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365章:你别装了
    顾铂悦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上前左手扣住她的手腕,“你真的不记得小时候我带你去放风筝?不记得我半夜帮你偷酒心巧克力被我爸打,不记得你说过长大以后会……”

    声音戛然而止,厉眸里涌上不相信,不甘心。

    如果她全都不记得倒也罢了,可她明明记得那么多,甚至记得顾怀远,偏偏就是不记得自己!!

    叶微蓝手臂比他掐痛了,掰开他的手指,没好气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顾叔叔要是有儿子住在我家,我怎么可能不记得?”

    “你不相信我?”顾铂悦薄唇勾起冷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正方形的钱包,指尖摊开递给她看。

    钱包的夹层里放着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一个五官平凡皮肤嘿呦的男人,他身边站着一个小男孩,五官轮廓与顾铂悦极其相似。

    “顾叔叔……”叶微蓝接过钱包看着照片,又抬头看面前的男人,“你真的是顾叔叔的儿子?”

    顾铂悦看着她的眼睛,舔了下唇瓣声线紧绷,“当年沈家大火时我刚好去参加学校组织的夏令营,照片是我出发前一晚,我爸放在我书包里的,没想到这会是他留给我唯一一样东西了。”

    想起那年的事,顾铂悦的心头就如同被大石哑着喘不过气。

    “等我回来的时候,沈家已经成为一片废墟,所有人都死了,我以为你也死了……”

    “可是……”叶微蓝清澈的眼眸里浮起了迷惘和不解,“为什么我不记得你?我对你没有一点印象……”

    顾铂悦皱紧没说话,黯淡的眸子看向掌心的铃铛……

    “你小时候就淘气,每次叶姨骂你,你就会躲起来不让任何人找到。后来我特意去买了这个铃铛刻了我们的名字,让你戴在身上,这样下次你再挨骂躲起来的时候,你要是想被我找到就会摇响铃铛,只让我一个人找到你。”

    指尖轻轻摇晃,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叶微蓝接过他手里的铃铛,摇晃,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徘徊不绝。

    脑海里有什么在闪过,很混乱也很模糊,根本就看不清楚,想要更努力的去看清楚,忽然头就像炸开般的疼起来。

    “啊!”叶微蓝疼的呻吟一声,缓慢的蹲下身子。

    “怎么了?”顾铂悦连忙蹲下身子,见她神色不对,立刻道“算了,不记得就算了……就当我没说过,你别想了。”

    不记得三个字虽然刺痛他的心,可看她难受的样子,他也于心不忍。

    叶微蓝捂着自己的头,迷茫的眼神看着他的脸,还是没有一点的熟悉感。

    “这里空气不流通,我扶你出去透透气。”

    顾铂悦用没受伤的左手握住她的手臂拉她起来……

    纤细的手臂在他的掌心里足以被握住,她比自己想象中要纤细。

    屋外有一个破旧的木椅,看起来还算干净。

    顾铂悦扶着她走过去坐下,“感觉好一点没有?”

    叶微蓝没说话,闭上眼睛深呼吸几口气,尽量的放空自己的大脑,让自己平静下来。

    那种桎梏的疼痛好像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顾铂悦坐在旁边没说话,眼睛一直盯着她,见她的脸色在慢慢好转,紧皱的眉头也渐渐的松开了。

    叶微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摊开掌心看着粉色的铃铛,声音轻若柳絮,“所以你当警察是为了查当年的案子,对吗?”

    她侧头看向他。

    顾铂悦眸光沉静,“我后来被亲戚收养,报考了警校,从警校毕业进入局里实习破了几个案子,转正升职,终于有机会去接触当年沈家灭门的档案。”

    “你查到什么?”她问。

    “当年最大的嫌疑犯是靳澜,我仔细研究过档案,这些年我也暗中调查过他,他是凶手的可能性不大!”低沉的嗓音里夹杂着失落。

    不是因为靳澜不是凶手,而是这些年这件案子始终是一个破不了案的悬案。

    “他的确不是凶手。”

    顾铂悦剑眉一挑,“你这么肯定?该不会是因为靳仰止吧?”

    叶微蓝瞥了他一眼,“我像是那种人吗?”

    “小时候不是,现在就很难说了。”

    “滚。”叶微蓝啐了一口,“靳澜喜欢我妈喜欢的要死要活,要说他杀我爸还有可能,杀我妈……”

    她摇了摇头,靳澜并非是那种丧心病狂的人。

    顾铂悦轻叹一声,“你说,我们有生之年能不能帮死去的人讨回一个公道?”

    “我不知道。”叶微蓝摇头,手一抬,铃铛丢到他的身上,“你怎么认出我的?”

    顾铂悦拿起铃铛放在掌心抛到半空再接住,淡淡道“在京城的时候就怀疑了,只不过名字相似的人太多,我也不敢确定你就小蓝蓝,直到来到海城。”

    他接住抛起来的铃铛,定睛的看着她,“我在知道你和靳仰止要来海城的时候稍微查了一下你的住址,发现这里是在你的名下。”

    这本是叶家故居,这么巧她又姓叶……再猜不出来他这个警察就白当了。

    “难怪你上次在酒店后巷看到我表情那么怪,我还以为你突然看上我了。”叶微蓝松了一口气,又道“还有,不准叫我小蓝蓝,恶心死了。”

    顾铂悦眸底有什么一闪即逝,揶揄道,“恶心吗?你小时候可最喜欢叫我铂悦哥哥了……”

    “呕!”叶微蓝做出一个呕吐的表情,揉了揉太阳穴,“一听到这四个字我脑壳疼……”

    顾铂悦笑着摇头,“好了,我不提了,你别装了。”

    叶微蓝放下手,睥睨他手里的铃铛,“你说铃铛是你送给我的,那怎么会在你那里?”

    顾铂悦垂眸,看着手里的铃铛,声线紧绷,“我去夏令营要一周,你怕我出去太久在外面走丢了就把铃铛送给我。说要是我走丢了,就摇摇铃铛,同学就能找到我。要是那次我不去就好了……”

    “别说傻话了。”叶微蓝清脆的嗓音笃定的响起,“你要是不去,沈家就多了一条亡魂。现在这样挺好的,顾叔叔看到你当了警察,一定开心死了,光耀门楣啊……”

    “要是我不去,就不会把你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