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717章:最是长情为不离(3)
    陆沉舟低头看着她的视线锁死在靳仰止的身上,低头嘴角划过苦笑的时候,眼神里的阴郁却在一点一点的散去。

    既然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那自己唯一能为她做的事,就是将她亲手交给能让她幸福的男人手上。

    看到这一场婚礼,他就知道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或许靳仰止没有把这个世界上最贵最好的东西都搬给她,但却给了她最喜欢的。

    这样就够了。

    陆沉舟收敛情绪,修长的大长腿迈起,缓缓朝着红毯另外一端走去。

    叶微蓝揽着他的手臂,蓬松的裙摆下高跟鞋踩在红毯上,每一步都柔软的像是走在云端上,轻飘飘的,不踏实像是在做梦。

    四周的宾客都忍不住,纷纷的拿出手机拍照,真的太漂亮了。

    靳仰止站在红毯的终端,漆黑温柔的眸子含情脉脉的望着她走向自己,菲薄的唇瓣止不住的往上翘。

    他就知道……他的蓝蓝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美的新娘。

    放放和小心肝走在叶微蓝他们身后,两个人肉呼呼的小手帮她提着长长的裙尾,忍不住的笑。

    本来是打算偷偷的去找妈妈的,没想到走到卧室门口就看到爸爸刚帮妈妈换上了婚纱。

    那一瞬间,两个小家伙都惊呆了,感觉自己看到了神仙。

    现在看到那么多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叶微蓝,两个小家伙都打从心底升起一种自豪感。

    这么漂亮的新娘,是他们的妈妈,而这么帅气逼人的男人,是他们的爸爸。

    他们像是童话故事里的人物,有着幸福美满的结局。

    池峥和苏听雨是伴郎和伴娘,分别站在最后面,一会要上台为他们递戒指。

    因为叶微蓝请不到别的伴娘,所以他们是唯一的伴娘和伴郎。

    五十米的红毯对于叶微蓝而言,像是一个世纪那般漫长,而对于陆沉舟却短暂的好像稍瞬即逝。

    步伐停在靳仰止的面前,他低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叶微蓝,这个他曾经最深爱的女孩……

    “靳仰止,我现在把她正式的交给你了。”深沉的眸子严肃的盯着靳仰止,将手腕的瓷白的手递到了他的面前,“从今以后你只能让她幸福,不能让她哭!如果你敢让她再掉一滴眼泪,我不会放过你!”

    靳仰止伸手握住叶微蓝的小手,黑眸迎上他,郑重其事的承诺,“你放心,我不会让她有机会再掉一滴眼泪。”

    陆沉舟薄唇紧抿,深沉的眸光不舍的又看了一眼叶微蓝,最终一言不发的点点头,然后转身顺着红毯一步步向观礼席。

    叶微蓝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陆沉舟挺拔的背影,在骄阳下他的背影却充满的孤独和苍凉感。

    想到他这么多年,和自己一样被沈以宁训练成复仇的棋子,心头涌上几分酸涩与无可奈何。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半点不由人。

    靳仰止握紧她的手,叶微蓝回过神来,面前多了一束捧花。

    她抬头迎上他深情似海的眼眸,心头的那点酸涩很快就被冲淡了……红艳似火的绯唇微微的翘起,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捧花。

    靳仰止拉着她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舞台。

    舞台左右都有乐队现场演奏结婚进行曲,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鼓掌,吹口哨。

    这一对新人的颜值简直是百年难得一见!!!

    叶微蓝一直都觉得婚礼是一件很俗气的事,差不多的婚纱,千变一律的誓词,系统设定般的流程,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可此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穿着婚纱,拿着捧花在所有人的见证下结婚,原来感觉是这么的严肃而隆重。

    从此以后他们不止是法律上的夫妻关系,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他们是夫妻,他们是荣辱与共的一体!

    眼眶莫名的就湿热了。

    靳仰止转身面对着叶微蓝,接过主持人递过来的话筒,削薄的唇瓣勾起,低醇好听的声音缓缓响起——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欢娱在今夕,燕婉及良时。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蓝蓝,你知道的,我的职业和身份特殊,也许不知道哪一天就要为任务奉献这一身的血肉,纵然我想承诺你一生一世,可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尽管如此,还请你原谅我的贪心,想要拥有你所有的风景,想要与你把每一天都当做末日来相爱,所以……”

    清润的嗓音顿了顿,再次响起时充满了深情和眷恋,“你愿意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从此夫妻一心,恩爱不疑吗?”

    叶微蓝在听到他说出“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的时候眼眶的泪猝不及防的就滚下来了。

    从来没有觉得“夫妻”这两个字这般的重,又是这般的动听。

    因为他的工作关系,所以连宣誓都不敢轻许诺不离不弃,而是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这样一个深情又温柔至极的男人,教她如何不爱。

    “我……”她抿唇,眼角的泪珠划过嘴角,不再是苦涩,而是甜甜的味道,一路甜到心底最深处,所以毫不犹豫的说出那两个字,“愿意!”

    叶微蓝愿意嫁给靳仰止,成为他的妻子,从此夫妻一心,恩爱不疑。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现场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靳仰止俊朗的脸上浮现明显的笑容,纯粹的,发自内心深处最简单的快乐。

    他眸光看向站在旁边的苏听雨。

    苏听雨上前打开了手里的绒盒……

    一颗蓝色钻石的婚戒映入眼帘,目测钻石重达71克拉,曾经被瑞士的一位收藏家购买并命名为——eternal(永恒)

    再后来收藏家离世,eternal被他的后人拿出来拍卖,几次辗转拍卖最终出现在京城的一次慈善拍卖上。

    靳仰止当时代替靳澜去参加的慈善拍卖会,看到的第一眼脑子里就涌出要占有的念头。

    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这个eternal注定要让他拍下,为的就是今天,让他亲手把婚戒戴上叶微蓝的无名指上。

    靳仰止将婚戒缓缓推入叶微蓝的无名指后,池峥走上前将男款婚戒递给叶微蓝。

    男款的婚戒相对就简单朴实很多,叶微蓝拿起来时还是看到了戒指内壁里刻着两个单词——love n。

    靳仰止看到无名指上戴上的婚戒,薄唇含笑,黑眸深情的凝视着眼前的新娘,身体里的血液在翻滚,血脉在膨胀。

    自己终于对象承诺,给她一个……永生难忘的婚礼。

    司仪在一片欢呼中说,“现在请我们的新郎拥吻他美丽的新娘吧!!”

    所有人都在鼓掌,在欢呼……

    靳仰止温柔的能滴出水来的眼眸望着叶微蓝,并没有马上掀开头纱,而是缓慢的俯身凑到她面前。

    隔着薄纱,在她的唇瓣上落下轻轻地的一吻。

    温柔而唯美,一如最初他的模样,干净剔透,纯情动人。

    整个氛围忽然间就变得旖旎,空气里泛着无数的粉红泡泡。

    许多单身的小姑娘看得心都酥炸了,这画面好唯美,好浪漫啊!

    靳仰止低头亲吻叶微蓝的那一瞬间,凌则屿迅速的摁下了拍照键,将这一瞬间的美好定格成永恒。

    他登陆微博,上传照片,编辑内容三哥三嫂结婚了,你喜欢这样的婚礼吗?艾特许我一世无忧。

    用户名许你一世无忧。微博状态仅好友圈可见。

    而好友圈那一栏只静静地躺着一个用户名许我一世无忧

    ————

    婚礼现场警戒线外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卡宴,男人一身盛装打扮站在路边,远远望着婚礼现场的热闹,不时还有掌声和欢呼声随风传来。

    楚兰音从车上下来,走到他身边,温婉的声音道“既然来了,为什么不亲自跟她说一声恭喜?”

    傅临渊杵着拐杖,侧头瞥了她一眼,声音漠然,“她并不需要我的祝福!”

    更何况他一点也不想祝福她和靳仰止幸福。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兰音不要拿那些鸡汤给我洗脑。”冰冷的声音里透着几分不客气。

    楚兰音无奈浅笑,“你这样对自己的心理医生似乎不太好。”

    顿了下,又道“连陆沉舟都能放下了,为什么你还是放不下?”

    “我和他能一样?”男人语气薄冷的反问。

    陆沉舟有不得不放弃的理由,而他明明是最先遇见她的那个人,也是最先将她护在自己的羽翼下,可为什么偏偏最后还是失去了她。

    楚兰音人忍不住轻叹,“何必自苦?”

    傅临渊低眸扫了她一眼,薄唇溢出四个字“彼此,彼此。”

    楚兰音“……”

    ……

    婚礼仪式结束,靳仰止带叶微蓝去换了一件礼服,依然是星空系的,不过没有婚纱裙尾那么大,比较轻盈方便。

    牵着她的手去跟过来恭贺他的上司敬酒。

    他的酒量不是很好,所以杯子里装的是白开水,真正帮他喝酒的人是靳景行。

    因为池峥靳澜他们都是普通的职业,只有靳景行和靳仰止是同一个职业,由他来招待是最合适不过。

    顾简跟在他的身边,看他帮靳仰止招呼宾客,忍不住嘟囔,“喝这么多酒,晚上别又喝醉耍酒疯。”

    靳景行听到她在嘀咕什么,侧头压低声音道“嘀咕什么?还不去拿酒?”

    顺手就把手里的空酒杯塞给她。

    顾简接住,“哦”了一声,转身的时候暗暗发誓,今晚一定不理他!

    免得他喝醉耍酒疯又拉着自己跑十公里!

    叶微蓝跟着靳仰止四处去敬酒寒暄,至于平头哥他们也来了,不过不需要靳仰止招呼,他们自己就能玩成一团。

    靳澜和郁晚晚从一早就开始忙乎,一直站到下午两三点,早已累的不行,跟靳仰止打招呼要回房间休息。

    靳仰止知道他们今天受累了,说了一声辛苦,让他们安心的回房休息,剩下的宾客他们会招待,更何况还有靳景行在呢。

    靳澜和郁晚晚带着两个小家伙一起上楼,两个小家伙已经玩得一身汗,也要洗澡换身干净的衣服休息会。

    郁晚晚帮小心肝洗澡,靳澜想着去厨房叫人煮两杯参茶解解乏。

    下楼的时候就碰到了躲在厨房偷懒的叶微蓝。

    叶微蓝穿着礼服靠在洗理台上,手里是刚从厨师手里抢过来的甜点。

    靳澜吩咐佣人煮参茶,又看向叶微蓝,开口时声音里满载着长辈的关怀,“你受累了。”

    叶微蓝咽下嘴里的食物,绯唇轻抿,“我们出去聊聊。”

    靳澜眼底划过一丝意外,不知道她要跟自己聊什么,不过还的点头同意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厨房。

    客厅里宾客有靳景行他们招呼,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出去了。

    叶微蓝换下了婚纱也换下了高跟鞋,此刻穿着平底鞋踩在铺满鹅暖石的林荫小道上,路边栽满树木,绿荫遮顶,曲径通幽。

    两个人并肩走了一段路,谁也没开口,最终是叶微蓝停下脚步,侧头看向他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沈家两兄弟对我母亲做的事?”

    靳澜步伐猛然一顿,扭头不可置信的望向她,“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微蓝低头,唇瓣微勾,弧度漫着苦笑,“我都想起来了,他们曾经对我母亲做的事,那天晚上的事,我全部都想起来了。”

    靳澜眸色复杂,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为什么不告诉我和陆沉舟?”如果他早点说出来,或许他们就不会对他误会那么深了。

    陆沉舟也不会那般的憎恶他,到现在都不肯睁眼瞧他一下。

    靳澜深呼吸,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胸口却始终有一团浊气堵着,“弯弯已经不在了,还提那些事做什么。”

    叶弯弯已经死了,难道还要让人知道她生前被两个男人糟蹋的丑事吗?

    “所以你宁愿被误会,被憎恨也不愿意揭露真相是为了维护我母亲的名声!”语气是肯定的,烟眸里露出易见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