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618章:浪到天涯
    云非烟脸上的笑微僵,片刻反应过来,故作羞赧的拍了一下她的‘胸膛’,“你讨厌,这么羞耻的问题叫人家怎么回答嘛……”

    叶微蓝唇瓣微勾,邪魅的一笑,“哦?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

    饶是云非烟拍了不少的狗血偶像剧,此刻面对叶微蓝狗血又引人想入非非的台词一时间也接不住台词了。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叶微蓝搂住她水蛇般的细腰,轻笑,“走吧,宝贝。”

    男人看到她们的背影,浓眉微敛,清寒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厌恶。

    他生平最厌恶这种举止轻浮,浑身上下都透着媚惑的女人。

    说是性感,其实就是放荡形骸,恬不知耻。

    江离风也瞪着她们的背影,啐了一口,“狗男女。”

    男人瞥了他一眼。

    江离风立刻噤声了。

    男人“换个词。”

    江离风想了想,“奸夫。”

    男人满意的点头,“回头就去提案,像这种道德沦丧恬不知耻的渣男渣女抓到就浸猪笼。”

    江离风“……”

    主子,你是认真的吗?

    云非烟送叶微蓝上车,纤纤玉手搭在车门上,依依不舍。

    叶微蓝余光扫到要走出来的男人,二话不说拂开云非烟的手,甩上车门吩咐司机开车。

    云非烟的手险些被车门夹了,气的跺脚,“混蛋,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

    旁边的门童“……”

    云非烟余光扫了他一眼,娇媚的语气傲慢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门童扫到她露出的事业线,默默的低下头了……

    提步要进酒店,迎面就看到刚刚在电梯里的男人,五官深邃,轮廓似刀削般棱角分明,皮肤冷光白,比女明星还要白。

    一双瞳仁的颜色很淡,平静的如一口深井,见不到底。

    云非烟看呆了……

    男人察觉到她的眼神,眉头不着痕迹的蹙起,清寒的眸底浮起厌恶,原本要经过她身边的步伐刻意调整,像是避开病毒般远远避开她。

    司机已经把车子开到门口,男人上车就迫不及待的吩咐司机开车。

    江离风坐在副驾上,虽然他没谈过恋爱,但那个女人的眼神他太熟悉了……

    好多女人都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少爷。

    “少爷,那个好像看上你了!”

    “闭嘴!”像是被他的话气着了,男人捂嘴急咳起开,涨得冷光白的皮肤涌上淡淡的红,“别把我和那种不知检点的女人联系到一起。”

    这是对他的一种羞辱。

    江离风默默闭嘴不多话了,眸光落在倒车镜上看到女人还站在酒店的门口看着他们的车子。

    唉,长的挺漂亮的,可惜……太放荡了。

    云非烟怔怔的站在酒店门口,望着远去的车子,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喃喃道“完了,我好像遇到我的真命天子了……”

    ……

    酒店。

    叶微蓝推开房间门就看到靳仰止坐在餐桌前,面前放着电脑,战南望坐在对面,面前放着一张图。

    她蹦蹦跳跳的跑过去,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故意放低音色,“嗨,兄弟……拜把子吗?”

    靳仰止微微侧头,望向她干净又英气的脸庞,薄唇含笑,“拜把子就不用了,拜堂倒可以。”

    叶微蓝眉眼俱笑,低头就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宝贝儿,你真是越来越上道了。”

    战南望忍无可忍的敲了敲桌面,“够了啊!我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是看不到吗?还是当我死了?”

    叶微蓝余光瞥了他一眼,“你酸啊?酸你回去找小鱼过来也酸我们啊。”

    “……”

    以小鱼冷清又内秀的性子,怎么可能当众秀恩爱。

    战南望一边不爽,一边酸溜溜道“有一句话叫秀恩爱死的快……”

    下半句话还没说完,靳仰止忽然掠眸看向他,漆黑的眼眸里带着几分凌厉。

    战南望“……”

    妈的,好想跟他们绝交啊!

    见他安静了,靳仰止拉着叶微蓝的手,让她坐在身旁,薄唇翕动,声音温柔,“东西拿到了吗?”

    叶微蓝伸手到他面前,摊开了掌心,炫耀的语气道“我出马,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靳仰止笑,毫不保留的夸赞她,“蓝蓝真棒。”

    叶微蓝笑的更开心了,眸光看向电脑,“你们在干嘛?”

    “我和战南望去了一趟宴会厅的场地,虽然已经开始戒严,但我们还是拿到了宴会厅的平面图和监控。”靳仰止耐心的解释道。

    虽然他的技术不如蓝蓝,但是黑监控这种入门级别的,还是能做道的。

    叶微蓝眼底闪过一抹坏笑,“宝贝儿,你学坏了哦。”

    以前的靳仰止哪里会做黑监控这种事情。

    靳仰止眉心微动,轻抿着唇瓣没有辩解,侧头与她对视,两个人的眼底泛起同样浓郁的笑。

    空气里莫名多了几分暧昧的气氛。

    战南望“……”

    这两个人一会不眉来眼去的会死吗??

    ——

    慈善晚宴是在白龙家名下一家度假酒店里举行。

    七层楼高,四周依山傍水,环境优美,酒店里还有天然温泉,像是一个世外桃源。

    叶微蓝和靳仰止戴上手环假装是平民混入进去,而战南望和姜小鱼则是假扮成酒店的后勤人员,墨黎则是负责在外围侧应。

    叶微蓝换上了一条颇有当地特色的碎花裙,踩着银色的高跟鞋,挽着穿着深蓝色礼服的靳仰止的手臂走进酒店。

    酒店的门口就有安检门,保安会一一验证宾客的手环。

    通过验证后,叶微蓝挽着靳仰止的手臂上楼,走进二楼最大的一个宴客厅。

    整个宴会厅地面都铺上了红毯,面积大到可以容纳五六百人,六盏华丽的水晶灯吊在上方,如星光璀璨。

    厅内的布置金碧辉煌,高贵奢华,无不弥漫着两个字——烧钱!

    叶微蓝压低声音道“看样子墨黎没骗我,这白龙家还真是贼有钱。”

    光是墙壁上那幅国画,就够普通人家好好的生活一辈子了。

    靳仰止淡笑,“没你有钱。”

    整个靳氏集团都是她的,白龙家再有钱,也不可能超过靳氏的。

    叶微蓝笑,“说的也是,只不过我喜欢低调,低调……”

    靳仰止望向她的眼神满载着宠溺。

    ……

    大部分宾客都没到,此刻宴客厅略显冷清,叶微蓝和靳仰止找了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站了一会,宾客越来越多。

    白龙家的人也陆续登场。

    先出现在众人眼里的是白家长子白季一房,白辞和白寒。

    白季已经是满头白发,一脸的皱纹,老态臃肿,虽然穿的体面,却掩盖不住他眼底的浑浊不堪。

    白辞保养的不错,五官没有被岁月摧残,但有眼疾,戴着一个眼罩,端着酒杯站在人群里,沉默寡言,也颇为惹眼。

    白寒是个纨绔子弟,至今未婚,此刻还没出现,只有白季带着白辞在招呼宾客。

    今天来的宾客不是明星就是富豪,还有好几个叶微蓝眼熟的演员呢,没想到都是白龙家的信徒。

    谈笑风生间白卓的大女儿白星登场,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保养的很好,化了妆看不出什么细纹,风味犹存。

    一出场就和白辞怼上了。

    原因是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白星白月到现在还没露面,太过失礼。

    白星笑盈盈的反击,“说到礼节难道不是二哥更失礼,身为长子一房,居然到现在还没出现,传出去还以为我们白龙家尽是没有礼教的混崽子。”

    白辞刚想说话就被白季打断了。

    白季问“月儿呢?”

    白星不阴不阳的语调道“这我哪知道,她现在是白家管事人,难不成我还敢管她啊?”

    白卓有两个女儿,却独宠白月,现在就连白龙家的事也交给白月打理,白星心头自然是不快的,经常挑白月的刺。

    白季知道这两丫头相处不来,白星更是阴阳怪调惯了,也就不跟她多费唇舌,带着儿子去招呼其他宾客。

    白星眼底拂过一抹不屑与愤恨,扭头去拿酒。

    ……

    站在不远处看完这一幕的叶微蓝仰头看身边的男人,“感觉这个白龙家比你们家复杂多了。”

    至少靳跃那混账没儿没女,也就靳澜小蝌蚪多点。

    靳仰止岂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揶揄,低头道“那是我们没回老家。”

    靳澜虽然只有一个弟弟,但是老家还有不少堂哥堂姐,只不过靳澜当年创立靳氏集团后就表明了态度……

    靳家的事他能管的会管,能扶持的会扶持,但是他们不能进入靳氏集团,更不能到京城打着他的名号,胡作非为。

    靳家那些人虽然不满,却拗不过靳澜态度坚定,加上靳澜出手大方,这些年老家里不管什么需要钱,都很大方的给,时间久了,他们自然也就打消了分一杯羹的念头,老老实实的在老家过他们的小日子。

    叶微蓝能想象到他老家那些人的嘴脸,抿唇笑,“那咱们还是不回去吧。”

    倒不是怕,只是懒得应付。

    “放心吧,只要我爸在一天,他们就一天不敢造次。”靳仰止安慰她道。

    老家那些人,他也不喜欢,小时候靳澜带他们回去祭祖,回去几次,都是一些见钱眼开,趋炎附势的嘴脸。

    听他这么说,叶微蓝就放心了。

    两个人对视浅笑的时候,忽然一道艳丽的身影扑过来,“微微宝贝……”

    对方太热情,直接扑到叶微蓝的怀里,硬生生的把靳仰止给挤到一边。

    靳仰止“……”

    叶微蓝推开面前的人,嫌弃道“你的脸离我远点,粉都蹭我衣服上了。”

    “你胡说。”云非烟娇滴滴的声音道“人家今天化的纯裸妆,根本就看不出来粉。”

    叶微蓝往靳仰止身边站了站,骄傲道“我还没化妆呢!”

    云非烟娇嗔的瞪她一眼,“好嘛你最漂亮了,行吧?”

    “什么叫行吧,我本来就是最美!”叶微蓝特意强调“最”字,扭头道“宝贝儿,你说呢?”

    靳仰止不可否置的挑了下眉头,眸光看向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刚好云非烟也在打量靳仰止,“你就是那个技术渣得要死还能让微微宝贝一次怀两的那个死残废?”

    “……”

    黑眸看向叶微蓝,意味深长。

    叶微蓝头皮一麻,白她一眼,“什么死残废?我家宝贝儿腿好得很,大长腿!”

    云非烟凑热闹不嫌事大,继续火上浇油,“你之前不都是这么叫的……”

    “闭嘴!”叶微蓝忍不住打断她,威胁道“你再多说一个字,信不信我把你的位置发给你的前男友?”

    云非烟立刻闭嘴了。

    她倒不是怕前男友,是怕前男友们!

    毕竟她的前男友没有几百个也有几十个,凑成一桌麻将子绰绰有余。

    叶微蓝扭头露出乖崽崽的笑容,“宝贝儿,你别听她胡说,你最棒了!”

    靳仰止露出佛系微笑,眼神里倒流转过几分深意。

    “微微宝贝,我今天是一个人来的,一会陪我……”

    叶微蓝甩开她的手,“不去!我今天只跟我家宝贝儿在一起。”

    云非烟“可你不是想见白龙王吗?没有特邀卡,你又不能白龙王说话。”

    “特邀卡?”卧槽,墨黎没告诉她啊!

    云非烟从化妆包里拿出一张金灿灿的卡,“我有,微微宝贝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呀?”

    叶微蓝没立刻答应,而是看了一眼靳仰止。

    “你去找白龙王,我去找战南望他们。”靳仰止轻声道。

    叶微蓝点头,“好。”

    靳仰止从口袋里拿出什么戴进她的耳朵里。

    叶微蓝仰头,烟眸眨巴眨巴的望着他。

    “通讯器,之前你给我的。”他解释。

    这次来清迈,他特意带过来,没想到派上用场了。

    叶微蓝露出甜蜜的笑容,“宝贝儿你真体贴,心细。”

    靳仰止薄唇噙着淡笑,摸了摸她的头发,礼貌的冲着云非烟颔首后转身离开。

    云非烟酸得不行,“你还是我的微微宝贝吗?当初我们说好要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缠缠绵绵浪到天涯,你现在居然在我面前秀恩爱,还特喵的装乖!”

    “不是哦。”叶微蓝不假思索的回答,“我现在是专属我家宝贝儿的蓝蓝……”

    话音落地,一个穿着黑色礼服踩着高跟鞋的贵妇走了进来……

    ——

    小剧场。

    某天有人吃完榴莲王,神色淡漠道“既然你说爱我,那来证明下。”

    某人“怎么证明?”

    某主子“吻我。”

    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