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616章:狠得下心
    叶微蓝站在原地没动,烟眸直勾勾的盯着他的拳头。

    强劲的拳风迎面而来,卷翘的睫毛却动都没动,绯唇轻挽着一抹浅显的弧度,神色自信且张扬。

    拳头在距离她还有一张纸的厚度时停住了。

    她歪着脑袋,避开他的拳头看向他阴郁的神色,唇角轻勾,“我长的这么好看,你忍心把我打的像猪头啊!”

    陆沉舟咬紧了后槽牙,阴郁的眸子又气又又无奈的瞪她。

    她就是这样,没脸没皮,又恃宠而骄!

    可又偏偏让人拿她毫无办法。

    陆沉舟收回拳头,扭头就走。

    叶微蓝冲着他的背影笑道,“大哥,别忘记无忧的死,帮我打探一下啊。”

    陆沉舟没有回头,更没回答她,只是加快脚步离开,否则他迟早要被她活活气死!

    峻拔的身影消失在眼帘,叶微蓝唇角的弧度一点点的沉下去,长长的深呼吸一口气。

    有些事,她知道很难,但陆沉舟必须要学会放下了。

    只是……他怎么又跟傅临渊搅和在一起,看样子他们跟白龙家好像也有所牵扯。

    纤细的手指忍不住的捏了捏眉心,感觉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

    ……

    叶微蓝回到大殿前,又等了许久,靳仰止没有回来。

    天气越来越热,又快到中午了,她便先回了酒店。

    冲了个澡,又叫了外卖,等外卖到的时候,靳仰止也回来了。

    “怎么样?”她问。

    靳仰止单手解开领口的扣子,走到桌边喝了口水,这才平静开口,“是白龙家的人,他的脖子上也有纹身。”

    叶微蓝坐下,单手托腮,“可是白龙家跟姜家或者是战家有什么仇怨?还是那个人跟战南望他们有仇怨?”

    否则为什么要在战南望的婚礼当天,在新娘的休息室放一个炸弹。

    “据我所知没有。”靳仰止淡淡的回答,顿下了下又补充道“不排除是个人恩怨。”

    他们的职业特殊,难保不是以前执行任务消灭的目标家属朋友来寻仇。

    叶微蓝忍不住叹气,“早知道我就不让你回去了,你们还真是高危职业,动不动就要被寻仇。”

    靳仰止在她的身边坐下,低头凑近,眸有星光,熠熠生辉,“蓝蓝,怕了?”

    叶微蓝侧头就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的喷洒在自己的脸颊上,顿时心头涌上一丝电流,窜直四肢百骸,“人家也是一个女孩子嘛,当然会怕啦!不过要是有你的奖励壮胆,说不定就不怕了。”

    靳仰止薄唇微勾,下一秒就贴上了她柔软香甜的小嘴上。

    叶微蓝缓慢的闭上眼睛,小嘴微张,迎接他温柔如水的吻。

    自从无忧出事以后,他们的心情一直阴郁沉重,偶尔的亲密也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很少有这样温馨又温柔的亲吻了。

    吻了足足有十分钟,叶微蓝呼吸急促,小脸滚烫,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缓慢的睁开眼睛,眸光潋滟,如丝如媚。

    靳仰止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炙热的眸子像是要将她灼伤。

    “你先去吃饭,我去洗个澡。”

    一开口声音都是沙哑的,耳朵红的滴血,不等叶微蓝开口,起身就走向了浴室。

    叶微蓝抿了抿莹润的唇瓣,望着他欣长挺拔的背影露出欢喜的笑意。

    她的宝贝儿,还是那么纯情。

    可爱,想……

    ……

    半山腰上的度假村。

    傅临渊坐在露天阳台的遮阳伞下眺望着山下的风景,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杯没喝完的咖啡。

    陆沉舟走过来,阴冷的声音道“她和靳仰止不是冲着你来的,好像是冲着白龙家。”

    从靳仰止下飞机开始就已经在他的监控范围里了。

    傅临渊沉默,没说话。

    站在阳台门口的楚兰音黛眉微蹙,略带担忧道“这会不会影响到我们跟白龙家的合作?”

    傅临渊平静的眼波微微掀起扫了她一眼后落在陆沉舟脸上,“他们为什么要对付白龙家?”

    靳仰止这次只和战南望一起过来,并没有带队,显然不像是执行任务。

    陆沉舟眉心紧蹙,沉默片刻从喉间挤出一句话,“靳无忧死了。”

    “什么?”楚兰音一怔,“靳无忧死了?”

    她见过靳无忧,是一个很开朗活泼的女孩子。

    傅临渊面色冷硬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跟白龙家有关?”

    陆沉舟点头。

    楚兰音回过神来,眸望向那个沉默寡淡的男人,“如果靳无忧的死真的跟白龙家有关,以叶微蓝和靳仰止的性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那又如何?”傅临渊涔薄的唇瓣轻扯,语气带着几分讥诮,“她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她胡作非为?”

    楚兰音沉默不语。

    傅临渊看向陆沉舟,冷声道“你盯紧他们,别让他们坏了我们的生意。”

    陆沉舟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一语不发的转身就走。

    他幽暗的眸子随着他的背影移动,薄唇轻勾,“你别忘了,她已经是靳仰止的妻子,永远都不会回头了。”

    陆沉舟步伐一顿,没有回头,冷冽的声音从喉骨里挤出四个字,“彼此,彼此。”

    长睫低垂,遮掩住眸底一闪而过的情绪。

    楚兰音目送陆沉舟的背影离开后,又看向傅临渊——

    “如果她和白龙家真的动起手,你会选择帮谁?”

    “兰音,不要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冰冷的嗓音透满了不悦。

    楚兰音不禁低头莞尔,片刻后抬头道“傅先生,虽然是靳仰止给了你一枪,但说到底微蓝没有伤害过您,你确定能狠得下心对付她?”

    顿了下,又道“最近流行一句话,叫真香定律,希望你能逃过这个定律。”

    音落,转身进屋了。

    傅临渊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放在身前的手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膝盖。

    余光落在旁边靠着椅子的拐杖,像是被什么刺痛,眼眶里逐渐涌上血丝。

    落在膝盖上的手指慢慢收紧,力气大到像是要将膝盖骨捏碎……

    ……

    人间宝藏。

    叶微蓝跟靳仰止坐在沙发上,唐老大叫人送上茶水糕点款待。

    “这些虚就免了,我想知道结果。”叶微蓝开门见山道。

    唐老大轻咳了一声,神情严肃道“经过我多番打听,关于炸弹的流通也知道了一些。”

    叶微蓝和靳仰止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没说话,静静听着他往下说。

    “这种炸弹不流通,泰国虽然有一些数量,但大部分都在被白龙家暗自购买了。”

    又是这个白龙家。

    叶微蓝纤细的长腿重叠在一起,烟眸微眯,“这么现在只有白龙家有这种炸弹了?”

    唐老大点头,“可以这么说。”

    他推了下鼻子上的墨镜,“我能打听的就这么多了。”

    叶微蓝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发了一条信息后,不到一分钟,唐老大的手机就有了短信提醒。

    唐老大扫了一眼短信里的数字,薄唇微勾,显然是很满意叶微蓝付的价格。

    “别高兴的这么早,我的钱没这么好赚。”叶微蓝捕捉到他嘴角的弧度,温凉的声音缓缓响起,“怎么才能接近白龙家的人?”

    靳仰止平静的眸子望向唐老大,显然这也是他很想知道的问题。

    唐老大嘴角的弧度瞬间僵住,立刻摇头,“不行,不能去碰白龙家的人,会遭天谴。”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现在就天谴你信不信?”叶微蓝轻悦的嗓音威胁道。

    唐老大面色沉冷,态度异常坚定,“今天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能帮你去对付白龙家的。”

    白龙家有那么多信徒,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死他了。

    叶微蓝绯唇轻挽,欲要开口时,靳仰止温热的大掌落在她的手面上,淡淡道“打扰了。”

    音落,起身拉着叶微蓝离开。

    叶微蓝小嘴嘟嘟,“你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说?像他们那样的人,典型的吃硬不吃软!”

    靳仰止握住她的小手,嗓音淡淡,“这里不是京城,真的把他们惹毛了,对我们没好处。”

    “更何况他是真的不敢得罪白龙家!”

    “那现在怎么办?”黛眉轻蹙,一脸的苦恼,“我们总不至于连白龙家的底都不摸就回去吧?”

    “先回去找战南望他们商量。”

    “好吧。”

    ……

    酒店,战南望房间。

    一片静谧和古怪的氛围里,战南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再次重申,“我真不认识白龙家的人,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对付小鱼。”

    “你不认识,那你妈呢?”叶微蓝扬了扬下颚,她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希望姜小鱼死的人。

    战南望看了一眼姜小鱼,笃定的摇头,“不可能是我妈!我妈从来不认识白龙家的人,她都没来过清迈,更别提是白龙王的信徒了。”

    “这就奇怪了,无冤无仇,白龙家的人为什么要针对你,针对小鱼?”叶微蓝凉凉的嗓音里带着几分嘲弄。

    “我特么的怎么知道?”战南望拔高了音调,“要不然你现在告诉我白龙家的人在哪里,我亲自去问问!”

    “我要是知道白龙家的人在哪里,还特喵的需要再这里跟你废话?”

    战南望“……”

    房间里再次陷入一片死寂里,谁也没有开口。

    靳仰止垂眸像是在思考什么,忽然间掠起眼眸扫向窗户……

    墨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窗边,欣长的身子依靠着墙壁,双手交叉在身前,声音平静的像是机器人——

    “白龙家的人居住隐秘,一般不会轻易露面。”

    “墨黎。”叶微蓝闻声,抬头望过去,眉眼里漫起欢喜,“你什么时候来的?”

    墨黎深邃的眸子望向她,没说话。

    战南望眼底掀起意外,好奇地问“你知道白龙家?”

    墨黎点头。

    靳仰止俊美的脸庞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侧头看向墨黎,眸光带着几分犀利,“白龙家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墨黎对上他的眼神几秒,又不着痕迹的移开,“一代白龙王有三个儿女,长子白季,次子白卓,幺女白静!”

    “白季有两个儿子,分别是白辞和白寒,白卓有两个女儿白星白月,白静就只有一个女儿,白亦然。”

    “一代白龙王死后,白季一房不争气,不是身有残疾就是纨绔,白卓继承他的衣钵成为二代白龙王,只不过他现在年事已高,白家大部分的事情都交给白月处理。”

    “那白静和她女儿呢?”叶微蓝好奇问道。

    墨黎眸黯,淡淡挤出两个字,“死了。”

    靳仰止和叶微蓝对视一眼,总觉得这简单的两个字里蕴满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白龙家有这么神吗?”战南望摸了摸鼻尖,“光是算命就能有这么大的势力?”

    “当然不是。”墨黎瞥了他一眼,带着几分鄙夷,“白龙家明面上是侍奉白龙王,实际上却是操控着泰国所有暗桩生意,但凡你们能想到的,白龙家都有参与。”

    叶微蓝恍然大悟,摸了摸下巴道“难怪傅临渊要和白龙家合作。”

    话音还未落地,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聚集在她一个人身上。

    “呃……”叶微蓝感觉所有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顿时感觉到压力山大,“那个……我没告诉你们吗?”

    “你说呢?”战南望扬了扬下颚,不爽道。

    “呵呵……”她心虚的笑了笑,侧头眼巴巴的望着靳仰止,“我忘记了,不是故意瞒你的。”

    靳仰止低头,漆黑的眸子里有什么稍瞬即逝,薄唇难得的往上勾出一抹邪魅的冷笑。

    叶微蓝“……”

    卧槽!

    为什么宝贝儿露出邪魅的笑容也那么好看!!

    血槽顿时就空了。

    “那我们怎么样才能接触到白龙家的人?”沉默的姜小鱼一针见血的问道。

    墨黎看向窗外,语气淡漠“白龙家每年都会举办一次慈善晚会,到时候白龙家所有成员都要出席,包括白龙王。他还会接待信徒,为每一位信徒答疑解惑,祈福开光。”

    “那今年什么举办慈善晚宴?”叶微蓝问。

    “一周后。”

    “卧槽,差点来不及了……”叶微蓝咋舌。

    姜小鱼蹙眉,担忧道“慈善晚宴没有那么好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