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395章:吃屎都行
    叶微蓝心里美滋滋的想着,低着头靠在他的怀里,美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

    五分钟后,书房。

    叶微蓝坐在书桌前,看着靳仰止铺纸研墨,黛眉拧起的要打架。

    靳仰止润好毛笔递给她。

    叶微蓝小脸垮的快掉地上了,指了指面前的宣纸,“你说的有意义的事就是这个?”

    “嗯。”他点头,将毛笔塞进她的手里,“你没什么基础,可以从临摹开始学起。”

    叶微蓝将毛笔往书桌上一丢,噘嘴道“我不学!这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人学写毛笔字,神经病啊!反正我不学!”

    说一句,负气的戳一下桌子上的笔,把毛笔越戳越越远。

    靳仰止将毛笔拿回来塞进她手里,“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学写写字,修身养性没什么坏处。”

    “我为什么要修身养性?”叶微蓝烟眸睁圆了瞪他,“你是不是嫌弃我没文化给你丢人了?”

    微恼的语气里还带着几分委屈。

    “就你在结婚材料上的签字,我的脸已经被丢尽了。”靳仰止淡淡道。

    要是让战南望看到那字,怕是要笑她的字像小鸡爪。

    “呃……”字丑这个她真的没办法否认,咬了咬唇,心虚的笑笑,“我天生心不灵手不巧,不会写字,可是我打架厉害啊!”

    小手攥成拳头无比骄傲的炫耀。

    靳仰止掰开她的拳头,将毛笔再次塞进她掌心里,“我也不要你把字写的多好,至少把你的名字写工整了。”

    “不写行不行?”她仰着小脑袋央求道。

    “不行!”低头,指尖在她的鼻尖点了下,举动亲密又宠溺。

    叶微蓝噘嘴,眼珠子转了下,忽然心生一计,“要我学写字也行,那你答应我一件事呗。”

    靳仰止迎上她狡黠的眼神,心头涌上一个不好的预感,却还是问了,“什么事?”

    叶微蓝咬着唇笑,一边转动手里的毛笔一边轻声道“今晚你穿泳裤给我看呗!”

    靳仰止白皙的皮肤上瞬间涌上薄薄的一层红,紧张的下意识吞咽了下,清澈的眸子看着她眨了好几下,硬是一句话都没说出口。

    叶微蓝唇角的笑愈浓,身子前倾,单手撑着下巴,歪着脑袋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她发现了,如果只是单纯做啪啪啪的事,他已经适应并且热衷了,不会有多害羞,可要是开个黄腔调戏他,他就会耳朵红的不行。

    靳仰止性感的喉结滚动了好几下,一想到那条黑色泳裤,头皮都在发麻。

    倒也不是没穿过泳裤,不过穿的都是平角宽松版,到膝盖的地方,她买的那条实在是……不雅观。

    叶微蓝心里暗暗得意要赢了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低沉的嗓音,溢出一个字“……好。”

    “嗯?”她先是一怔,随之直接站起来,烟眸亮晶晶的望着他,“你说真的?你真的穿那条泳裤?”

    靳仰止点头,眸光落在宣纸上,“不过你要把名字写好。”

    “写!”叶微蓝一口答应,“我保证写好!!”

    妈呀!

    宝贝儿要穿泳裤了!

    靠靠靠!!要是能看到他穿泳裤,别说是练字,吃屎都行!!!

    人为色死,鸟为食亡!!

    叶微蓝兴奋的连忙坐下,拿起毛笔就要开始写字。

    “不是这样。”靳仰止在旁边纠正她的姿势,“坐正,腰挺直,手放在笔的……”

    一边说,一边帮她调整拿笔的姿势,如何沾墨,如何下笔,怎么使用手腕的力量。

    他站在旁边弯着腰,握着她的手,写出临摹纸上的一个蓝字。

    叶微蓝看着的确是比自己写字好看,侧头笑道“宝贝儿,你写的真好看,ua……”

    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靳仰止的头微动了下,漆黑的眼眸熠熠生辉,眼角眉梢都似染上笑意,菲唇微勾,“继续……”

    “嗯!”

    叶微蓝一想到晚上可以看到他穿泳裤,而且有他陪有他教,写字也没那么困难嘛。

    叶微蓝写了整整一天,开始握笔还会手抖,要靳仰止握着她的手,手把手教,到下午她可以自己单独写了,到晚上的字已经不上午明显好看太多。

    今天一整天写的字比她过去二十三年写的还多,以至于晚饭的时候手酸的不行,不肯好好吃饭。

    靳仰止无奈之下,只好端起她的碗,喂她吃。

    同坐一张餐桌的战南望看不下去了,放下筷子,不客气的羞辱道“至于吗?叶微蓝你是残废还是弱智,连饭都不能自己吃了?”

    没看到他这还单着,老是在自己面前秀恩爱是什么意思!!!

    还能不能有点人性?

    叶微蓝眨巴眼睛没说话,看向姜小鱼。

    姜小鱼不知道叶微蓝为什么要这样看自己,低眸吃自己的。

    叶微蓝忍不住叹气,“姜医生,有这么一个脑残追求粉,你辛苦了!”

    姜小鱼看了一眼战南望还没说话。

    “诶?你什么意思?”战南望调高了音调,“靳仰止,你就看着她这么欺负你多年兄弟,良心不会痛吗?”

    “蓝蓝练了一天字手酸。”靳仰止淡淡出声算是解释了。

    姜小鱼了然,“热敷一下会舒服点,我去给她那条热毛巾!”

    “诶?小鱼……小鱼……”

    战南望眼睁睁的看着姜小鱼起身走向房间,不爽道“现在是怎么样?你们干嘛都惯着她?”

    叶微蓝撩了下长发,露出迷人自信的笑容,“没办法,漂亮的人做什么都是对!”

    “呕……”战南望假装要吐了。

    叶微蓝才懒得和他一般见识,满心都惦记着泳裤,几大口吃完,催促靳仰止,“走走走,回房间!回房间!”

    靳仰止放下筷子,长睫低垂颤了几下,掠起时无奈的站起跟她上楼。

    姜小鱼从房间出来,手里拿着热毛巾和药膏贴,餐桌前却已经没有叶微蓝的身影。

    “他们呢?”她问战南望。

    战南望眼神幽幽的盯着楼上,“我觉得……叶微蓝就是一个狐狸精转世,她迟早要把靳仰止给榨干!”

    姜小鱼“……”

    要不是认识他多年,这语气……妥妥的吃醋小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