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617章:互相伤害
    墨黎“慈善晚宴邀请的大部分都是明星富豪,少部分是筛选的平民,入场的时候手上会有特别制作的手环。”

    言下之意,没有手环,他们都进不了现场。

    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神又落在叶微蓝的身上。

    叶微蓝讪讪的摸了摸鼻尖,“这个手环是可以复刻,但前提是需要一个样本,我又不知道手环里的系统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个我去弄。”靳仰止淡淡开腔。

    叶微蓝扭头往他,警惕道“你想怎么弄?我告诉你啊,色诱是万万不许的,你只能色诱我一个人!

    靳仰止“……”

    其他人“……”

    “算了,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叶微蓝咬唇,一想到他要是牺牲美色去换手环,心里超级不爽的。

    他是自己的宝贝儿,自己的美人儿,其他人连觊觎都是一种罪过!

    ……

    根据墨黎的说法,白龙家的慈善晚宴邀请的都是明星富豪,距离晚宴的日期又只剩下一个星期,那些明星肯定会提前来的。

    叶微蓝在清迈最好的酒店开了一间房,守株待兔,总会碰到一个倒霉蛋的。

    慈善晚宴的前三天,果然又不少明星富豪悄悄入住了酒店,看样子对这个白龙王是挺诚心的,怕是他们家老子过寿都没这么积极。

    叶微蓝观察一番,最终决定向一个年轻的富二代下手。

    一是他带的人最少,二是他好像是个病秧子,看起来比较好欺负。

    确认目标,叶微蓝便等待时机下手。

    夜幕降临,叶微蓝透过监控器看到病秧子的随扈离开房间走进电梯,她决定行动。

    第一步让白述远程黑掉酒店的监控。

    第二步从保洁那边弄到了万能房卡,换上保洁的衣服,假装是保洁进入房间清理房间。

    第三步弄晕病秧子,盗取他的手环。

    前两步都非常顺利,直到第三步……

    叶微蓝进入房间,按照计划将准备的安眠药放进了水壶里,结果坐在落地窗前的男人拿着一本书,半天没喝一口。

    最重要的是,手环就在他的手腕上,要是不弄晕他,真拿不到!!!

    叶微蓝犹豫了下,最终决定还是直接弄晕他好了。

    拿着白色毛巾,假装擦玻璃,不着痕迹的靠近男人的身手,扬起的手就要朝着他的后颈劈去。

    “你的耐心似乎不太好。”男人淡淡的开腔,大约是身体不好的缘故,低沉的嗓音都透着三分无力,软绵绵的。

    叶微蓝动作倏然一顿,烟眸倏然瞪大……

    卧槽!

    他早就发现自己不是保洁了?

    那还能装到现在?

    感觉自己好像被耍了,手照样朝着他的脖子劈去。

    男人明明是背对着她,后脑像是长了眼睛看得见她的动作,在手刀要碰到他的脖子瞬间低头,避开了她的时攻击。

    还是个练家子?!

    叶微蓝感觉被挑衅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一架再说!

    收拳,脚踢……

    男人利落的起身,转身看向叶微蓝,捂住唇瓣忍不住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

    因为急咳,脸颊都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

    叶微蓝戴着口罩和帽子,只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此刻复杂的看着咳的厉害的男人。

    他是真的身体不好,不是伪装的?

    算了,管他的呢。

    先抢了东西再说!

    打定主意后,叶微蓝不在迟疑,再次攻击向他。

    男人还在咳嗽,没想到她会再来一次,捂嘴往后退,避开的她同时后背撞到了落地窗上。

    染着薄红的脸瞬间苍白起来,眉头也皱成一团,像是很痛苦的样子。

    叶微蓝看着心头有些不是滋味,感觉自己是在恃强凌弱,太不人道。

    避免把人家给累死,她飞快的上前趁他咳嗽的时候,直接扣住他手腕上的手环……

    转身要跑的时候,咳得撕心裂肺的男人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声音艰涩而出,“是谁派你来的?”

    叶微蓝没说话,伸手要掰开他的手指时却被他强拉过去,翻身抵在落地窗上。

    “少爷,你要的榴莲王没……”

    江离风拎着袋子走进来,话还没说话,抬头就看到自家少爷把保洁给窗咚了……

    房间气氛一时间变得静谧而诡异,三个人面面相觑。

    叶微蓝趁他们都没回过神时,一把推开男人,提步就跑。

    经过江离风面前,狠狠的撞他一下,跑出去了。

    “咳咳咳……咳咳……”

    男人气息不稳,再次咳起来。

    江离风神色复杂的望着主子,忍无可忍道“少爷,我知道你禁欲很多年了,但你再想要也不能这么不挑,连保洁阿姨都不放过……”太禽兽了!

    后面一句话他放在心里说的。

    男人好不容易止住咳嗽,阴冷的瞪了他一眼,“闭嘴!”

    “少爷……”

    “她是来抢手环的。”

    “啊?”江离风一脸懵逼。

    “还不去追!”

    “哦哦哦!”

    江离风反应过来,急忙的追了出去。

    男人再次咳起来,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要不是看在江家世代忠诚的份上,他早把江离风这个蠢货拖出去枪毙一百次了。

    三分钟后,江离风拎着袋子回来,一脸的尴尬,“少爷,人跑了。”

    男人坐在沙发上没说话,掠起的眼眸却阴嗖嗖的。

    江离风硬着头皮走到他面前,将袋子里切好的水果递给他,“少爷,会不会是二爷那边派来的?”

    男人暼了他一眼没说话,接过打包盒,撕开保鲜膜,顿时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味在整个房间飘散。

    江离风连忙退后几步远,神色复杂难以言喻。

    他的主子除了脾气不好,还有一点不好,就是爱吃榴莲。

    尤其是榴莲王,简直是痴迷!

    不管你做错什么,只要给他一块榴莲王,他就什么都能原谅你。

    男人吃了一口切好的榴莲,剑眉立刻皱起,极其不爽的瞪向江离风,“过来。”

    江离风不情愿,碍于他主子的威严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男人将榴莲往他怀里一扔,“给我吃完!”

    “啊?!”江离风惨叫一声,怀疑他已经丧失心智了,这种臭到熏死的人东西是人吃的吗?

    “吃不吃?”男人咳嗽了两声,透着病态苍白的脸上浮起不耐烦,“不吃就立刻给我滚回e国。”

    “吃,我吃还不行么?”江离风苦逼的抱着臭烘烘的榴莲,慷慨赴义般的含到嘴里,连嚼一下都不敢,直接吞了下去。

    吃完这鬼玩意,他不一定会死,可要就这么回去,他不但死定了,连尸体都会没了。

    宴医生第一个会把自己解剖了。

    江离风被榴莲的味道熏的眼眶都湿了,咽下最后一块榴莲,苦逼兮兮地问“少爷,现在没了手环我们见不到白龙王,那我们是要回去吗?”

    “回你妹!”男人瞥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道“那个该死的女人敢对我动手,我一定要弄死她!”

    江离风没说话,在心里默默给那个女人点根蜡烛。

    惹谁不好,非要惹他家这位主子。

    腹黑精明,睚眦必报,心眼特小。

    等着瞧吧!

    ——

    叶微蓝跑出房间,害怕被他的手下追到,迅速的跑向走廊的尽头,只是刚拐弯……

    原本紧闭的房间门忽然被人推开,一只纤细的手臂抓住她的肩膀,直接将人给拽了进去。

    叶微蓝进房,转身就向对方的下腹踹去……

    “亲爱的,你每次见我都一定要这么暴力吗?”女人敏捷的躲开了她的攻击,大红唇轻抿,语调散漫。

    叶微蓝一怔,“非烟!”

    云非烟露出迷人的笑容,“嗨,我的微微宝贝……”

    上前就要热情的抱住她。

    叶微蓝伸手直接推开她的脑袋,“滚一边去,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云非烟被她推开,头发遮脸,伸手撩开,甩了甩头发,一副万人迷的模样。

    叶微蓝摘下口罩,不爽道“我是叫你照顾小心肝,没叫你让她成为网红!”

    云非烟无辜的耸肩,“这可怪不着我,是她自己要做的,你也知道我每天拍戏应酬很忙的……没空当24小时的奶妈。”

    “呵呵。”叶微蓝白了她一眼,“你是忙着钓男人吧!”

    云非烟黛眉轻挑,露出心虚的笑容,“微微宝贝,你看你都脱单了,我的终身大事还没着落呢。”

    叶微蓝忍不住泼冷水,“你这辈子嫁不出去了,趁早死心吧。”

    云非烟人美心善,什么都好,最大的缺点就是恋爱狂,不谈恋爱会死星球人,偏偏她每次交往的男人都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云非烟撅了撅红唇,转移话题,“话说你不是在京城跟那个什么靳神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怎么来了清迈?”

    “有点事。”叶微蓝没想把无忧的事告诉她,反问道“那你不在澳洲做你的国宝级影后,跑来这地儿干嘛?”

    “这不是一年一度的白龙家的慈善晚宴要到了,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环,想见见那个白龙王,好问问他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遇到我的真命天子。”

    纤细白嫩的手臂扬起,特意炫耀了下手腕上的白色手环。

    “oc!”叶微蓝低咒一句,“早知道你有,我干嘛那么辛苦的去抢。”

    还差点被人抓个正着!

    云非烟咦了一声,眸光落在她手里攥着的手环,“你也想去白龙王的慈善晚宴?”

    “不行吗?”叶微蓝傲娇的扬了扬精致的下颚。

    云非烟古怪的眼神盯着她,“你不是从来都不相信这些吗?”

    叶微蓝眼神瞬间游离,咬了咬粉唇,道“我现在信了不行吗?要你管,哼。”

    转身就要走。

    “诶,你就这样出去不怕被人家抓啊?”云非烟叫住她。

    叶微蓝停下脚步回头看她。

    云非烟露出明媚的笑容,“微微宝贝……”

    “闭嘴!”叶微蓝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衣服拿来!”

    “好嘞!”云非烟转身去自己的行李箱里拿衣服。

    叶微蓝看着她纤细窈窕的背影忍不住的轻叹……

    云非烟还有一个癖好就是爱反串,尤其是喜欢看自己穿男装……

    当年要不是及时表明身份,云非烟大约是想霸王硬上弓,要强嫁给自己了。

    云非烟拿来一套男人的西装,尺寸刚合适。

    叶微蓝换上后,戴上黑色的礼帽,藏起海藻般的长发,整个人的气质立马不一样了。

    英姿飒爽,俊美逼人,宛如古时官宦家的贵公子。

    云非烟看得满眼冒星星,激动的拿着手机咔咔的拍个不停。

    叶微蓝还赶着回去弄手环的事,没时间跟她废话。

    云非烟打电话叫司机到酒店门口等着,亲自送叶微蓝下去,趁机多看几眼。

    挂掉电话挽着叶微蓝的手臂走进电梯,像是没骨头的一样靠在她的身上。

    叶微蓝嫌弃她重,压低声音道“你没长骨头啊,站好。”

    “嘤嘤嘤,人家不要嘛,人家就要靠在你身上。”

    娇嗲的声音渗的叶微蓝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刚准备推开她……电梯门忽然开了,两个欣长的身影走进来。

    oc!!

    忘记摁电梯了!

    更重要的是……走进来的人居然是刚刚那个男人。

    呼吸一下子就屏住了,小心脏砰砰跳,担心是不是被认出来了。

    男人进来连个眼风都没给她们,只给了一个高冷的背影。

    江离风摁了一楼,回头奇怪的看向她们。

    云非烟靠在叶微蓝的身旁,像是没感觉到有人在看,娇嗲的声音道“你坏死了,故意不按电梯就是想跟人家多处一会。”

    叶微蓝“……”

    真是一对金童玉女!江离风想。

    “你就不怕被你家里的那位发现,跟你闹啊?”云非烟又开口。

    江离风“……”

    再次打量她们,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狗男女!

    叶微蓝眉角微抽,这是戏瘾又犯了?

    “你别闹了……”脸上笑嘻嘻,心里。

    云非烟纤细的手指攀在她的肩膀上,红唇微嘟,像个小女孩般撒娇,“那你说是我好,还是他好?”

    刚刚白解释了!

    叶微蓝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握,侧头看向她,烟眸微眯“那你说我的大,还是他的大?”

    来啊,互相伤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