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613章:栓裤腰上
    叶微蓝黛眉轻蹙,低头看他。

    萧云起抱着她的手臂不肯撒手,“微蓝姐……”

    声音里充满了哀求。

    她刚想开口,门口传来敲门声,凌则屿推门而入,看到萧云起的妆还没化好,阴柔的脸上浮起不悦,“还没化好?化妆师干什么吃的?”

    守在门口的化妆师一听到凌少愠怒的声音,立刻走进来,“我这就给少爷把妆化好了。”

    化妆师走过来抓着萧云起的手臂,强势的将他摁到椅子上,小声嘀咕,“我的好少爷你就别闹了,凌少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萧云起抓着叶微蓝的手臂肯放手,瞪圆了眼眸仿佛在说微蓝姐,你不能过河拆桥,见死不救!

    叶微蓝摸了摸鼻尖,扭头看向凌则屿,“那个……”

    “他等下拍完杂志,明天就要进组拍戏,要是耽误了时间进组违约金你赔?”凌则屿像是知道她想说什么,不等她开口,冷淡的语调问道。

    叶微蓝二话不说就掰开了萧云起的手指,娇俏的小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现在你是他老板,当然是你说的算。”

    萧云起一听她的话,眼珠子都要瞪下来了,伸手就要抓住她的手臂。

    叶微蓝敏捷的一躲,像是没看到萧云起愤怒的神色,继续笑道“这孩子以后就交给你了,要是不听话,打一顿就好。”

    萧云起“……”

    自己是疯了,才会觉得她会救自己!

    凌则屿凤眸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还有事?”

    “没有。”叶微蓝立刻回答,看到他俊美无双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与以前那个风流倜傥的凌则屿截然不同,哪敢惹他,“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话音落地,先溜为敬。

    “微蓝姐……微蓝姐……微……”萧云起眼睁睁的看着她溜走了,甚至都没有回头看自己一眼。

    腮帮子气鼓鼓的,抬头瞪凌则屿,“姓凌的……我警告……”

    不等他说完,凌则屿面无表情道“这个杂志是无忧拜托了对方老总很久才拿下的,还有明天的进组也是她为你求了很久的导演,你要是敢弄砸了……”

    剩下的话虽然没说,萧云起的后背却渗出一股寒意,鼓起的腮帮子缓慢的瘪下去,小声道“拍就拍,凶什么……”

    想到靳无忧,心头涌上无限的怅惘。

    要是她还在,哪轮到姓凌的剥削自己。

    唉!

    ……

    清迈是一座林荫城镇,有许多的文化古迹和寺庙,最出名还是玫瑰花,有“北国玫瑰”的雅称。

    靳仰止和战南望姜小鱼下飞机后先后住进了一家酒店。

    战南望和姜小鱼是打着度蜜月的借口,而靳仰止则是以慕名寺庙而来,分头行动。

    找好落脚点,战南望和姜小鱼负责勘察四周的情况,确保如果有什么意外,他们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撤离。

    靳仰止则是办成游客出去打探一下情况。

    每个城市都有阳光照耀不到的死角,将所有的黑暗肮脏不堪聚集在死角里,这样的死角被称之为黑市。

    想要追查炸弹的来源,更是要深入黑市,找到有门路的人。

    靳仰止是天黑才回到酒店,避开所有摄像头,这才进入战南望和姜小鱼的房间。

    姜小鱼给他拿了一瓶水,坐在战南望的身边坐下。

    战南望问“打探到了吗?”

    靳仰止一边拧开瓶盖,一边说“黑市距离我们这里不远,三条街左右,表面是卖佛像佛经,实际就是一个地下交易所,但是他们不接待陌生人。”

    如果想要追查到炸弹的线索,必须要有这里的当地人做担保人。

    战南望蹙眉,“早知道就应该把叶微蓝带着,她可是een,说不定认识的黑客里就有泰国的。”

    靳仰止喝水的动作一顿,漆黑的眼眸漠然的扫了他一眼。

    姜小鱼也忍不住在他的腿上掐了下。

    战南望疼的抽了一口冷气,握住她柔软无辜的小手,在两个人的眼神审判下,讪讪笑道“我开个玩笑而已。”

    姜小鱼思忖片刻,“要不然我去想象办法。”

    所谓的办法也不过是接近当地有势力的人,加以色一诱。

    “不行!”战南望想都没想直接拒绝,“我这才刚结婚,你就想让我脑袋长草?绝对不行!!”

    姜小鱼又掐了他一下,“你正经点。”

    战南望握紧她的小手,郑重其事道“我很正经,就是不行!”

    姜小鱼眉心微拧,清冷的眸子瞪他,“战南望……”

    不等她说完,沉默的靳仰止放下水,清润的嗓音道“现在情况不明,我们不用着急行动,先把情况摸清楚。”

    战南望同意他的看法。

    “今天大家也都累了,早点休息。”靳仰止说完,起身出去了。

    姜小鱼等门关了,这才扭头看战南望,“你为什么不同意让我去?”

    “不同意就不同意!”男人修长的腿重叠搭在茶几上,余光睨她,“这是命令,你敢违抗?”

    “我怎么觉得是你假公济私?”姜小鱼提出质疑。

    战南望舔了下唇瓣,起身道“一身臭汗味,我先去洗澡了。”

    姜小鱼抬头目光随着他的背影移动,“战南望,战南望……战无赖……”

    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和小时候一样——无赖。

    ……

    靳仰止回到房间,简单的冲了一个澡,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睡了一会。

    天不亮,他就睁开了眼睛,因为怀里没有蓝蓝,空荡荡的,心里头也不踏实。

    他坐起来开了床头灯,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给蓝蓝发短信。

    信息发出去几分钟都没有回,剑眉拧得紧,面色更是在昏暗的灯光下渐渐冰冷起来。

    自己一不在京城,蓝蓝就开始浪的没边,大约又跑去紫魅喝酒了。

    回去得纠正她,总喝酒不好。

    尤其是喝酒的时候还不回信息。

    天色大亮,靳仰止假装是游客,拿着一个相机走出酒店。

    住的地方不是市中心,所以路边有很多摆摊的,卖着特色小吃和早点。

    靳仰止随便挑了一家人少的坐下,要了点吃的。

    东西不合他胃口,随便吃了两口就不吃了,付钱走人。

    沿着街道一路往前走,因为时间太早,路上没什么人,他顺着街道往黑市的地方走。

    走过两个街道的时候,步伐忽然停住,假装是在拍照片,实际是在观察四周的情况。

    因为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

    暗中观察一圈,并没有察觉到异样,他放下相机继续往前走。

    快走到街道的尽头时,他突然左转走进一条小巷子里,疾步走了几步后忽然一个转身利落的脚踢。

    单薄纤细的身影敏捷的往旁边一侧,避开了他的脚。

    靳仰止眉头一皱,再次出手攻击向对方的要害。

    纤细的身影像是知道他的下一步动作,及时避开,侧身的时候散落的长发如墨泼洒,美景如画。

    她戴着鸭舌帽和黑色口罩,五官被遮挡的严严实实,根本就看不清楚她的样子。

    靳仰止眉头皱的更紧,几步上前抬腿就朝着她的下盘攻击。

    她侧身想要避开,靳仰止的动作更快,在她侧身的瞬间收腿,伸手向她的脸。

    她一惊,急忙伸手想要挡开他的手臂。

    挡开了他的右手却没挡住他的左手……

    脸颊上的口罩被摘掉的瞬间,她整个人都被抵在墙壁上。

    抬头鸭舌帽下漂亮的小脸蕴满不高兴,“坏人,我就是打不过你。”

    轻悦的嗓音带着几分娇嗔。

    靳仰止眉心拧起,削薄的唇瓣抿起,“你又不听我的话了。”

    叶微蓝看到他面色微怒,反而笑了,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嘬一口,“不是你说想我了?所以我就来了啊!”

    事实上,她是下了飞机,一开手机就看到他发的微信。

    高山仰止蓝蓝,我想你。

    靳仰止感觉薄唇上温软的触觉一闪而过,心都好像要被软化了,却故作冷淡,“强词夺理。”

    叶微蓝一点也不怕他冷漠的样子,精致的下巴抬了抬,“反正我来都来了,你总不至于再把我赶回去吧。”

    娇俏的小脸上笑容如朝阳般灿烂温暖,倒映在漆黑的眼眸里,再坚硬的冰块也能被融化。

    靳仰止大掌搂着她的腰,让她的背远离脏兮兮的墙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就该找根铁链把你栓起来。”

    “那你打算把我栓哪里啊?”纤细的手臂环住他的脖子,笑眯眯道,“亲亲,这边建议最好是栓在你裤腰带上,这样你时时刻刻就能看到我,也就不怕我不听话了。”

    靳仰止薄唇噙起一抹淡笑,“你想得倒美。”

    “不美我想它干嘛?”

    靳仰止宠溺的眼眸无奈的瞥了她一眼,转移话题,“累不累?我先送你去酒店休息。”

    叶微蓝“不用啦!我是一路睡过来的,现在一点都不困。”

    靳仰止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你是要跟我去黑市了?”

    叶微蓝点头,“你们不是瞅找不到人带你们进黑市?”

    下飞机虽然没回他的消息,不过打电话给战南望,大概了解他们现在的计划。

    “你认识人?”

    “现在不认识,不过很快就认识了。”明艳里拂过一抹狡黠,活脱脱的一只小狐狸。

    靳仰止笑,倒也不追问她究竟想怎么做。

    牵着她的手走出小巷,宛如这世间最平凡的一对夫妻,十指紧扣,走在异国他乡的路上。

    ……

    清迈的黑市和京城的古玩街差不多,只不过是建筑风格不同,面积也更大一些。

    黑市里的店铺里摆满琳琅满目的东西,当地人说着泰语招呼他们,看一看买一买。

    叶微蓝像个好奇宝宝,这个看看,那个看看……

    靳仰止带着她就像是个带了个小孩子出门,操碎了心。

    逛了一大圈,叶微蓝只是看看,摸摸,问价格,并没有任何动作。

    靳仰止忍不住开口,“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叶微蓝放下一尊泰国的佛像,侧头看他,笑道“这就没耐心啦?果然天下的男人在陪老婆逛街这一条上都一样,连宝贝儿你也不能免俗。”

    “你要是真想买衣服首饰也就罢了,这里的东西……”

    剩下的话没说叶微蓝也明白。

    他们都是没有宗教信仰的人,这里大部分都是佛像,佛经佛珠什么的,她当然是不会买的。

    “信不信是一回事,看不看又是另外一回事啊。”

    叶微蓝一边说,一边继续往前走。

    “蓝蓝……”靳仰止跟在她的身后。

    叶微蓝忽然停下脚步。

    靳仰止走过来,“怎么了?”

    叶微蓝眼神示意,“你不是问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靳仰止顺着她的眼神看到面前的一家店铺,门口的牌子是看不懂的泰语,不过下面却是他们认识的四个字——人间宝藏。

    “这名字……还真敢取啊!”叶微蓝双手环在身前,轻悦的嗓音里带着一丝傲慢。

    靳仰止轻揽住她的肩膀,“那我们就看看有没有我们想要的宝藏。”

    叶微蓝侧头和他对视一眼,两个人默契的一笑,走进店里。

    一进门就闻到了浓浓的香味,是寺庙里专供的清香,但又跟白马寺里的清香不一样。

    穿着花衬衫花裤子的男人走过来,约莫二十岁出头,热情道“帅哥美女,想买点啥?我们这里的佛像都是请大师开光,最灵验了。”

    叶微蓝抬了下鸭舌帽的帽檐,看向他,笑道“大师开光?请的是哪位大师啊?”

    “当然是我们这里最灵验的白龙王啊。”小伙子自信满满,神色骄傲道“白龙王你总听说过吧!我们这儿的佛像都是请他开光的。”

    叶微蓝露出惊讶又兴奋的语气道“白龙王啊我知道啊……我们z国最有名的影后结婚一直不孕,听说就是求白龙王才得一子的。”

    “对,对,对!”小伙子连忙点头,“她求的生子佛,我们这里还有保佑财运亨通的,爱情甜蜜的。”

    “美女,我看你很眼缘,这样你要是看中了,我给你打八折,就跟经理说你是我表妹!保证你带回去从此财运亨通,心想事成,从此走上人生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