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364章:不记得你
    靳仰止余光扫到停下的车子,站直了腰板,温柔的眸光瞬间变得沉静温凉。

    下车的平头哥忍不住腹诽刚刚还笑的一脸温柔,一看到自己就板起脸,差别待遇要不要这么大!?

    “什么事?”靳仰止见他不说话,主动开口。

    “咳咳。”平头哥摒弃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怨念,轻咳了声后道“那个,战队有事找你商量,现在就得回去。”

    怕他不着急,又补充道“好像是上面又有新的指示了。”

    靳仰止低眸看叶微蓝,不等他说话,叶微蓝率先开口,“你们先回去,我还有事。”

    靳仰止牵起她的小手,长着薄茧的指尖捏了捏她的小手,“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遵命,老婆大人!”

    靳仰止皱眉,瞪了她一眼。

    眼神柔情似水,完全没威慑力。

    平头哥已经不忍直视撇过头去,恨不得踢翻狗盆,打爆他们的狗头!

    当然,他不敢,只能想想,毕竟打不过。

    ……

    叶微蓝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去了沈家和叶家的旧居。

    沈家和叶家比邻而居,两家交好,所以两家的孩子是从小认识,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

    这块老小区早先就被规划拆迁重建,大部分居民都搬走了,只剩下几家钉子户不愿意搬走,以至于项目一直被拖延,无法正式开始。

    叶微蓝看着一楼长满青苔的房子,油漆斑驳,到处都挂着破败的蜘蛛网,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

    她虽然不是在这里出生的,但叶弯弯毕竟在这里长大,当年叶家沈家搬走时房子一直没卖,空在这里。

    即便是现在房间里还有不少叶弯弯的东西。

    门锁是坏的,她上前直接推开了门,进屋极其翻飞的灰尘。

    她挥了挥手,避免吸入那些灰尘,眸光落在客厅角落摆放的旧钢琴,沙发和餐桌上都被白布盖着,积年累月上面的灰尘厚的如墙厚。

    叶微蓝走到钢琴前,伸手打开琴盖的时候注意到琴盖上有两个指印,黛眉倏然皱起。

    有人来过这里!

    肯定不是靳仰止,他来这里不会背着自己,而且这两天他在别墅根本就没出来过。

    她像是没发现指印一样,指尖压在琴键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合上琴盖,转身走上二楼。

    楼梯的扶手上全是灰尘,下面的栏杆挂着蜘蛛网,油漆上还有些划痕,想来是叶弯弯小时候顽皮弄出来的。

    叶微蓝上楼,走向左手边的第一个房间。

    这是叶弯弯的房间!

    房间门是虚掩的,她没有去握住门把,而是用一根手指抵在门上轻轻的一推……

    “吱!”的一声,门打开的瞬间,里面一道黑影倏然闪了出来。

    叶微蓝早有准备,侧身避开他的攻击,修长的腿朝着他的下盘攻过去。

    他避开,左手挥向叶微蓝……

    她没有避开,而是用拳头去接!

    两个人的拳头撞在一起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瞬间关节处皮肤猩红起来。

    叶微蓝看清楚他的脸,眉心拢起,“怎么又是你?!顾铂悦!!”

    顾铂悦收回拳头,甩了甩手,薄唇勾了一下,“你的身手超乎我的想象,差点连左手都废了!”

    “少废话!”叶微蓝板脸,沉声到“我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可别告诉我你是来这散步的。”

    “我……我觉得这里不错,想来这里买房子。”顾铂悦眸光环顾破败不堪的房子,假装很喜欢的样子。

    “这里已经被开发商买下准备拆迁重建了。”叶微蓝无情的拆穿他的谎言。

    “是吗?”顾铂悦尴尬的摸了摸鼻尖。

    叶微蓝双手随意的搭在身前,下颚微扬,“顾铂悦,你今天要是不老实交代,我就立刻打电话给陈六把你的身份抖的干干净净。”

    顾铂悦眉头微皱,看向她的眼神无奈又黯淡,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样子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

    “沈、微、蓝。”

    叶微蓝烟眸倏然扩张,诧异道“你叫我什么?”

    她小时候姓沈,叫沈微蓝,后来沈家遭遇灭门,她侥幸不死后改名叫叶微蓝。

    这是连靳仰止都不知道的,他怎么会知道?!

    顾铂悦轻笑,“沈微蓝,沈致远和叶弯弯的女儿。”

    “顾……铂……悦!”叶微蓝皱紧眉头,看着他英俊深邃的五官,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你认识我的父母?还是你调查过我?”

    “何止是认识,你母亲抱过我亲过我,也带我去放过风筝。”顾铂悦一边说一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粉色的小铃铛,“小蓝蓝,你真不认识你的铂悦哥哥了?”

    “铂悦……哥哥?”叶微蓝粉唇蠕动,发出细微的声音,眸光落在他手里的铃铛上。

    粉色的铃铛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有些掉色了,可上面刻的字清晰可辨——悦蓝。

    另外一面刻着顾沈。

    顾铂悦和沈微蓝。

    “怎么可能?”叶微蓝摇头,看着他脸一点熟悉感都没有,“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顾铂悦眉心紧锁,眸黯,声音低沉“我爸是顾怀远,沈家的园丁。我从小跟着他住在沈家,我们一起长大,你小时候最喜欢跟在我身后一口一个铂悦哥哥,为的就是哄我陪你一起去厨房偷吃酒心巧克力。”

    酒心巧克力!

    叶微蓝记得自己小时候最爱吃酒心巧克力,可是妈妈说小孩子不能吃太多,所以总是不准自己多吃。

    顾怀远,一个很和蔼可亲的叔叔,自己每次去花园玩的时候,他总会摘最漂亮的花给自己,还老是夸自己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小公主。

    可是——

    没有顾铂悦。

    她的记忆里完完全全没有顾铂悦这个人。

    不管她怎么绞尽脑汁去想去回忆,她儿时的记忆里都没有一个叫顾铂悦的男孩。

    顾铂悦见她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看自己的眼神也陌生疏远,沉声道“难道你失忆了,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了?”

    叶微蓝摇头,“不,我记得……我记得酒心巧克力,记得顾叔叔,可就是……不记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