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363章:我最乖了
    这座山还没有被开发,完全原生态,灌木层生绿荫遮挡,在没有阳光的天气里显得更加阴森阴凉。

    沈家几代人都葬在这里,冰冷的墓碑经历漫长的风吹雨打出现裂痕,油漆斑驳,墓碑上的照片更是淡得只见轮廓,不见五官。

    叶弯弯和沈致远的墓碑倒还好,因为年代不远,叶微蓝每年都会叫人来精心维护,所以看着像是新立的墓碑。

    靳仰止将怀里的向日葵放在了墓碑前,然后高大挺拔的身影毫不犹豫的跪在了叶弯弯的墓碑前。

    叶微蓝一怔,想要拉他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靳仰止扣住她的手腕,抬头目光沉静,“虽然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过跪拜父母是古时旧礼,我第一次见岳母,理应跪拜。”

    叶微蓝心尖一颤。

    他是多么清傲的男人啊!

    如果不是为自己,又怎么会跪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

    抓着他手臂的手松开了,陪着他一起跪下,“好吧,我也很久没给我妈磕头,我们一起。”

    靳仰止点头。

    叶微蓝看着黑白照片里眉眸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女子,抿成轻笑,“妈妈,这是我老婆……”

    旁边寒光射过来,她连忙改口,“我老公靳仰止,他对我可好了,你就放心吧!我会很幸福的!”

    靳仰止敛眸,看向墓碑上年轻的女子,低沉开腔,“妈,我是靳仰止,今日和蓝蓝来拜祭您和爸,未备薄酒,未有香烛纸钱祭拜,不周之处仰止给您磕头赔罪,请您原谅。”

    话毕,对着墓碑恭恭敬敬嗑了三个响头,每一次额头都紧贴地面。

    叶微蓝看着他虔诚恭谨的模样,比自己这个当女儿的还要认真,清澈的眼眸看向墓碑……

    妈妈,你看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换做是你,你也无法拒绝吧。

    所以你一定会原谅我,明白哪怕他想要全世界我都会给他的这份心情吧。

    靳仰止直起腰,侧头看她好像在发呆,揉了揉她的头,“在想什么?”

    叶微蓝回过神,扶着他站起来,绯唇挽笑,“我在想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我妈现在一定喜欢你比喜欢我多。”

    撇了撇小嘴,还吃起醋来了。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靳仰止真想亲她一口,这吃醋娇憨的模样太可爱了。

    “妈喜欢我,不好吗?”

    “好!”叶微蓝点头,煞有其事道“这样以后她晚上托梦都是去找你,不会来找我啦。”

    “又胡说八道。”修长的指尖在她的额头轻弹了一下,眸光落在沈致远的墓碑上。

    沈致远死的时候还很年轻,五官清秀,目光温柔,看起来如玉如琢。

    “你爸的眼睛跟你二叔的很像。”

    不一样的是沈致远的眼神很温柔,而沈以宁的眼神阴鸷寒冷,像是一条蛰伏已久的毒蛇。

    他想起那天在别墅与沈以宁对视的那一眼,那双眼睛

    “我爸和二叔是孪生兄弟,当然长的像了。他们不止是长的像,喜欢吃的东西,爱好什么的都很像!”叶微蓝回答,顿了下,又道“不过当年那场大火,烧伤了二叔的脸,所以他现在常年戴着口罩,不以真面目示人。”

    靳仰止垂下长睫,陷入沉思。

    “好啦!我们下山吧!”叶微蓝摇着他的手臂道。

    靳仰止回过神,点头,“好。”

    拉着她的手迈了一步发现她没动,回头不解。

    叶微蓝清澈的眼眸里似有流光划过,绯唇轻抿,“我走不动了,你背我呗。”

    以她的体质别说是上半山腰就是上山顶也没问题,显然又是在撒娇。

    明知道她是在撒娇,靳仰止还是松开手,背对着她蹲下身子,“上来吧。”

    叶微蓝就是想皮一下,没想到他这么爽快,二话不说直接扑上他的背。

    靳仰止猝不及防的被她冲撞一下,差点跪到地上。

    起身托着她翘臀的手忍不住拍了下,“你还嫌弃放放顽劣,我看我们家属你最顽劣。”

    叶微蓝纤细的手臂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傲娇道“才不是呢!我们家我最乖了!”

    “蓝蓝,你是不是对乖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她和乖这个词是南辕北辙。

    “我不管!我就是最乖的!”叶微蓝低头就在他的肩膀上咬一口,“快说我是最乖的,不然我咬死你!”

    靳仰止被她逗笑了,“好,蓝蓝最乖……别闹了,小心摔着。”

    “哼!”叶微蓝轻哼一声,趴在他的背上,看着头顶上被树枝遮挡的树叶,缝隙中隐约见光。

    就好像他们一路走来经历过的阴谋算计,看见的那些黑暗,偶尔间有一丝缝隙裂开,渗进一丝光芒,而这一丝光芒便是他们对彼此坚定不移的感情与信任。

    走到大半,叶微蓝察觉到他的气息不稳,额头也有汗水滴落,刚好滴在她的手面上。

    “宝贝儿,放我下来吧!”闹他的是自己,现在心疼的也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图啥。

    靳仰止托着她的臀不放,微喘的声音道“没事,很快就到下山了。”

    “可是你累坏了我会心疼哒。”叶微蓝伸手抹了抹他额角渗出的汗水,指尖瞬间湿漉漉的。

    “蓝蓝,我想背你走的不止是这一段路,而是一辈子。”所以他不会半途而废。

    叶微蓝心头一暖,瞬间就泛滥成灾,被撩得小心脏怦怦乱跳。

    “宝贝儿,你别撩我,我把持不住来个野战咋办。”

    靳仰止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自己克服。”

    叶微蓝搂着他脖子的手臂收的更紧了,“嗷嗷嗷,宝贝儿你是真不怕把我惯坏了。”

    靳仰止菲唇漾开春风般的笑意,沉默不语。

    他既然敢这么惯着她,自然也有的是办法吃定她!

    他是商人,计较利弊的同时也是一个如狼般的男人,而狼,是从不会放走自己的猎物。

    山下。

    靳仰止放下叶微蓝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叶微蓝踮起脚尖给他擦汗,殷勤讨好,“宝贝儿,你真是太棒了,今天也是爱你的一天。”

    靳仰止低头,配合着她擦汗。

    不远处有车子开过来,平头哥远远看到这一幕,直接用手捂住眼睛——

    “我擦!为什么我要主动请缨来吃这份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