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屈龙帝 > 第605章 我的名字
    西罗帝国,朝堂之上,众大臣分列两旁,大西罗王穿着一身重达四十公斤的皇服,坐在了宝座上俯视众生。

    “禀陛下,东征军总长,皇家骑士团第一大队队长,史莱克有事要奏。”下方一武官跪倒道。

    西罗王半眯着眼,看了看那人,微笑道“呵呵,史莱克,你曾随本王出生入死,有什么话不必拘礼,直说就是。”

    下方跪着的武将正是史莱克,他抬起头来,一脸严肃道“东征之事,还望陛下重新考虑。这一去大雪地,我们根本无法生存。找不到奇袭之路。而且”

    他正说着,一人无礼打断道“什么奇袭之路,哼。无能之辈才用这些事。我们大西罗帝国百万雄兵,还用这些父皇,依儿之见,就招四方附贡国,让他们先出军死拼。拿下城墙后,我们再大军压境。用绝对的实力拿下绕云。没有了绕云,东部领就是我们的。”

    “嗯”西罗王用鼻子哼问着。

    说话的正是前往探风的皇子马克斯,他连忙跪倒改口道“是您的。”

    西罗王这才哼了一声,随即他招手道“好了,这事已经商议得够久的了。史莱克,你的忠心本王不怀疑,但正如我儿所说,我们的兵力,完胜”

    “陛下,请听我把话说完。我们这次能活着回来,不是的们本领高强。”史莱克连忙抢道。

    “哈哈哈,百万陆军较技大赛里,你连拿了十年的第一名,你的本领还不高太谦虚可不是好事。”西罗王道。

    史莱克脸一红,逐道“做为人类,我是有些手段。但这次,我们能活着,是因为我们遇到了神。东部领传说中的龙神,他是真实存在的。”

    “嗡什么龙神是那个脚踩巨龙,三头六臂的巨人么”

    “不可能,传说中他像山一样高,他要是真的存在,每走一步就会地震一场啊。”

    下方的大臣乱成一团,互相讨论起来。西罗王的脸都气绿了,拍案而起道“你敢妖言惑众来人哪,拖下去,斩”

    正这时,浪格冲了过来,也跪倒在地。随即,下方随行的武官都冲过来跪倒。

    “我等可以做证。陛下,龙神虽然不是三头六臂,但他可控千米长的巨蛇,一身神力让人看了就不敢动歪念。”

    听着众多强将的说话,西罗王也犹豫起来。

    “好了,散朝,众将和大参谋长来我的书房。”西罗王挥袖道。

    史莱克看向大参谋长,气得全身发抖“千万不要听了这混蛋的话啊,我们要去与神对抗,那就真的可以见到死神了。”

    冰川雪地,万物不生。冰山脚下,唯有张良静静坐着。他的身上一片雪也没有,但身下却也一片雪都未化。他与自然完美地统一在一处,已经过了万年之久。直到史莱克他们出现前,都没有人发现过张良。

    而张良也真是忍不住寂寞了。他每天都在与心魔斗争,即使长期入定,仍然觉得过了太久太久。苦苦的等待,就连神,也受不了。

    他也曾经质疑过自己是否是对的。直到这一天,那冰山摇晃了起来。张良连忙转身,向冰山看去。他体内的信仰神力,突然疯狂地涌出,全数进入了冰山内,恨雪的身体中。

    咔,咔叭叭。冰块开裂了,那是万年不化的陈冰,就连张良想要破开它都要费一番功夫。这是何等巨大的力量

    轰突然,山体炸开,冰块乱飞。冰碎屑在空中,折射出七彩的阳光,漂亮极了。在一片七彩的星点中,恨雪旋转着,飞出了山体。她的眼帘轻轻地打开了,嘴角轻轻扬起,她笑了。

    而这一瞬间,张良痴了。万年苦守,只为这一笑,终于看到时,他全身的血都瞬间蒸发干净。张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能不断的唸着她的名字“雪儿,我的雪儿”

    微笑着的恨雪落在了地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子,那细滑香嫩的身体,完美的身段儿,她调皮地跳了跳,高兴极了。接着,等冰块落地,山崩结束,她才终于注意到了守在一边的张良。

    “喂,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恨雪跑了过来,指

    着张良无礼地说道。

    张良咧嘴笑着,眼中老泪纵横,他起身就抱住了恨雪,逐道“我好想你。”

    恨雪一皱眉头,伸手猛推,却推不开他。她本能地唸了个咒术,想将张良用冰刀分解。但刀碎了,张良的衣服都没破。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快放开我,我又不认识你。”恨雪道。

    “雪儿,我”张良想解释,却突然愣住了。

    他想了想,心道“万年了,现在的雪儿可是记忆全无的,我怎么能强求她记起我呢”

    正想着,恨雪已经逃跑了,光着身子跑出了好远。张良连忙追了过去。恨雪跑着,回身一看张良不见了,这才得意地摇晃着小脑袋道“怎么样总是追不到我了吧哼。我一定会变得很厉害的,下次见面,有你好看的。”

    这时,她身后却传来了张良的声音“嗯。你会很厉害的。但现在,你需要衣服。”

    恨雪一瞪眼,转身就是一脚。踢在张良身上,当然还是纹丝不动。她又想骂人,但看到了张良手听衣物,却突然愣住了。那漂亮的款式,正是她生前最喜欢穿的那种。

    “这,这个很漂亮啊。我喜欢。不过不用你。”恨雪说着,转了个圈儿,身上已经化出一套与那一模一样的衣物。

    张良笑了,深情地看着她,不再上前。恨雪被看得有些不自在,逐道“你别总这么看着我好不好我知道,你想看我的身子是不是你已经看过了啊。快走吧,我与你是不同的,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你强迫不了我的。”

    张良又笑,逐道“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已经守了你一万年。”

    恨雪一听,退了两步,思忖片刻她坏笑道“恶心,你真是有病。”

    说着,她摇头叹气地转身又要离开。走了两步,却又回身笑道“你到底是谁啊”

    “我是你的呆小哥,张良啊。”张良手按胸口,激动道。

    万年的苦守,第一个字,每一句话,他都演练了不下万次。但真到了这一天,他却把一切演练的都忘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希望一直看着恨雪,看着她就满足了。

    “好吧。呆小哥张良,我是,我是谁”恨雪摸着头,惶恐道。

    “你是我的雪儿。”张良道。

    “啊,哈哈,我也喜欢雪。好,我的名字呢,就叫雪好了。”恨雪笑道。

    张良的心里却微有些别扭,雪,名字不是不好听,但这不是她的名字,张良的心中,她不是雪,不是雪姬,不是雪娘子,她只有一个名字。张良的脑中回想起了那一日的对话。

    “我叫恨雪。”

    可现在,他却不想改变什么,尤其不想强迫恨雪。

    恨雪在前,张良在后,他们离开了冰山,离开了雪地。终于他们到了人类所在的城镇。恨雪天真可爱,像个什么也不懂的孩子,而她实力强大,又像个可怕的杀手。

    “这个我要了。”恨雪观察了一会儿,就明白了这里的规矩。

    买东西得给钱,而她却也理所当然地知道,张良会为她买单。一路走着,玩儿着,恨雪高兴极了。张良的钱也多得很,只陪在她身后,看着她疯。

    天空中飘起了雪花儿,大地立即被铺成一片银白。恨雪凑到了张良身边,看着他,傻笑着,伸手在他的脸上刮了一下。

    “呵呵,你长得还真呆。呆小哥。”恨雪道。

    张良立即应声“唉。”

    “我喜欢雪,我就叫雪我就是快乐的雪儿我爱吃,我爱玩儿,我还爱我的呆小哥。”恨雪冲进雪中,转着圈儿舞着,唱着。

    噗通,大将跪倒在地,高声称颂,“龙神万岁,我等愿放下屠刀”

    “那都是过去了。之后,我可没时间去做这些好事了。”张良道。

    嗖张良一闪即到了战车上,国王吓得“啊”一声叫,同时他的喉咙已经被人捏住了。

    砰砰砰张良如一把利刃,冲进了竹林,所过之处,西罗骑兵尽数倒地。只不到五分钟,冲进城内的数千骑兵已经全数被解决了。张良所过之处,大火也都熄灭了。

    “为什么呀你看大家多喜欢你啊。”恨雪道。

    “这雪,竟然会变红。我,我不喜欢它了。我恨它。”恨雪哆嗦着说道。

    回到街上,张良找到了恨雪。

    张良猛地一颤,感动得流下眼泪。他们走到了一座三头六臂的龙神像旁,看着下方的铭文,记载的正是张良过去被神化的事迹。

    “杀生死,人恒杀之绕云张家,永不为奴”张良一人的叫声就盖过了全城的呐喊。

    欢乐围绕着张良和恨雪,他们的重逢,是美好的。而世界却并不是真的只围着他们俩转。就在他们享受的时候,城门的另一边,炮响连连,马蹄飞踏。一群头戴牛角盔的西罗人,挥着手中的长刀大枪,冲了进来。

    张良飞到城墙上,看向外面。密密麻麻一大片军队,正等在那里。一辆由四头巨兽拉着的大战车上,坐着那傻兮兮的国王。身边摆着一把夸张到可笑的大剑。

    “放开我王不然你死定了”下方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头叫着。

    “你很喜欢让别人当奴隶么”张良逼问着。

    腥风扑面,孩童啼哭,欢乐的气氛顷刻间被打破了。张良一把抱起恨雪,躲进了房屋间的过道。

    张良一脸肃杀,直接飞上了空中。恨雪更吃惊了,在她固化的常识之中,人,是不会飞的。

    张良轻笑道“嗯。就是我。”

    有人带了头,就不一样了。人们全都跪伏于地,张良将剑交于金甲将,命他带军队,退出了东部领。

    “啊你做了这么多好事啊。”恨雪惊讶地张着小嘴道。

    长吻过后,张良抱着她轻抚着柔顺的长发道“因为我要集中精力给你幸福啊。我不需要大家喜欢我,我只要你一个人喜欢我,就够了。过去已经过去,我们的故事,刚刚开始。”

    万军在张良的喊话下,有些动摇。但他们毕竟是一支军队,并没有立即投降。正这时,一个金甲大将骑马到了近前,他认出了张良。

    “那我的名字,就叫恨雪吧。”恨雪说着。

    马队冲杀着,火光冲天。雪染红了地面,流过了街道。整个世界里再无一点儿生的气息,信念瞬间全部熄灭。

    “西罗万岁,西罗必胜,全世界,都是西罗的所有人,都将是西罗帝国的奴隶”侵略者们高挥武器,在火海和血河中长歌。

    “这人好像你啊。”恨雪指着神像道。

    张良伸手一扬,国王已经飞到了百米高空。接着,他操起国王的权利之剑,一下斩了那尖嘴老头。

    国王落下,正落在一群长枪兵的上空。人们来不及躲,眼看国王变成了豪猪,吓得他们不知所措。

    张良再忍不住,看着她天真的表情,仍然把她搂紧,一吻上前,恨雪只稍一挣扎,就闭起了眼。

    “雪儿,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走,好么”张良摇晃着发呆的恨雪,叮嘱着。

    张良高举手中的宝剑,运武力将声音扩散到了整个军队之中“你们的国王已经死了。你们真的愿意为这蠢人的欲望,牺牲自己么人,就一定要与人互相残害么”

    路人都被吸引了,这美貌的精灵,让人感觉心瞬间就被封住了,好像时间永远停在了这一刻。

    “嗯。你原来就恨它。”张良搂紧她道。

    他们见人就杀,见房就烧,一路冲杀着,蛮叫着。就像一股摧毁一切的龙卷风,快速的推了过来。

    雪停了,人们走出战后废墟,整理着。月亮升了起来,圆月如淡金的光幕,上面映着城头紧拥着热吻的二人之影。

    张良大吼一声,冲进了战场。

    恨雪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突然,她眼中的呆子就像变了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