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716章:最是长情为不离(2)
    靳仰止轻抿的薄唇像是不屑的勾了下,又好像只是她的错觉。

    他握起叶微蓝的手,在她的掌心轻轻地落下一个吻。

    叶微蓝本能的蜷曲了手指,眸黯的望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蓝蓝,要我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没有你我不行?”低低哑哑的嗓音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又像是最深情的告白。

    这个谁离开谁不行的时代,他坚定不移的说没有你我不行!

    叶微蓝的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薄如蝉翼的睫毛低垂,在眼角下投下一片淡淡的青影,犹豫不决道,“可是我害怕。”

    害怕自己是你的污点,害怕总有一天我会拖累你,害怕你会后悔……要是没有娶我,该有多好。

    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善变的东西,我也会害怕有一天你不会像现在这般爱我,愿意为我付出一切,荣耀或是生命。

    靳仰止低头,薄唇贴在她的额头上,虔诚而深情缱绻道“别怕,有我在!我们说好一辈子的,差一天,一个小时,甚至差一秒都不算一辈子。”

    叶微蓝掠起眼眸,眼眶氤氲已久的气雾化作泪珠滚落,“宝贝儿,吻我!”

    告诉我,让我知道你爱我,永远爱我。

    靳仰止温柔的拭去她脸颊上的泪,菲薄的唇瓣轻勾,“乐意效劳。”

    话音未落,他已经低头吻上她的红唇。

    起初舌尖只是温柔的描绘她的唇形,逐渐的不满足只是浅尝即止,舌尖撬开贝齿,强势的在檀口中横扫掠夺,纠缠不休。

    舌尖相抵,那一瞬间像是有什么触及到叶微蓝的心头,整个人都颤栗不止,双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他的肩膀,热情的回应他的吻。

    唇齿相依,呼吸相容,不时传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吞咽声。

    靳仰止握住她捏住自己耳朵的小手,缓缓睁开眼睛,气息粗喘,“蓝蓝……别玩火了。”

    再这样下去,婚礼怕是真的要取消了。

    叶微蓝被他吻的唇瓣红肿,眸色水光潋滟,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瓣,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娇嗔,“明明是你先玩火把我脱光的。”

    靳仰止深情的眸子望着她娇滴滴的模样,情难自禁的又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亲,“不把衣服脱了又怎么穿婚纱?”

    叶微蓝轻哼,“一般的婚纱我可不穿!”

    从确定婚礼开始到现在她都没见过婚纱是什么样子,更没试穿过,他也不怕尺寸不合适。

    “你可以先看看,要是不喜欢,你可以随时悔婚。”他低哑的嗓音含笑道。

    叶微蓝黛眉轻蹙,“这么大的口气,小心分分钟打脸哦。”

    靳仰止只笑不语,长臂伸过去连人带被子一起抱起来,转身走向房间的沙发上。

    叶微蓝这才发现沙发前的茶几被人挪走了,放着的是一个架子盖着白色的布,看不清楚是什么。

    靳仰止将她放在沙发上坐着,转身走到架子前,漆黑的眸子灿若星辰的望着她,一只手抓住白布豁然扯下……

    白色的布轻飘飘的被他扯下的瞬间,叶微蓝烟眸里掀起了不可置信与惊艳……

    ————

    上午十一点四十分,大部分宾客都到齐了,但是都没看到新娘和新郎,忍不住好奇的问新郎新娘什么时候出来啊。

    郁晚晚笑着回应时间还在,到了时间新娘自然会出来跟大家见面的。

    其实她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只是早上仰止打过招呼了,到时间他和微蓝会出现的,让他们好好招待宾客就是了。

    放放和小心肝一上午吃了无数的糖果和小点心都没见到叶微蓝。

    小心肝苦恼的摸着自己的小肚子道“哥哥,妈妈什么时候出来啊?妈妈再不出来我的肚皮都要撑破了。”

    那些叔叔阿姨总是热情的给她东西吃,她又不好意思不吃……吃得小肚子圆鼓鼓的,都快把裙子撑破了。

    放放也有点不放心,偷偷的瞅了一眼招待客人的奶奶和爷爷,小声道“那我们等下去找妈妈。”

    小心肝疯狂的点头。

    婚礼的时间定在十二点是十四分,十一点五十分开始,靳澜就让佣人安排宾客乘坐观光车抵达婚礼现场。

    红毯是从靳家的大门一路铺到婚礼现场,一路上都有鲜花做成的拱门,路边的树上绑着红丝带,树下有乐队现场奏乐,场面隆重的像是在参加一场盛世庆典。

    婚礼现场更是花团锦簇,恍若是一个童话世界。

    美丽的情人湖里成双成对的天鹅在戏水,草地上铺上了红毯,早已搭建好的舞台四周全是蓝色妖姬,蓝色的绣球与粉色的气球在风中飞扬。

    现场观礼的椅子也是浅蓝色的,每个座位上都贴上了嘉宾的名字,也放上了一支蓝色妖姬。

    姜小鱼挽着战南望的手臂下车,望着眼前童话里才有的画面,忍不住感叹道“好美啊!”

    战南望捕捉到她眼底的流转过的一丝艳羡,心头顿时有一种被比下去的感觉。

    “你喜欢这样的婚礼?那我们回头再重新办一个!”他什么都能比靳仰止比下去,对待老婆这方面不行。

    姜小鱼回过神迎上他认真的眼神,想到上次的婚礼,立刻摇头,“不用了。”

    她的婚礼,是所有人这辈子不能回忆的痛。

    战南望知道她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握紧她的手。

    姜小鱼抬头望向碧蓝的天空,声音很轻很轻的响起,“你说,无忧在那边会不会也在期待少将和微蓝的婚礼?”

    “当然!”战南望随着她的眼神看向蓝天,心里祈祷着蓝天的背后就是传说中的天堂,而那个女孩在天堂里微笑。

    凌则屿和萧云起一起下车走向观礼席的时候迎来不少目光的注视。

    毕竟一个是现在京城里有名的黄金单身汉,另外一个是娱乐圈最黑红的男明星萧云起,不管是圈内还是圈外,都有不少女人对他们趋之若鹜。

    可惜前者从以前的来者不拒到现在的对女人避而远之,后者则是专注嗦粉一百年。

    没错,自从上次他和女明星在房间嗦粉的真相被曝光,所有人都知道了萧云起最大的爱好就是嗦粉,人称嗦粉小王子。

    今天两个人一起出现,自然会引起那些千金名媛的注意,可惜凌则屿双手叉腰,目不斜视的走向自己的座位,连个眼风都没给那些小姑娘;而萧云起则是拿着手机打游戏。

    要不是凌则屿伸手把他拎到椅子上,他直接往前走撞到花柱上。

    顾铂悦难得没穿制服也没穿休闲服,而是换上一套西装,在贴着自己名字的椅子上入座,看着四周的环境和现场布置,低头意不明的笑了笑。

    苏听雨和池峥是伴娘和伴郎自然不用这么早出来,而钟离则是负责帮忙招呼,白述负责现在的监控和安保问题。

    所有嘉宾都到齐了,婚礼在十二点十四分准时开始,司仪京城里最出名的婚庆主持,拿着麦克风上台开始炒热现场的气氛。

    一番致辞和介绍下,靳仰止在热烈的掌声中走上红毯,修长挺拔的身子,剑眉星眸,清秀而挺立的五官,简直是鹤立鸡群,碾压众生,独一绝色。

    他手里拿着的一束捧花也不是普通的玫瑰,而是一束蓝色妖姬,神秘而美艳,随了今天婚礼的主题——蓝色。

    在司仪cue完流程以后,让所有人用最热烈的掌声邀请新娘出场。

    远处一架马车缓缓走来,马车上也用了浅蓝色的绣球做点缀,而蓝色薄纱更是将马车遮挡的严严实实。

    所有人只是隐约看到马车上坐着一个人,却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神秘的让人一时间好奇极了。

    马车在花拱门前停下片刻,然后佣人架着马车离开,被马车遮挡住的人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时,现场一片惊呼,甚至是起立,倒抽一口冷气。

    叶微蓝身上穿的婚纱不是纯洁的白色,而是……渐变星空蓝。

    一字肩的设计露出她的香肩,上身是用轻纱与花瓣结合,采用立体的雕花和平面绣花等工艺将蕾丝的浪漫展露无遗,而从细腰往下裙子的颜色逐渐变浅,裙摆和垂落的薄纱在风中轻轻摆动,闪耀出细碎的光芒,宛如夜晚的星河。

    “是蓝钻和钻石。”现场有眼尖的名媛一眼就认出来了,叶微蓝肩膀两旁的流苏是用蓝色的钻石一颗一颗的镶嵌起来,而裙尾上镶嵌的全是最上等的钻石。

    这套婚纱保守的价位都是在千万之上。

    蒹霞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此时此刻长发挽起,露出立挺的五官,头披浅蓝色头发的叶微蓝,哪怕化着淡妆却也是美的倾国倾城,惊心动魄,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叶微蓝手挽着陆沉舟的手臂,隔着薄纱望着红毯尽头站着的男人,红唇微翘,美眸里却忍不住的湿热。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会为自己准备这样一件与众不同的婚纱,更没想到他用自己的名字来作为这个婚礼的主题。

    蓝蓝,蓝蓝,蓝蓝……

    他总是这样亲昵缱绻的唤着她,无奈的,好笑的,生气的,最终都化为一腔深情予她。

    这个男人,终是用了一张天罗地网将她死死的缠住,无法挣脱。

    这张天罗地网的名字叫——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