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345章:真的是你
    郁晚晚这几天和放放越相处越喜欢,现在听到他委屈的声音就心疼不得了,连忙弯腰抱起放放,“怎么了,放放?”

    “奶奶,放放不乖,你把放放送回给爸爸妈妈吧!”放放扁起小嘴,圆溜溜的大眼睛里雾气说起就起。

    “不哭不哭,先告诉奶奶怎么了?”郁晚晚哪舍得把孙子送回去!

    放放一脸委屈,低下头,“我看小姑姑不开心,想逗小姑姑开心就在小姑姑手里放了条玩具蛇,放放不知道小姑姑怕蛇,小姑姑好生气!”

    “什么?玩具蛇?”站在沙发上的靳无忧一怔,低头看到被自己摔在地上的蛇一动不动,信子还吐在外面,只是眼睛不像刚才那样放光了。

    “我还以为多大的事!”郁晚晚不悦的看向站在沙发上的靳无忧,“你看看你像什么话,快下来!放放是想哄你开心,一个玩具蛇你怕什么!”

    “妈!”靳无忧不服气道,“他哪是逗我,根本就是有意吓我的!”

    刚刚他还嘲笑自己胆子小。

    “小姑姑……”放放吸着鼻子,扭头的时候豆大的眼泪从他的大眼睛里流出来,哭的一抽一抽的,“放放知道错了,放放不该吓唬小姑姑,放放一会就回爸爸妈妈家里,小姑姑你别生气了,呜呜……”

    郁晚晚一看到他哭,心都要碎了,“乖放放不哭,不哭,不就一条玩具蛇,你小姑姑没生气!”

    “妈!”靳无忧恼火,谁说自己没生气,气死了好吗?

    “小姑姑……”放放从郁晚晚的怀里下来,跑去抱住她的腿,扬起小脑袋,小脸上满是泪水,“放放错了,小姑姑你别生气,别讨厌放放好吗?”

    卷翘浓密的睫毛沾着泪珠,随着他眨眼睛的动作落下……

    “你——”靳无忧看到他哭得惨兮兮的样子,再多的怒火也发不出来了。

    “小姑姑……”颤抖的哭腔,听得人心都要碎。

    靳无忧看得心里也不是滋味,蹲下身子帮他擦眼泪,“好了,好了,你别哭了,我不生气了。”

    放放还一抽一抽的,“真的吗?”

    “真的!”靳无忧擦掉他脸上的泪珠,叮嘱道“下次别拿蛇吓唬我了,知道吗?”

    放放乖乖的点头,“放放不会……再犯错了,让小姑姑生气了。”

    因为刚哭过,大眼睛湿漉漉的,看着有几分呆萌。

    靳无忧忍不住笑了,“你不皮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放放揉了下鼻子,转身去踩地上的玩具蛇,“让你吓小姑姑,让你吓小姑姑,坏蛇……”

    这次拿蛇下次就拿蜈蚣,让你欺负叶微蓝!!

    靳无忧看到他孩子气的举动,笑容越深,看样子之前是自己想多了,他不知道自己最怕蛇,真的只是想逗自己!

    郁晚晚看到放放的举动很是欣慰。

    “奶奶,放放晚上可以去找爸爸妈妈吗?”放放扭过头问。

    郁晚晚诧异“为什么?放知错就改是好孩子,你小姑姑已经不生气了!”

    放放低头,神色落寞道“放放想听妈妈讲故事睡觉。”

    郁晚晚一怔,倒是忘记了放放这个年纪最需要母亲了。

    倒是这个叶微蓝,别说来看放放,平日连个电话也不打,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当母亲的。

    靳无忧犹豫了下,道“妈,你要是不想去,我带放放过去,过一夜明天我再把放放带回来!”

    郁晚晚犹豫,哪怕是一晚上她都舍不得离开放放,不过考虑到孩子想妈妈的心情,最终还是点头了。

    ……

    墨园。

    叶微蓝将手表取下放在床头柜上,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

    靳仰止坐在一边看着,薄唇噙笑,“这算是你的秘密武器?”

    叶微蓝将电脑放在床上,自己跪在地毯上,一边开电脑输入密码,一边回答“这个笔记本是我自己组装的,内部零件外面是买不到的,而且反追踪,防入侵,每次开机密码都是随机组成,除了我没有人能解开,可以说是我的保险箱。”

    对于富豪而言,银行保险柜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而对于一个黑客而言,二进制的世界才是他们的保险柜。

    没有什么是一根网线解决不了的。

    叶微蓝打电脑后,迅速开了一个软件,是连接她手表里暗藏的监视器。

    她在进入休息室后加装是在看手表,实际是打开监视器,将监控画面实时传入电脑的软件里。

    哪怕是当时被人发现,毁掉手表也不会影响到已经传回来的画面。

    打开视频的时候靳仰止突然将她抱起来。

    叶微蓝抱着电脑,靳仰止抱着她坐到床上,“跪久了腿麻,坐着看。”

    “宝贝儿,你真贴心!”叶微蓝仰起头就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靳仰止控制住想要亲吻她的念头,硬生生的把视线转移到视频上。

    视频里叶微蓝本来是想试探楚兰音,反而被催眠,坐到在了沙发上。

    楚兰音拿着怀表犹豫了许久,才蹲下开始慢慢的深入的催眠。

    只是——

    不管楚兰音怎么催眠引导,叶微蓝都不肯回答,只是皱着眉头,一点反应都没有。

    视频里楚兰音先是惊讶,震惊,不相信,再接二连三的引导下,见叶微蓝还是不开口,她蓦然笑了,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原来,真的是你……”

    她沉默了片刻,又对叶微蓝进行催眠,让她忘记她们之间的对话。

    将叶微蓝扶到原来的位置,她拿着酒杯离开,就好像她从没进来过这个休息室一样。

    “原来,真的是你……”叶微蓝皱了皱眉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们之前认识?

    叶微蓝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楚兰音。

    靳仰止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虽然没说话,低眸看着她的眼神却复杂而隐晦了起来……

    叶微蓝扭头看他,“你知道这个楚兰音的底细吗?”

    靳仰止摇头,“只知道她是孤儿,被r钟助养,又收为学生,是他的接班人。”

    叶微蓝若有所思的看着视频上楚兰音定格住的脸,没有觉得熟悉,更没觉得她们之前见过。

    “蓝蓝”靳仰止喑哑出声。

    “嗯?”

    “你真的不记得她进来时,你们说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