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766章心向往之46
    年轻的小伙子想说什么被年长的拦下了,他抬头不卑不吭的语气道:“请靳中将放心,我们是请夫人回去接受调查,不会滥用私刑,更不会虐待她!”

    顾简被他们带走了,餐厅的火锅还在冒着热气,里面的肉片跟着红汤不停的翻滚,刚还温馨热闹的氛围瞬间就变得比死还寂静。

    靳景行看着顾简的碗里没有吃完的肉,眸色幽深而复杂,垂在身侧的手缓慢的攥成了拳头。

    这顿没有来得及吃的火锅,他一定会让小简吃完的。

    ………………

    靳景行抵达基地,敲门进入顾严的办公室。

    顾严坐在办公桌前,看到他颔,“景行,你来了。”

    靳景行走进来这才看到靳仰止和叶微蓝坐在沙上。

    顾严低沉的嗓音道:“是我通知他们过来的。”

    “到底怎么回事?”靳景行锐利的眸光直射顾严,“为什么要批准拘捕小简?”

    顾严没回答,拿起面前的iad递给靳景行,“你先看看这个!”

    靳景行接过iad,点开视频就看到监控画面里出现顾简的声音,剑眉倏地拧紧,“这是……”

    “小五趁我不在办公室,进入我的办公室,将一些重要的文件拍照存根,现在我们怀疑她泄露机密。”

    不等顾严的话音落地,靳景行斩钉截铁道:“不可能!小简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我也不相信。”顾严皱着眉头,威严的语气道:“可是我们刚刚已经在小五的手机里找到了她拍到的文件照片!”

    靳景行彻底震住了,眼底充满不可置信,“这……这怎么可能?”

    顾严深深呼吸一口气,又吐出来,沉声道:“听说叶微蓝是黑客高手,所以我特意请她过来查看监控,看看是不是监控被人做过手脚!”

    技术部也有it高手,可他还是不放心,希望有更专业能力更好的人来帮小五洗清嫌疑。

    靳景行没说话,扭头看向叶微蓝和靳仰止,神色冷硬而复杂。

    “顾简在你面前那么怂,她是不会做让你厌恶的事!”叶微蓝明净的眼眸望向他,声音清脆又笃定,“不会是她的,我们一定会还她一个清白!”

    靳景行紧绷着下颌线,迟迟没有说话。

    顾严说,“你是小五的丈夫,你也需要去录一份口供,而且这件事你需要避嫌!”

    靳景行明白他的意思,点头转身跟人去录口供,经过沙的时候,步伐顿住,漆黑的眼眸看向靳仰止。

    靳仰止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不会让大嫂有事的。”

    顾简虽然比靳仰止小,可既然嫁给靳景行,那就是靳家的人,是他的大嫂!!

    “拜托了!”靳景行这么多年,第一次用这样托付的语气跟他说话,语气里甚至带着几分请求!

    靳景行出去了,顾严眼神扫向叶微蓝,“那就麻烦靳太太了。”

    叶微蓝打开面前的电脑,从口袋里摸出一颗棒棒糖,剥开包装纸,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顾将客气了!!”

    纤细瓷白的手指在黑色的键盘上灵活的舞动,电脑上的画面在飞快的闪过……

    顾严看向靳仰止,沉声道:“根据小五的口供,她说下午一直在婚纱店没有离开过,婚纱店的经理也说她在休息室,可休息室的窗户是可以离开,并且巷子里没有监控。”

    “巷子里没有监控,可出了巷子,但凡是她要离开不管哪个方向肯定会有摄像头!”叶微蓝接话,说话的时候动作没有一秒的停顿,“只要在监控里没有顾简的身影就能证明她没有离开过婚纱店,相反则证明她在说谎……”

    靳仰止和顾严不约而同的看向她。

    叶微蓝的动作突然一顿,将电脑转向他们……

    监控画面是婚纱店附近的一家小商店的门口监控探头,画面里清清楚楚拍到顾简离开的身影!

    “这怎么可能?”顾严脸色越的阴沉凝重。

    这个视频和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在指证顾简真的想要偷窥机密!

    叶微蓝没说话,而是看向靳仰止,宝贝儿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啊。

    靳仰止眸光落在屏幕上,点了点画面上的人,“能不能放大?”

    叶微蓝红唇微翘,“宝贝儿你开口了,就算不能也要能啊!”

    手指迅的敲击在键盘上,很快镜头画面里的顾简就被放大可以看到面部轮廓,只是因为画质问题,所以不可能完全清晰。

    “能不能再把办公室走廊的视频调出来?”靳仰止再次开口。

    “顾将应该不介意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叶微蓝瞥了一眼顾严,不等他开口,已经迅侵入基地的监控系统,找到了顾简的那一段。

    顾严:“………………”

    “放大!”靳仰止目不转睛的盯着画面。

    叶微蓝迅满足他的要求,将画面放大。

    靳仰止眉心微敛,思考的时候手指有意无意的捏住了衣袖,淡淡道:“两个监控画面显示的是同一个人,确认是顾简。”

    “不可能!”顾严厉声道:“小五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而且……她要是这样做的话目的是什么?”

    “要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这样做呢?”靳仰止扭头看向他,眸色沉声而犀利。

    “你的意思是……”顾严欲言又止。

    靳仰止低眸看向叶微蓝,“你问问五爷,最近黑市是不是走过一批迷药。”

    叶微蓝点头,立刻给五爷打电话,短暂的几句后切断电话。

    “五爷说了,最近的确有境外的一批迷幻药进入京城,可以让人失去清醒的意志,就算是醒了也不会记得自己做过什么。”

    叶微蓝放下手机,后背靠在沙上,眼神凛冽,“重要的是没有人知道这批药被谁买走,买家非常神秘。”

    “连你也查不到?”靳仰止挑眉。

    “宝贝儿我很高兴你这么相信我的能力,不过……”叶微蓝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不是无所不能的神啊!”

    “我立刻安排人给小五做一个身体检查,看看她的身体里有没有药物的残留。”顾严转身走向办公桌。

    叶微蓝看着他起电话,忍不住先给他打一个预防针,“我劝你不要抱太大希望,这种药物在身体不会残留太久,以顾简的新陈代谢,现在大概也查不出什么了。”

    顾严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拨通内线让他们安排医生给顾简做检查。

    “我想见一见顾简。”叶微蓝开口道。

    “等她做完身体检查就安排你们见面。”顾严想让他们帮忙,自然会满足他们的任何需求。

    有人来敲门,请顾严去会议室开一个视频会议。

    顾严交代下属一会安排他们跟顾简见面,这才离开。

    ————

    半个小时后,审讯室。

    顾简刚被抽完血,袖子卷起露出半截纤细白嫩的手臂,头长了,刘海有些遮眼,她扔掉棉签直接拉下衣袖,拨了拨遮眼的刘海看向叶微蓝和靳仰止。

    “景行,景行他怎么样了?”苍白的小脸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没有血色,憔悴。

    叶微蓝拉开椅子坐下,“你现在更应该担心的是自己。”

    “我没有做过,我相信大哥和景行一定会还我一个清白!”顾简舔了舔干涩的唇,眸光却清澈坚定。

    在被审讯的时候,她知道生什么事了,可是她没有做过,就绝对不会承认!

    靳仰止不喜欢绕弯子,开门见山道:“你说你在休息室睡着了?”

    顾简点头,把之前说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

    叶微蓝单手撑着下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脸颊,“你在休息室的时候有没有吃过什么东西,或者喝什么?”

    “经理让人端了一杯果汁,我喝了几口……”顾简话语一顿,立刻意识到,“那杯果汁有问题?”

    叶微蓝没回答,立刻给6沉舟打电话,“哥,帮我一个忙呗……”

    顾简黛眉紧蹙,“我醒过来的时候浑身冰冷,头也昏昏沉沉的,我还以为自己是感冒了,难道是因为药物的关系?”

    叶微蓝迅跟6沉舟交代完,放下手机道:“目前还不确定,还要看检查结果。”

    顾简不由的攥起手机,“为什么?我到底得罪了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她。

    “你最近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靳仰止问。

    顾简摇头,“没有,我最近一直在家筹备婚礼,除了我妈和晚姨我也没见过其他人,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

    声音倏然顿住。

    “怎么了?”叶微蓝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有问题。

    顾简回过神来,看向她,神色茫然,有些不确定的语气,“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可疑,在去婚纱店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人在跟踪我,可是下车的时候并没有现可疑之处。”

    叶微蓝下意识的去看靳仰止,刚好靳仰止也看向她,两个人四目交汇,无形之中达成一种默契。

    顾简的身手和洞察力虽然不如靳景行那么敏锐专业,可到底跟在靳景行身边那么久,她都现不了可疑之处,可见对方反侦察能力极强,甚至可以说是专业的。

    靳仰止他们问完想要问的话,顾简要从审讯室转移到专门的拘留室。

    刚出门就看到从隔壁审讯室出来的靳景行,顾简几乎是想都不想的扑到他怀里,“景行……”

    靳景行紧紧抱住她。

    “景行,我没有做过!”顾简拽着他的衣服,仰头急切道:“我真的没有做过,我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

    “我知道。”靳景行低头看她,漆黑的眼眸里没有任何的怀疑和愤怒,相反全是心疼和牵挂,“我知道你不会做那样的事,我相信你!”

    他一句“我相信你”惹得顾简立刻红了眼眶,“景行……”

    “别怕,别哭,也别担心。”靳景行将她遮掩的刘海拨开,语气温软,耐心道:“相信仰止他们一定会还你清白!”

    顾简侧头看向靳仰止和叶微蓝,抿了抿唇,“谢谢。”

    叶微蓝绯唇微勾,“谢什么,不看大嫂这一层,光是烟友这一条我也不会见死不救!”

    顾简知道她是故意这样说安慰自己的,牵了牵嘴角算是笑了下。

    “靳中将,我们要把人带走了。”旁边的人忍不住出声。

    靳景行知道他们职责所在,也不能为难他们,低头道:“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知道吗?”

    顾简点头,湿漉漉的眼神巴巴的望着他,满满的不舍。

    靳景行也舍不得啊,手指轻轻的弹了下她的额头,“去吧。”

    顾简点头,转身跟着他们走向拘留室。

    靳景行黑眸盯着她的背影,满目不舍和眷恋,垂在身侧的手再次攥成拳头,青筋根根分明的爆起!

    靳仰止知道他担心顾简,“放心吧,她会没事的。”

    靳景行看了他一眼没说话,长睫低垂在眼下投下青色的阴影。

    第一次,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竟然如此无用。

    身居高位又如何,他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甚至不能亲自还她一个清白。

    靳仰止看向叶微蓝,“现在该怎么办?”

    叶微蓝撇嘴,“明知故问。”

    拿出手机给傅临渊打电话。

    如今傅临渊的保安公司在京城已经是屈一指,他们公司有一套完整的监控系统,随时随地可以调取到京城每一处的监控视频。

    顾简说有人跟踪她,想确认是不是,只要调取她这几天出去的视频监控就好了。

    ——————

    靳仰止开车带叶微蓝去傅临渊的公司,已经是入夜的时间,灯火阑珊,整个城市都变得很安静。

    叶微蓝侧头看向窗外不断倒退的路灯,若有所思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件事很诡异?”

    “嗯?”靳仰止余光扫了她一眼。

    “顾简窃取的机密并没有丢失,说明对方不是利用顾简在针对顾严或靳景行,而是嫁祸!”

    叶微蓝扭头看向他,“嫁祸顾简的目的是什么?顾简就算被抓,也影响不了靳景行的事业,顶多是让他到手的老婆飞了。”

    “对方的目标是顾简!”靳仰止言简意赅道。

    “那么问题来了……”叶微蓝美眸闪过一抹凛冽,“为什么要对付顾简?顾简坐牢对对方有什么好处?又或者说顾简和靳景行不能在一起于对方有什么益处!”

    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怎么看都是冲着顾简和靳景行两个人来的。

    别人或许不懂,可是靳仰止却瞬间听懂她话里的意思,眼眸一紧,“蓝蓝,她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