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388章:叶放松口
    放放太矮,扑不到他怀里,索性抱住他的大腿张嘴就咬!

    “啊!”

    男人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抬手就想给放放一巴掌。

    “住手!”路白霜及时出手制止。

    他手里拿着枪,打到孩子的头上那还得了。

    “霜姐!”男人痛的五官扭曲了。

    “他要是有什么闪失,就别指望能救出陆沉舟了。”路白霜警告道,低头看着放放的头顶,语气不好道“叶放,松口!”

    放放像是没听到。

    “你再不松口,不等你父母来救,你已经死了。”

    放放犹豫了下,嘴巴微微松开的时候,路白霜已经拎着他的衣领把他拎起来了。

    小胳膊小短腿还在半空乱挥,气势汹汹道“不准骂我妈妈!不然我咬死你!”

    “你个小杂碎,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

    “都给我闭嘴!”路白霜一声呵斥,伸手将放放丢到后面一排的座位上,“你给我老实点,否则我亲自收拾你。”

    放放被丢在座位上,撞了下座椅,好在是真皮的,不是很疼。

    “你们都是坏人,我不跟你们说话了。”放放冷哼一声,转身背对着他们,跪在座椅上,撅起个小屁股趴着。

    路白霜回头看了一下他的姿势,活脱脱的一只小青蛙,没搭理他。

    男人揉了揉被咬的地方,“艹!还好穿裤子了,否则非要被小杂碎咬出血。”

    “好了。”路白霜瞪他一眼,“好好的你招惹一个孩子做什么?一会要去交易了,不要出什么岔子。”

    男人点头,“霜姐你放心,我一切都安排好了。”

    路白霜点头没说话。

    车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放放撅着小屁股,偷偷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座位太高看不见,不过从旁边可以看到他们都在擦枪,没人注意自己。

    他低头悄悄的捏住自己的扣子,看到红点闪烁了几下,又捏下关掉。

    继续撅着屁股,暗暗的哀叹叶微蓝,你再不来救我,你就要没儿子了!!

    ……

    路白霜打电话给靳仰止的时候,没有说出具体的交换人质的地点,只是给他们一个靠近大桥的地方。

    等抵达大桥的时候,她才给靳仰止打电话,靳仰止和叶微蓝来的很快。

    按照路白霜的要求,只准叶微蓝和靳仰止两个人带着陆沉舟来。

    路白霜单手抱着叶放下车,看到从车上下来的陆沉舟时,眼睛倏然亮起,“沉舟……”

    陆沉舟身上还穿着被抓那天的衣服,下巴冒起的胡渣密密麻麻,神色憔悴,邋遢的样子更显得他阴气沉沉。

    叶微蓝下车手里捏着车钥匙,看到放放没事,这才看向路白霜,“人我带来了,把我家小混蛋放了吧。”

    路白霜没说话,看着陆沉舟问“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陆沉舟抿了抿裂开的唇瓣,沙哑的声音道“没有。”

    路白霜颔首,放下叶放,手里的枪指着他的小脑袋,冷声道“解开他的手铐,然而让他走过来,我会让叶放走过去。”

    叶微蓝没说话,看向站在陆沉舟身边的靳仰止。

    靳仰止漆黑的眼眸平静无波,没有丝毫犹豫的解开陆沉舟的手铐。

    陆沉舟揉了揉被铐了几天的手腕,走了两步。

    走到叶微蓝的身边时停下,阴鸷的眸光如深渊,不断有冷风吹上来,让人不寒而栗。

    “滚啊!”叶微蓝开口,凉薄道“难道还让我送你啊?”

    陆沉舟敛眸,提步走向路白霜。

    路白霜轻轻地推了一下放放的肩膀,“去找你妈妈吧。”

    放放回头看了她一眼,圆溜溜的大眼睛天真又迷惘,好像还有一丝舍不得,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提步走向叶微蓝……

    两车停放的距离有50米,陆沉舟的步子大走的快,而放放迈着小短腿,尽管走的再快,还是让陆沉舟先走过来了。

    两个人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

    陆沉舟忽然弯腰一把捞起放放!

    叶微蓝和靳仰止皆是一怔,本能反应就冲上去。

    路白霜也呆住了。

    这和他们约定好的不一样!

    他不是说,只是拿叶放来保他们的平安吗?

    “别过来!!”陆沉舟一只手抱着放放,一只手掐住放放的脖子,神情狠戾,“再过来我就拧断他的脖子!”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

    叶微蓝气炸了,“陆沉舟,!你到底想做什么?”

    陆沉舟掐着放放的脖子,阴冷的笑起,“你说呢?”

    “陆沉舟,你要是敢伤放放一根头发,我一定会把你剁成肉泥丢去喂鱼。”娇俏的小脸上覆满白霜,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来的。

    “呵。”陆沉舟不屑的冷笑一声,“微蓝,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会在乎这些吗?”

    叶微蓝没开口,沉默的靳仰止忽然开口,声音平静的没有一丝情绪起伏,“陆沉舟,你现在放了放放,你还有后路可退。”

    这是他给陆沉舟最后的忠告。

    “靳仰止,你想救自己的儿子吗?”陆沉舟阴鸷的眼神看向他,“那你就朝自己心口开一枪。”

    言下之意,是让靳仰止一命换一命。

    “你他妈的脑子有病是不是!!”叶微蓝怒不可遏的骂道。

    “病?”陆沉舟阴郁的眼神里迅速闪过什么,薄唇勾起自嘲的弧度,“是啊,我有病……事到如今我还是放心不下你!叶微蓝,你就是我的病。”

    早已药石无灵。

    “滚!你妈的少恶心我!”

    恶心已经写满她的小脸,黑白分明的瞳孔看着他的时候,除了恶心就是厌恶。

    深恶痛绝的厌恶!

    这种眼神就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扎陆沉舟的心里,早已腐烂,千疮百孔的心还是硬生生的被撕出剧烈的疼痛感。

    这双眼睛曾经也含着笑意和欢喜望着自己,好像会说话。

    ——陆沉舟,你干嘛都不笑,整天板着脸无趣死了。

    ——陆沉舟,你说你整天板着棺材脸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你很帅呢。

    ——陆沉舟,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但是我喜欢你,所以我单方面宣布你已经是我的男朋友了。

    ——陆沉舟,我是你女朋友又为你当过刀,也算是你两肋插刀的兄弟,你这辈子摆脱不了我了。

    开始有多美好,后来就有多痛苦。

    说开始的是她,喊结束的却是自己,没有知道自己的心有多疼,不亚于抽筋剥皮。

    陆沉舟阴鸷的眸光悲凉的望着她,“叶微蓝,你和谁在一起都无所谓,但是他……”

    眸光射向靳仰止,声音切齿,“就是不行!你不应该和他在一起,更不应该和他生下这个孽种!!!”

    话音落地,他三步并两步走到护栏旁边,将手里抱着的放放提起领子放到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