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唐朝小白领 > 第二百八十二节 吃肉的伤害(10)
    “那你说,我今日倒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老蒋气呼呼地说道,似乎自己已经被人给欺负了一样,在过去,一家之主也许养家不行,可是训斥当大爷却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个东西就是自己唯一有的东西,女人要的是清白,男人要的是地位啊。

    “好吧,我就继续说。”

    小蒋现在都感觉自己没有了多少说话的心情了,之前多高兴的事啊,瞎搞。

    “这个米呢,是我们干活的那个工地上的人送的,他们是松洲人,爹,娘,松洲人你们可能不是很清楚,他们……”小蒋的话还没说完,他爹就接着打断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娘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松洲不就是一个边塞嘛,那里的人连草都吃不饱,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你小子编瞎话都编不圆,看来是真的学坏了。”

    “我……”小蒋有一种我此刻就直接回去的冲动,什么事啊。

    “爹,你说的那个松洲也许是以前的松洲,可是你不知道松洲出了一个侯爷,叫做叶檀,现在就在北边带兵,今年十三岁左右,如果你觉得我说的是假的,只要是出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现在听我先说。”

    小蒋看着自己的父亲又要插话,赶紧堵住了,否则自己非得被气死不可。

    老蒋张嘴的话没有说出去,憋得好难受,嘴里嘟囔了几句,却不知道说什么。

    “这个叶檀听说也是个农家子,可是却是有个很厉害的师父,所以,他就慢慢地帮助村子里的人富裕,后来因为很厉害,非常厉害,还将吐蕃的大军给打退了,朝廷看他如此厉害,就封了他作为了侯爷。后来他就开始在松洲进行改革和帮助百姓,现在才过了不到三年,松洲已经是全天下最富裕的州府了,听说长安城的很多商贾都想去做生意,所以,人家有钱是正常的。而这次长安城修补城墙,他们也参与进来了,拍到了一个坊市,于是就招聘大家去干活,您说这个是不可能的,可是你知道吗?我打听过了,其他的坊市干活的,一天十文钱左右,有的还没有这么多,最多也不超过十五文,可是我们是三十文。而且他们还没有假期,可是我今日却可以回来看你们,你说这件事会是假的吗?如果是假的的话,那么我现在站在你们面前,你看看我身上的这件衣服是假的吗?如果是我偷的,你看我最近是不是胖了?如果是真的出事了,为何我身上没有一点点的伤口?反而看着很精神?”

    小蒋的几句话问的老蒋和娘亲都哑口无言,这孩子带来的消息太过震惊了,这个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看着自己的爹娘被自己镇住了,小蒋得意的接着说道,“本来这次,我跟着孙健还有黎叔一起去的时候也是很害怕的,担心万一要是遇到一个不好的东家,这日子可不好过,虽然可以吃饭,但是万一被人打怎么办,可是当我们成为人家的工人之后,却发现根本就没事。爹,您知道吗?儿子去那里第一天就拉稀了,差点拉死。”

    “什么?你怎么了,是因为水土不服吗?还是因为他们给的饭太差了,让你受不了?”老蒋关心地问道,在农家人的眼里,如果孩子吃的拉稀的话,那么就说明这个饭菜得多差啊,毕竟他们就是从底层出来的,这样子做的话,你还算是人吗?

    “豆娃,你说,是不是这样子的,那些人都是吸血鬼,都是挨千刀的,让你受苦了,哎,家里没多余的粮食,让你受苦了。”娘亲也跟着宽慰,同时抹着眼泪,一副心酸的模样。

    小蒋本来只是为了烘托一下气氛的,然后说话才有意思嘛,结果看到爹娘的模样,自己的眼圈也红了,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却似乎更加坐实了他吃了不少苦,孩子现在胖了,可能是虚胖,这个在过去可是很平常的事。

    “哈哈……”小蒋忽然大笑起来,吓得老蒋和婆娘一跳,小蒋娘亲手里的布袋都掉在地上,还好口子已经扎好了,否则可就浪费了。

    “你小子,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老蒋担心地问道,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蒋狠狠地笑着,眼泪和鼻涕都出来了,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地缓过来,然后想用袖子擦,忽然想到工地上的规矩,还是找来了一片叶子擦了擦之后,才一脸正经地看着老蒋道,“爹,我说了,你看不要打我。”

    “你吃了这么多苦,我怎么会打你呢。”老蒋感慨了一句,自己觉得丢人没去,儿子去了,这得受到多大的委屈啊。

    “豆娃,你说,你爹要是敢打你,我绕不了他。”小蒋娘亲一脸严肃地看着老蒋说道。

    “那好,我说了。”

    小蒋清了清嗓子,然后继续说道,“当时去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大家的肚子都挺饿的,刚刚搬到他们提供的帐篷里休息,听说下午的时候稍微休息一下,明天开工,然后就来了晚饭了。儿子和黎叔就过去吃饭,本来以为只是一些青菜黄馍馍的,结果却是馒头大饼和整块的肥猪肉,也就是长安城里说的那种红烧肉,刚开始的时候,儿子以为一人就一块,意思意思就行了,可是没有想到,当晚人家说了,不限量,随便吃,于是儿子一激动,就吃了一大碗,结果,晚上的时候就开始拉稀了,当时吓坏了黎叔,赶紧去找人带我去看郎中,结果郎中看完了之后,对管事的说,这孩子没有多大的毛病,就是肉吃多了,肚子受不了,我一会开一副药,回去之后喝一天就行了,还有,肉是好东西,可是不能这么吃啊,这是吃了几斤肉啊。”

    小蒋的话刚落,老蒋和他娘亲都傻眼了,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实话啊,竟然是因为吃肉吃多了结果拉稀了,这种福气在百姓这里是不可能的啊。

    “豆娃,你说的是真的?吃肉吃的拉稀了?”小将的娘亲颤抖地问道,“是不是肉坏了?”

    “不可能的。”老蒋却反驳道,“儿子,是不是就你一个人拉稀了?”

    小蒋不好意思地低头道,“就儿子一个人吃的拉稀了,其他的人虽然有点不舒服,可是都是吃撑了,后来黎叔和我聊天的时候说,我吃的太快了,一个人吃了二斤肉,要是生的话,至少也得三斤开外,这样子没命的吃,就算是好人也抗不住。”

    老两口顿时无语了,一方面是放心了,孩子没有吃到不好的肉,另外一方面,也是有点羞愧,这孩子竟然想吃肉想疯了。

    “然后,我们第二天一大早就开工了,本来以为直接干活,可是松洲的人却要求洗脸洗手,然后开始吃饭,早上吃的是肉包子,就是那种巴掌大小的包子,里面都是肉,然后就是小米粥和咸菜。”小蒋伸出手掌比划了一下,那个包子可不小。

    “本来以为很辛苦的,可是松洲的人规定,每个人只要是干了自己干的活,干完了,你就可以休息了,所以,一点都不累。中午吃的是鹅肉,就是那种不知道怎么做的,反正就是金黄色的一块一块的,儿子因为之前拉稀了,就吃了半碗。”

    说到这里,竟然有点可惜,因为后来这个鹅肉就再也没有呢。

    “然后其他的就是米饭,就是刚刚娘亲手里拿的那种米做的,我吃了一大碗。”

    “到了晚上,吃的是面条,至于说什么事面条,儿子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听说是麦子放在石磨上弄出来的白面粉,然后活成的面条,上面还有巴掌大的一块肉,叫做什么大排面,儿子吃了两碗,那个真的舒服啊。”

    随着他将自己这段时间吃的东西都说出来之后,老蒋口水都出了,同时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没有说谎,因为很多美食,他都没听说过,他儿子肯定也没听说过,这样子的慌可不是那么容易说出来的。

    “既然这么好,孙健怎么回来了?”老蒋却忽然插话道,这么好的待遇,简直就是人家天堂啊,孙健那个人就是个喜欢占便宜的,怎么可能回来呢。

    “他就是个贱人。”小蒋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话,是愤怒的时候说的,让他娘亲忍不住劝慰道,“豆娃,可不能这么说。”

    “我就要这么说,爹,娘,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回来吗?”

    看着两人摇头,他就接着说道,“他是被开除的。”

    “为啥?”孙健身体素质极好,怎么可能会被开除呢,那些需要干活的人家可是最喜欢这样的人了。

    “这不,我们吃的很好嘛,就被别的工地上的人记恨了,于是,有一天晚上那个负责运饭的小军就被人给打伤了,饭也被抢了,于是昨天晚上大家都没有饭吃了,于是管事说,这个暂时没有办法,大家早点休息吧,明天可以放假一天,也就是今天,可是孙健不停地在那里说风凉话,还鼓动大家一起对抗松洲的管事,人家怒了,所以就将他给开除了。不过呢,虽然如此,人家还是将他的工钱给结清了,所以,现在工地上的人都恨他,如果你们不信的话,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黎叔家里,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小蒋的话让两位老人也算是明白了,这个孙健婆娘之前的话完全都是扯淡。

    “爹,娘,我继续说吧。”

    小蒋可能是第一次在父母面前如此的有面子,就激动不已。

    然后从包裹里取出一个荷叶,然后在两人的面前慢慢地打开,然后两人再次傻眼了,竟然是一只还有点热气的烧鸡,从味道上来说,绝对好吃。

    “爹,娘,这个也是松洲人发的福利,说是辛苦半个月了,回来不带点手信的话不好,现在还是热的呢。”

    他得意地炫耀说道,让两位老人都心中宽慰了不少。

    然后他又从包裹里取出一个竹筒放在桌子上道,“娘,这里是红烧肉,就是儿子第一次吃的拉稀的那个东西,你以后记得不要打开了放入水中煮,那样子的话味道会差了很多,你直接放在锅子里用热水煮就行了。”

    小蒋的娘亲看着这么大的一个竹节,简直就是要命了,这么大,得多少肉啊。

    不过呢,她没有等到自己的心被震惊的时候,小蒋将最后一个布袋取出来,放在桌子上道,“爹,这是儿子这半个月的工钱,应该比当初说的要多,松洲的人做事就是如此,希望大家可以得到更多好东西,所以,应该会多一点,一会让娘亲将米做了米饭,然后弄点酒,儿子一会需要去黎叔那里一趟,中午我们爷俩喝一杯如何?”

    “哼。”老蒋没有动,而小蒋赶紧跑到屋子里,拿了东西就出去了。

    院子里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小蒋的娘亲却没有那么多顾忌了,轻轻地用鼻子靠近那个烧鸡,闻到的鲜甜的味道,不由得迷醉的闭上眼睛道,“真香。”

    然后将那个竹筒提起来试了试道,“他爹,这个至少也得有二斤啊。”

    老蒋却将那个布袋打开,发现里面都是铜板,一个一个地他数起来了,本来按着儿子出去的最多四百五十文,可是现在却是五百文,多出来五十文,他还以为自己数错了,又数了好几遍,才确定,不由得坐在那里发呆,家里从来没有这么多的钱啊。

    “他爹,你看这个?”

    “哼,那个孙健还说大话,丢人现眼。”

    老蒋说到这里,从里面取出二十文钱递给自己的婆娘道,“孩子大了,能喝酒了,中午的时候就买点吧,我去去就来。”

    他抄起那个布袋就钻进屋子里,藏钱去了。

    “他爹,那个大米如何弄?”这么多大米,她是不太舍得。

    “儿子都回来了,吃,怕啥?”屋子传出老蒋不耐烦的声音,让她啐了一口道,“就会装。”

    然后美滋滋地开始将钱放入兜里,将大米提着,然后烧鸡和竹筒也提着,就去了屋子边上的小厨房,担心被其他的东西给叼走了,她还用石头压住了,然后高兴地出去买酒去了。

    不过一刻钟,孙黎和小蒋回来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村子,而且小蒋和孙黎的家人都出来买酒了,这个消息可以说是足够的劲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