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718章:最是长情为不离(4)
    靳澜点头,“说来都是我没用,我没有保护好她,我这辈子争权夺势,我赚了再多的钱却始终保护不了我最爱的女人,是我对不起她。”

    低沉的嗓音里满满的挫败和内疚感。

    叶微蓝摇头,“不怪你,你已经尽力了。”

    在知道叶弯弯经历了那些罪恶以后,他没有放弃叶弯弯,而是想尽办法带叶弯弯走,他为叶弯弯做的已经够了。

    靳澜长长的叹气,“可我终究害死了她,要是我没有……”

    不等他把话说完,叶微蓝打断他,“其实那样也好,她一直在做一场噩梦,噩梦醒了,她也就解脱了。”

    总比被沈以宁和沈致远欺骗,日以继夜的糟践的要好。

    靳澜想到叶弯弯经历的那些,实在忍不住心痛,手掌捂住不舒服的心口,望向叶微蓝,“你那晚是怎么逃出去的?我醒来的时候弯弯已经死了,也没看见你。”

    叶微蓝眸黯,“你和沈以宁昏迷后,我父亲放火后自裁,我才下楼的,当时我母亲病还有一口气,她以为你死了,她央求我……拔掉她身上的刀。”

    靳澜神色一滞,没想到在自己昏迷之后还发生过这样的事,上嘴唇和下嘴唇磕破,“那……那弯弯可有说什么吗?”

    叶微蓝摇头。

    靳澜眼眶泛红,神色越发的愧疚,“弯弯……是我没用,是我没保护好她啊。”

    “她什么都没说,可眼神一直看着你,我知道……她很爱你。”到死都爱着你。

    靳澜扭过头,紧紧绷着下颌,整个身子都在剧烈颤抖……

    叶微蓝知道他心里难受,觉得对不起叶弯弯,那是他最爱的女人,却为了他而死。

    “就算没有那天晚上的事,她也活不下去的。”她轻轻的开口,“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她特别的痛苦,总是坐在画板前哭,用一种很厌恶的眼神看着我,我猜那时候她已经想起你了。”

    她想起自己最爱的男人,又怎么能屈辱在两个禽兽的身下,连带着是禽兽女儿的自己,她也一并恨上了。

    “我想要带她走,我想给她一个全新的生活,我没想到自己一时间的冲动和鲁莽竟然会害死她啊!”靳澜愧疚的弯下腰,拍着自己的腿,更向是在对她忏悔。

    叶微蓝看到他悲痛不已,沉默了片刻,轻声问“你接受催眠忘记我妈妈,不是因为她死了,而是因为她身上的那把刀是你带去的,对吗?”

    靳澜一怔,望向她喃喃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父亲用来自裁的水果刀是沈家茶几上的,我认识,但是我妈妈身上的水果刀不是沈家的。”叶微蓝想起那段记忆,自然也会想到那些细枝末节。

    靳澜越发的愧疚低下头,“我……我当时只是想威胁他们,想让他们放弯弯跟我走;不管我开多少钱,怎么请求他们,他们都不肯,我没办法就拿出从家里带出来的水果刀,可是我没想到他们两个身手那么好,不但轻易夺走水果刀,甚至还要杀了我!”

    如果不是叶弯弯及时挡在了他的面前,那死的人会是他!

    叶微蓝抬头看着层层绿叶叠加的绿叶缝隙看向碧蓝的天空,似笑非笑,“可能这是天意,是我母亲在天上保佑你吧!!”

    靳澜抬头红着眼眶不解的望着她。

    “当年警方判你无罪,是因为在现场找不到杀害我母亲的凶器,而在我父亲身上的那把刀上残留的刀柄上也只有我父亲和二叔的,没有你的。”

    叶微蓝轻声解释,低头看向他,“当年我拔出那把水果刀就一直握着,跑出了沈家,后来摔倒水果刀就掉进附近的湖里,所以警方怎么都找不到那把凶器。”

    如果不是叶弯弯叫她拔刀,如果她没有把水果刀带出去又无意的掉进湖里,当年靳澜就进了监狱,这辈子都要背负着杀人犯的罪名了。

    靳澜整个人都呆了,眼睛睁圆,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带去沈家的那把水果刀,最后竟然是叶微蓝带出去遗失掉了……

    这其中到底是巧合或是……弯弯真的在天上保佑自己?!

    “还好,你没进监狱,也还好你娶了郁晚晚生下靳仰止这个儿子。”如果自己没有爱上靳仰止,是绝对会听二叔的话,就算不杀靳澜,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

    靳澜心头又何尝不是这样想,要是没有靳仰止,只怕这辈子他都不会知道弯弯后来还醒过。

    “既然你跑出去沈家了,那后来你又怎么回到沈以宁身边了?”他醒来的时候,四处都是火光,看到叶弯弯躺在地上已经没气了。

    他悲痛万分,抱住了叶弯弯好一会,眼看着大火越烧越裂,他迫不得已只能放下叶弯弯,然后跑出去了……

    他走的时候,沈以宁明明还在大火里。

    “我猜是你走了以后,我二叔也醒过来了,我曾经听他说过,当时是有一个沈家的保安救了他,只不过后来没多久那个保安也死了。”

    叶微蓝提步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至于我,那天晚上我把水果刀掉湖里也没跑多远就摔倒,头撞到石头上昏迷过去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送进孤儿院了,那时候我总是生病发烧说胡话,在孤儿院过了大半年,沈以宁在孤儿院找到我,他带我去海城,因为沈家在海城有些不干净的背景,他就成为了传说中的二爷!”

    “他又找到了乔安邦,让乔安邦催眠了我的记忆,让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生活在一个很美满的家庭,是因为你的出现,是你杀死了我的父母,让我变成孤儿,让他变成终生残疾!他从小就培养我仇恨你,让我的人生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报仇!”

    让沈以宁没想到的大概是她从就不是让人摆布的性子,她不愿意轻易杀了靳澜……

    靳澜复杂又心疼的眼神望向她,“孩子,你真的是……受了太多的苦了。”

    忍不住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我还好,我的出生就是一场错误,我的父母并不相爱,他们甚至没有给过我多少爱,所以他们的死对于我而言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红唇轻抿,声音云淡风轻,“比较难以接受这一切的,应该是陆沉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