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405章:管不了你
    春节。

    靳家早已里里外外清洁,打扫干净,张灯结彩,红红火火的姿态迎接新的一年到来。

    往年靳景行和席绛雪因为工作缘故都没有回来,今年席绛雪调职回京城,靳景行也将工作推至年后,在赶在年夜饭前天回来。

    靳澜之前放话说要和靳仰止断绝关系,可郁晚晚把靳仰止一家子叫回来,他也没吭声。

    年夜饭结束,一家人坐在客厅闲聊。

    叶微蓝从小一个人长大,对这些过年过节的不感冒,靠在靳仰止的怀里,百无聊赖。

    倒是纪暖露出笑容清浅道“这是我在婆家过的第一个春节,大哥大嫂都回来了,真好。”

    席绛雪闻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望着她的肚子,略带关切,“你这预产期快到了吧。”

    “谢谢大嫂关心,还有半个月。”纪暖摸了摸已经老大的肚子。

    席绛雪“可惜我不是妇产科大夫,不然就能亲自帮你接生了。”

    “大嫂不能帮我接生也没关系啊,到时候要是有时间就陪我进产房啊。”纪暖轻笑,娇嗔的瞪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我可不想行止进去看到我丑态百出的样子。”

    “怎么会?”靳行止拉着她的手,笑道“你在我的眼里怎么样都好看。”

    席绛雪笑笑,眸光看向叶微蓝,话题也突然转到叶微蓝身上,“三弟妹那时候生放放,仰止也不在身边,一定很辛苦吧。”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叶微蓝的身上。

    谁不知道叶微蓝是未婚先孕,生孩子的时候,靳仰止在京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爸爸了。

    她这话说的心疼,听着像嘲讽。

    抱着放放玩的郁晚晚抬头看了一眼席绛雪,眉头轻皱,心里生出一丝不快。

    叶微蓝倒是一点都不生气,低垂的眼帘懒懒掀起看向她,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席绛雪被她这笑容笑得一怔,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就响起奶声奶气的声音,“妈妈有放放,二婶有小宝宝,大伯母什么时候才能有宝宝啊?”

    放放圆溜溜的大眼睛充满好奇的看向席绛雪,一脸的天真无邪。

    欺负他家叶微蓝是吧!

    没门儿!!!!

    席绛雪嘴角沁着的一抹笑瞬间僵住,就连沉默寡言的靳景行脸色也微沉,鹰眸看向放放的时候带着几分探究。

    这孩子说的话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

    放放迎上靳景行的眼睛没有丝毫的委屈,眨了眨眼睛,一副不懂世事,天然无公害的模样。

    或许是他多想了。

    靳景行轻抿的唇瓣松开,“很快就会有。”

    靳澜闻言,眉梢涌上欣喜,“你和雪儿准备要孩子了?”

    靳景行点头“雪儿现在调回京城算是稳定下来,我们也商量好,她先怀上孩子,海城那边也安定下来,我会再申请调职回来。”

    靳澜满意的点头,“好,这真是太好了。”

    “二婶要生小弟弟,大伯母以后也生小弟弟,那奶奶以后还会喜欢放放吗?”放放仰起头看郁晚晚,一副怕失宠的小模样。

    郁晚晚看得心都要融化了,“喜欢,奶奶会最喜欢放放的。”

    此话一出,其他人脸色都微变,靳澜忍不住轻咳一声,警告的眸光看了一眼郁晚晚。

    郁晚晚像是没看到就逗着放放玩,给他剥瓜子仁吃。

    一直在国同学发信息的靳无忧也抬头看了眼放放,见他吃东西吃的嘴巴鼓鼓的,像个小仓鼠,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放心,小姑姑也会最喜欢你的。”

    虽然放放偶尔调皮捣蛋让她觉得就是个熊孩子,但每次都架不住他卖萌,真的是太可爱了。

    放放最不喜欢被别人捏嘴巴了,不过看在小姑姑今天这么给力的份上就不计较啦。

    抬头冲她眨了眨眼睛卖萌,算奖励。

    “别动,我要拍视频给我同学看看,我家小侄儿有多萌!”靳无忧打开聊天工具里的拍摄软件对准放放拍。

    放放勉强的配合一下,微微侧头,让自己看起来更帅一点!

    席绛雪略微意外的看了一眼靳无忧。

    没想到连这个娇蛮任性的小公主竟也站到了叶微蓝那边。

    这个叶微蓝究竟是做了什么?

    一直没说话的叶微蓝忽然打了一个哈欠。

    同样没说话的靳仰止低头温声道“困了?”

    “嗯!”叶微蓝靠在他的肩膀上,像只撒娇的小猫。

    一个耐撕的人都没有,直接被她家小混蛋搞定了,她能不无聊的犯困吗?

    “那上楼休息。”

    “不想动。”

    靳仰止一听她的话就知道潜台词是要你抱我上楼!

    菲薄的唇瓣流转过好看的笑意,修长有力的手臂直接将她打横抱起,“爸,妈,大哥大嫂,我们先回房了。”

    靳澜看了一眼,只觉得不成体统,撇过头没说话。

    郁晚晚更是已经见怪不怪,只说了声“去吧。”

    靳仰止抱着叶微蓝上楼。

    靳无忧见此,起身也想回房间,坐在这里太无聊啦。

    “你坐下。”郁晚晚出声叫住她,“放放都还在守岁,你跑什么。”

    “可是三哥三嫂……”靳无忧不服气的指了指楼梯口,话还没说完就被郁晚晚打断,“你三哥结婚我管不了他,难道我还管不了你?”

    “我……”靳无忧张张嘴,迎上郁晚晚严厉的眸色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老实的坐下了。

    一时间谁也没说话,气氛静谧又诡异。

    在靳家靳仰止好像永远是那个最特别的存在,看似温雅绅士,却也可以特立独行,不用受任何的拘束。

    就连结婚娶的女人也不讲究什么门当户对,可以不守规矩,不讲礼节。

    还挺着大肚子的纪暖平静的神色下,内心早已掀起惊天骇浪,嫉妒如狂。

    余光扫了一眼坐在郁晚晚腿上的叶放,心里冷笑一声。

    你们就得意吧,我看你们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做着漂亮的水晶指甲轻轻地抚摸着拢起的肚子。

    ……

    一回到房间,原本恹恹无神的叶微蓝瞬间精神抖擞,“来来来,宝贝儿,我们来玩个游戏。”

    靳仰止清眸望着她,总觉得她说的玩游戏,更像是在……玩自己?

    果不其然,也不知道叶微蓝从哪里摸出两个骰子,“我们掷骰子,点数最小的人脱一件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