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614章:必遭天谴
    叶微蓝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这群傻逼为了推销骗钱,真是什么都敢说。

    还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拜托她现在已经是人生赢家了好么!!

    “那你这儿有什么好东西吗?”她抬头笑,百媚生花,饶有深意道“最好是能帮人答疑解惑,百试百灵的。”

    小伙子笑“美女,你这要求也忒高了,不如你买一个心想事成佛,保准你心想事成,万事顺心!”

    他拿起架子上一个木雕佛像,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雕刻的,佛祖眉眸温慈,看起来质感倒是不错。

    “我想的事这些佛怕是不能满足,不如叫你们老板出来,或许他能够满足我的愿望。”叶微蓝轻悦的嗓音道。

    小伙子一听到她提起老板,脸色倏然变了,严肃道“我们老板很忙,不是每天都在这里的,我看美女你也不是成心想做生意,那就请离开吧!!”

    叶微蓝没说话,只是侧头看了一眼靳仰止。

    一直保持沉默的靳仰止对上她的眼神,瞬间明白她的意思,下一秒抓起小伙子的手腕一折……

    清脆的声音像是骨头断裂……

    小伙子的脸色泛白,额头的汗珠如瀑布般流淌,眼底流出阴狠,怒不可遏道“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竟然敢在这里闹事,来人啊……”

    话还没说完,靳仰止再次用力一折,“啊”男人痛苦的尖叫起来。

    与此同时,从店铺的后门涌出十几个打手,个个手持凶器将他们团团围住。

    靳仰止淡漠的扫了一眼,眉眸都没动一下。

    叶微蓝更是走到了招待客人的沙发上坐下,修长笔直的双腿重叠,微微扭头笑脸如靥,“开门做生意,你这样对客人不太好吧。”

    小伙子疼的呼吸急促,想要掰开靳仰止的手,可他一动,靳仰止就加重一分力气,疼的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他侧头看向叶微蓝,艰难的挤出一句话,“你们……到底是谁?”

    叶微蓝后背轻靠在沙发上,白皙纤细的手指转动着手指上的戒指,不急不缓的语调幽幽响起,“我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气生财,就看你们老板愿不愿意了。”

    “放开我……我警告你们……这里可是清迈,不是……啊……”

    不等他的话说完,靳仰止再次使力,男人感觉自己的手臂都要断了,疼得说不出话来。

    叶微蓝转动着婚戒,绯唇挽笑,却不容眸底,“活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愚蠢的话。”

    男人急促的呼吸,好不容易平复了下气息,趁机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把这两个人拿下!”

    十几个大汉顿时就要涌上来。

    叶微蓝迅速起身,随手就抓起茶几上的花瓶就要反击了。

    气氛瞬间弩拔剑张,如同弓弦就要绷断的瞬间……

    “住手!”后门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灰色的门帘被人掀开。

    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走出来,一身黑色的衣服,五官深邃,皮肤粗糙,戴着黑色墨镜,给人一种很社会,不好惹的感觉。

    叶微蓝侧头和靳仰止对视一眼,靳仰止松开了手。

    小伙子连忙起身走向男人,恼火道“唐老大,这两个人成心来捣乱的,你快……”

    不等他说完,唐老大呵斥一声,“闭嘴,还不下去。”

    小伙子一怔,回过神来屁都不敢放一个,灰溜溜的走进后屋了。

    其他十几个大汉也有条不紊的离开了。

    唐老大走到沙发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二位,请。”

    叶微蓝随手扔下花瓶重新坐下。

    靳仰止走到她身边坐下,漆黑的眼眸平静无波,却是处处打量眼前戴着墨镜的男人。

    叶微蓝双手交叉在身前,语气轻傲,“你就是唐老大?”

    唐老大坐下,戴着墨镜看向叶微蓝,“你就是五爷介绍的客人?”

    “既然五爷已经告诉你了,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叶微蓝直白道。

    唐老大也是个爽利的人,“你们想问什么?”

    “俄s014型号炸弹,我调查过这种类型的炸弹在各大交易商手里并不流通,大部分都流通进了泰国。”靳仰止淡淡开腔道。

    唐老大戴着墨镜,遮挡住了他大部分的表情,让人无法窥探他的情绪,只是平静回答“如你所言,这类型并不流通,所以我没有经手过,但别人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

    这话一听就是在敷衍和搪塞。

    靳仰止剑眉拧起,刚准备开口,耳边响起轻悦的嗓音,“唐老大要是记性不好,我可以帮你回忆回忆……”

    “你在瑞士银行有两个匿名户口,在国有两个假身份,在加拿大有不下于五个亿的资产,而且国和加拿大没有引渡条例,的确是一个潜逃的好去处。”

    唐老大的神色逐渐趋近龟裂,“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帝国将倾,暗网不复,沧海之下,唯有深网。”

    红唇白齿轻轻地念完这八句话,唐老大脸色瞬间严肃起来,“你是深蓝!”

    暗网覆灭,让整个地下交易都瘫痪了,所有交易回到了最初混沌混乱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却出现了一个叫深网的东西。

    没有人知道它具体是干什么的,也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但它好像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能在短短的时间里洞察一个人的所有事,甚至是窥探到他隐藏的所有秘密。

    这样一个存在,比暗网更让人恐惧。

    叶微蓝手指卷着自己的发梢,轻笑道,“别这么紧张,我打算把你账户里的钱都转移光,前提是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唐老大眉心紧蹙,沉默了许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好吧。”

    靳仰止微微低头看她,眼底温软又宠溺……

    叶微蓝挑了挑眉头,小脸上满满的傲娇。

    “这类东西不流通,所以来去更容易调查,不过我需要问问熟人,他们肯定有人经手过。”

    言下之意,他需要时间。

    叶微蓝爽快的点头,“给你一天时间。”

    唐老大额头的青筋跳了下,“不行,至少五天。”

    “三天。”叶微蓝没有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逾期一天你账户就会少一个亿,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说完还冲他眨了下眼睛。

    唐老大“……”

    五爷这哪里是介绍生意,简直是在要他命!

    “三天就三天!”他咬着后槽牙道。

    “成交。”

    靳仰止见她都谈好了,打算起身离开。

    叶微蓝忽然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递给他,“帮我看看这个……”

    唐老大接过照片,眉心微敛,放下照片道“你等一下。”

    起身走到收银台,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照片走过来递给她,“你看是不是这个?”

    叶微蓝扫了一眼,“很像,但这个只有一半的文案,我不确认。”

    “什么?”靳仰止接过她手里的照片看。

    是一个人的手臂上纹着一个龙的图案。

    “这是白龙家的图案,每一个白龙家的信徒都会把这个图案纹在身上,不限位置。”唐老大道。

    “白龙家?”靳仰止问的是叶微蓝,显然她有事没告诉自己。

    叶微蓝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问唐老大,“哪里能找到白龙家的人?”

    “你只要找到清迈最大的寺庙就能找到白龙家的人。”唐老大回答,顿了下,又道“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不要惹白龙家的人。”

    “要是惹了会怎么样?”她问。

    唐老大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严肃道“每一个得罪白龙家的人,必遭天谴!!”

    叶微蓝抿唇一笑,“有趣,这个白龙家倒真的勾起我的兴趣了。”

    唐老大皱眉,刚想说话,叶微蓝拉着靳仰止起身道,“行了,三天后我会再来拜访,希望到时候你们的待客之道会好点。”

    唐老大起身送他们,薄唇抿的很紧,没有再多说什么。

    直到叶微蓝他们走出去,刚才的小伙子重新走出来,脸色阴郁,“唐老大……”

    他抬手示意不必说。

    小伙子立刻闭了嘴,顺着他的眼神看向那对男女的背影,眼底流转过一丝阴鸷。

    竟然敢打听白龙家,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靳仰止握着她的小手,声音温淡,“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调查白龙家了吧?”

    叶微蓝仰头看他一眼,“我在监控器里发现那个人身上有这个纹身,去找了五爷,五爷和萧云起都提到了白龙家。”

    “你是说……”靳仰止停下脚步,低头看她,“无忧的死跟这个白龙家有关?”

    她无辜的耸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总有一天我们会弄清楚这一切的。”

    眼底闪烁的光,坚定而闪耀。

    靳仰止紧紧地扣住她的五指,点头。

    只要他们在一起,不论前方有多少的黑暗和阴谋,他们都会撕开一道口子让光芒渗透,彻底粉碎那些黑暗和罪恶。

    叶微蓝坐了一夜的飞机,倒是有些累,拉着靳仰止逛了没一会就开始打哈欠了。

    靳仰止带她去吃东西,这里的食物不合她的胃口,随便吃了一些就回酒店休息了。

    这一觉就睡到傍晚十分,睁开眼睛的瞬间就闻到了饭香味。

    掀开被子下床,连拖鞋都忘记穿,跑到餐厅就看到一桌子的美食。

    “糖醋小排,手撕鸡,清蒸鲈鱼,猪脚汤……”叶微蓝光是看着就想流口水,“都是我爱吃的。”

    抬头就看到关门回来的靳仰止,眼眸弯弯,“宝贝儿,你是多啦a梦吗?”

    靳仰止见她没穿鞋,先是去房间拿拖鞋,走过来蹲下身子给她穿上。

    “我只是借了酒店的厨房。”

    叶微蓝眉眸浸满欢喜,嘴巴里塞满食物,嘟囔不清道“我倒忘记了,你是我的田螺姑娘。”

    靳仰止眼底拂过一抹无奈,手指在她的额头敲了下,“好好吃饭,不许胡说八道。”

    叶微蓝吐了吐粉舌,低头专心进食。

    靳仰止又去拿了扎头发的头花,站在她的身后抓起柔顺的长发不算熟练的扎起一个小包子,松松垮垮的挂在她的脑袋上,看起来妩媚中多了几分俏皮。

    露出弧线优美的颈脖,还有玲珑的耳贝,在灯光的映衬下泛着淡淡的粉色。

    心念一动,忍不住低头亲了下。

    热风灌儿,酥麻瞬间钻入心底,叶微蓝歪头蹭开他的唇,“别闹……我要吃饭。”

    漆黑的眸子里满载着宠溺,手指落在她的头顶轻轻的揉了两下,刚准备坐下时门铃响起。

    叶微蓝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他。

    靳仰止没说话,转身去开门。

    门刚开了一个缝隙,战南望就拉着姜小鱼挤进来,看到坐在餐桌前的叶微蓝,忍不住吐槽“靠!你们这才是来度蜜月的吧!”

    “我家宝贝儿贤惠,你嫉妒羡慕恨啊?”叶微蓝拿纸巾擦了擦嘴角,眸光看向他带着几分挑衅。

    战南望拉着姜小鱼坐下,嗤笑道“我嫉妒啥?我也有人做饭,我只是感慨……”

    “堂堂的靳神,全京城女人的梦中情人,居然窝在酒店的后厨里给你洗手作羹!!”

    说着还摇头,好像给她做饭是一件多丢人的事!

    叶微蓝扭头看靳仰止,“宝贝儿……盘他!”

    靳仰止并不知道“盘”什么意思,走回来坐下,淡淡道“你那有什么消息?”

    战南望直接用手捏了一块小排丢进嘴里,换来姜小鱼的一巴掌。

    “你没洗手!”

    战南望笑道“糟吃糟长!”

    吃完肉吐出骨头,这才回答靳仰止,“这里的情况没我们预料的那么糟糕,这也意味着我们的调查会不会很顺利。”

    趁乱摸鱼,现在这潭水太清,他们想摸一条大鱼,没那么容易。

    姜小鱼拿纸巾给他擦手,问靳仰止,“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叶微蓝放下筷子端起果汁喝了一口,“三天后就知道了。”

    姜小鱼听得不太懂,刚准备问,战南望握住了她的手。

    她侧头不明所以。

    叶微蓝和靳仰止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沉了下来,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起身……

    一个朝着门口,一个朝着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