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347章:爱和陪伴
    靳仰止被这欢快又魔性的音乐吵的头疼,关掉了音乐把东西扔一边,轻叹道“叶放,你很聪明是一件好事,但是我宁愿你不要这么聪明。”

    放放扭过头,萌萌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他。

    别人家都希望自己的宝宝聪明,自己这么聪明不好吗?

    靳仰止大掌落在他的头顶上轻轻地抚摸,“有一句话叫慧极必伤,也许你现在听不懂是什么意思,等你再大一点就会明白。”

    放放眨眼,的确是不懂!

    靳仰止薄唇轻启,“你只要记住你现在表现的越聪明越优秀就会越引人注意,甚至会给你带来危险。”

    “为什么?”放放不明白聪明和危险有什么关系。

    “去过幼儿园吗?”靳仰止问。

    放放点头。

    “幼儿园里学习最好表现最乖的孩子是不是老师最喜欢的?”

    放放又点头。

    靳仰止“那同学们喜欢吗?”

    放放摇头了,“他和老师打报告,老师总是表扬他,骂说话的同学,所以大家都不喜欢他。”

    “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太引人瞩目就是一种危险,会让人把你当做潜在的威胁,只有你收敛锋芒,表现平庸别人才不会留意你,防备你,懂了吗?”靳仰止语重心长道。

    若是生在普通人家,这些话应该是在放放十八岁以后才告诉他,但他是靳家的长孙,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他,太早锋芒毕露对他而言,是一种致命的危险。

    放放似懂非懂的点头。

    “以后也不要玩这么幼稚的把戏了。”靳仰止余光看到玩具熊眼底拂过无奈,到底还是个孩子。

    放放撅嘴没说话,小眼神却满满的不高兴。

    “你妈妈很小就失去了父母,生下你的时候她自己都是一个孩子,不会照顾你也不知道该如何和你相处,你要体谅她第一次当妈妈,多包容她。”想到蓝蓝生下放放的时候也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小女孩,又是未婚先孕,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心疼不已。

    “她……小时候没有爸爸妈妈?”放放好奇的问道。

    叶微蓝从来不在他面前提起自己的爸爸妈妈。

    靳仰止点头,“你外公外婆在她很小的时候去世了,这些年她都是一个人。”

    “那你呢?”放放眨巴着大眼睛,有点生气,“我出生以后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住?也不来看我们!”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的存在,更没想过自己会当爸爸。”低哑的嗓音里带着几分歉意,“如果我那个时候知道,大概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当爸爸。”

    即便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算是一个好爸爸。

    放放歪着脑袋想了想,浓眉皱起,“你们大人的世界好复杂啊!我搞不懂,那你以后会一直陪着我和叶微蓝吗?”

    “当然。”靳仰止露出淡淡的笑容,点头。

    “这就行了。”放放漂亮的小脸上扬起笑容,“我还想住在这里。”

    虽然爷爷奶奶也挺好,但每天都要捏自己的脸有点烦。

    “可以。”靳仰止本就没打算让他长期和郁晚晚他们住。

    放放彻底满意了,“行吧!那我以后就不捉弄你们了。”

    靳仰止薄唇扬起一抹笑容,按着他的肩膀躺下,“睡觉吧。”

    拉开被子给他盖好。

    放放躺下,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盯着他看。

    “睡吧,我陪你。”靳仰止轻声道。

    “谁要你陪了。”放放噘了噘嘴,小脑袋缓慢,缓慢的缩进被子里。

    嘴上说着不要他陪,放在被子里的小手却故意伸出来了。

    靳仰止盯着他的小手,眼底涌上笑意,温热的大掌握住小手包裹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再聪明终归还是个孩子,需要的很简单——爱和陪伴。

    ……

    翌日,墨园来了以为不速之客。

    男人穿着黑色衣服,面容消廋,眸光犀利,身上散发着一股阴郁的气息。

    放放看到他惊讶的叫了一声,“单叔叔。”

    单腾看到他冰冷的脸上像是有一丝的融化,沉声道“小少爷。”

    眸光看向正在喝粥的叶微蓝,毕恭毕敬的又叫了一声,“小姐。”

    叶微蓝恍若未闻。

    气氛安静又凝重,靳无忧的眸光在男人和叶微蓝之间徘徊。

    这男人是谁?

    为什么叫叶微蓝叫小姐?

    “无忧,你先带放放回房间。”靳仰止开口。

    靳无忧刚想说话,迎上他的黑眸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吞回去,抱起放放,“走吧。”

    等他们上楼了,单腾再次开口,“小姐,二爷请小姐回去。”

    此刻一出靳仰止的眉心皱起,渐渐凝起了寒意。

    叶微蓝面色不改,放下调羹,拿纸巾擦拭嘴角漫不经心的语调道“单哥开玩笑呢?二爷正生我的气,回去干嘛?挨打吗?”

    单腾眉头紧蹙,语气沉了,“小姐,你何必明知故问!你把路白霜和陆沉舟的视频给了二爷就是逼着他们和二爷反目。”

    叶微蓝笑了,烟眸掠起时平静又犀利,“你为什么不说是二爷逼着他们反目?只要二爷把路白霜赏给陆沉舟不就好了,一个女人二爷当真是放在眼里了?”

    “区区一个路白霜二爷的确没放在眼里,可他们这样做是折了二爷的颜面!”单腾声音沉冷,显然是不齿陆沉舟和路白霜的行径,“小姐,你知道的,二爷最在意颜面了。”

    “?”

    “二爷请小姐回去,就算不为二爷,难道小姐就不想出了当年的恶气?”单腾问道。

    “如果你指得是陆沉舟劈腿的事,我早就不生气了,一个渣男还不知我为他费那么多心神!”叶微蓝语气不屑,顿了下又道“再说我现在有一个比他好一千倍一万倍的男人,我是吃饱撑着还管他是孬是好?”

    单腾眸光看向一直沉默的靳仰止身上,鹰眸紧了下。

    这就是靳澜的儿子?

    “你回去吧!二叔想怎么对陆沉舟都成,我没什么意见。”叶微蓝起身,拉着靳仰止的手要走。

    单腾见她态度坚定,立刻急了,上前两步,咚的一声单膝跪地——

    “小姐,二爷需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