下巴都惊掉了不可!”

    江易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背着双手慢悠悠地跟着闫思远往书房里走,颇有些神清气爽的感觉。

    有人炫车炫房炫父母,那我就只好勉为其难,炫炫徒弟了。

    话说,这种感觉,没想到还挺爽的。

    看着两位老人家都离开了客厅,向南颇有些无语。

    实际上,他都已经猜到了他们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去书房。

    甚至连他们进了书房以后,会说些什么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要避开我,不就是因为谈论的内容和我有关吗?

    不就是因为看我年纪轻,不相信这只宋代金毫建盏是我修复的吗?

    这种事,他又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以前在修复古书画的时候,照样有一堆人不相信这是他修复的。

    实话实说,你们信不信,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修复破损的文物,又不是为了向你们证明什么,更不是为了让你们相信的。

    我修复文物,是为了让文物的生命得以延误,可以更好地保存下去。

    是为了让文物以更好的姿态,呈现它所承载的那一段璀璨辉煌的历史和文明。

    重要的,是文物得以绽放它原本的光芒。

    而作为在幕后默默修复文物的我或者我们,并不重要。

    你们信或者不信,更不重要。

    向南在客厅里安静地坐着,心里思绪万千。

    另一边,硕大的书房里,闫思远紧紧皱着眉头,似乎是在强迫自己接受一个极难接受的事实。

    过了好一会儿,他又问道:“他才多大,修复技术怎么就到了这种骇人的程度?”

    江易鸿嘴角上咧,笑得合不拢嘴了,他道:“他才21岁,唔,过了年,就22岁了,又大了一岁!”

    闫思远看到江易鸿这副模样,心里震惊的同时,又忍不住暗骂一句:

    “瞧你那德性,他是你学生,又不是你儿子,你得意个屁!”

    骂完之后,闫思远感觉心里舒服多了,这才继续说道:“也不对呀,这古陶瓷修复能达到这种水准的,全华夏都不超过十五个,他有这种水平,没道理我不知道啊!”

    江易鸿这会儿脸都快笑僵了,他伸手往脸上搓了一把,这才说道:“你懂什么?向南接触古陶瓷修复技术,至今不过两个月!”

    “两个月?!学了两个月就能到这种地步?”

    闫思远手一抖,刚泡好茶都洒了一大半,可他一点感觉也没有。

    他愣了一会儿,忽然抬头盯着江易鸿,似笑非笑地问道:

    “人家学习两个月就能达到无痕修复的境界,那你们这些学习了半辈子,还不一定有这水平的修复师们,难道一点都不脸红?”

    江易鸿:(=?Д?=)!!!

    我是来向你炫徒弟的,你怎么能拿我徒弟攻击我?

    你不按套路走啊你!

    我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