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767章心向往之47
    “尸体呢?”叶微蓝望向他,美眸里凝结着无尽细碎的光,“光凭一些衣服鞋子就能断定一个人死了?”

    靳仰止沉默了。

    的确,当初她死的时候尸体一直没有找到。

    叶微蓝知道她没死会是最坏的结果,因为那绝对是一个疯狂的女人,为了报复靳景行什么都做得出来。

    他是在担心大哥!!

    …………

    傅临渊的公司。

    叶微蓝和靳仰止在前台的带领下走进总控室,傅临渊身穿一件黑色衬衫站在大屏幕前,整齐排列的电脑前坐着他招募的技术员,别看样貌普通,个个都是顶级的黑客。

    “哟,你这地方不错啊!”叶微蓝走过来,倒也不客气,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

    靳仰止跟傅临渊颔算是打招呼。

    傅临渊阴郁的眸光淡漠的扫了他一眼,像是没看到,眸光落在叶微蓝身上,“你是来参观的还是办事的?”

    “有冲突?”叶微蓝扭头看向他,唇瓣勾起一笑生花,“怎么样了?”

    “把画面都调出来。”傅临渊拍了下面前的人的肩膀。

    戴着眼镜的男人迅的将画面传到大屏幕上。

    傅临渊指着大屏幕道:“这辆车有问题,一直跟在顾简的车后,应该是被顾简现了,所以才放弃跟踪,由后面那辆车补位。”

    “所以顾简的猜测没错,的确是有人在跟踪她!”叶微蓝若有所思,又道:“能把画面放大看清楚车内的人吗?”

    “不能。”男人机械化的开口,“对方有防备,车窗挡风玻璃全都贴了防偷窥的膜,我们看不到车子里的情况。”

    “行车记录仪呢?”靳仰止问,他知道以他们这些人的手段想要黑进行车记录仪不是什么难事。

    “没有。”

    “对方的行事小心谨慎,反侦查能力很高,车牌全是假的,车子开到没有监控的地方,我们追踪不到。”傅临渊冷冷道。

    “我哥那边怎么样了?”叶微蓝问。

    傅临渊蹙眉,有时候真怀疑她是不是没心,这一口一口的哥,也不管6沉舟心塞不心塞。

    “给顾简端饮料的导购消失了,目测凶多吉少。经理有没有问题还在查!”

    “失踪了啊,那就报警处理吧!”叶微蓝饶有深意道。

    失踪或死亡都是刑事案件,是警局负责的,就没6沉舟他们什么事了。

    “他们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傅临渊言简意赅的回答。

    叶微蓝点头,起身挽住靳仰止的手臂,“那就谢谢啦。”

    傅临渊冷冷的剜了一眼,沉默不语。

    “那个……”叶微蓝眸光落在设备上,“这些设备挺炫酷的,要不然送一套给我呗,白述嚷嚷换设备好久了。”

    “可以!”傅临渊开口,不等叶微蓝说谢谢,又道:“给你打99折,终生免费维修。”

    叶微蓝:“…………”

    听听说的这是人话吗??

    傅临渊冷哼一声,找自己帮忙就算了,还想着为姓靳的空手套白狼,真把自己当冤大头了?!

    叶微蓝轻哼一声,傲娇的拖着靳仰止的手臂走了。

    他们走了没多久,6沉舟就带人回来了。

    傅临渊看了他一眼,声线平静冷漠,“你的动作什么时候这么慢了?”

    “堵车。”6沉舟面无表情道。

    “你怎么不说迷路?”傅临渊忍不住嗤笑一声,这个时间点怎么可能堵车!

    6沉舟没有解释,转身就走。

    傅临渊知道他是不想直接面对叶微蓝和靳仰止两个人,故意回来迟一点,不过……

    那些事都过去了,他还放不下心结吗?

    …………

    基地。

    顾简被关在拘留室,而靳景行就坐在外面,看着紧闭的门,眸色深沉。

    顾严开完会,知道他在这里就过来了。

    “回去吧,你在这里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靳景行抬头看他,“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陪着她!”

    因为身份的缘故,顾简的事他不能介入,只能等!

    在家等和在这里等又有什么区别呢?

    “小五的事,我还没跟家里的人说,怕他们担心。”顾严深呼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小五的事能瞒一天是一天!”

    想要隐瞒两家人,自然少不了靳景行的帮助。

    靳景行敛眸,目光落在紧闭的门上,薄唇轻抿,“就这样吗?”

    “嗯?”

    “我作为她的丈夫,除了帮她隐瞒家人,除了等,竟什么也不能为她做!”薄唇勾起的弧度萦满浓郁的嘲讽。

    他能保护那么多人,能排兵布阵,缺独独保护不了自己最心爱的小姑娘,这是何等的讽刺。

    顾严大掌落在他的肩膀上,语重心长道:“你为她做过最好的事就是信任她,光是这一点就足够我们所有人为她做的。”

    对于小五而言,这个男人的信任才是她最在乎的吧!!

    靳景行低头,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沉默不语。

    “回去吧。”顾严又重复一遍。

    靳景行沉默许久,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拘留室的门,转身离开。

    小陈开车送他回别墅。

    佣人已经把一切都收拾好了,大部分都休息了,两个守夜的佣人看到他回来,刚想上前就被他抬手示意退下。

    偌大的别墅只有灯光幽幽,习惯了顾简平常的笑声,此刻的安静显得格外冷清和空洞。

    靳景行脱下外套丢在沙上,欣长的身子颓然坐下,骨骼分明的手指捏了捏满载疲倦的眉心。

    他的侧身是客厅偌大的落地窗,窗帘没拉,幽然的慢慢渗透着黑夜……

    在一片黑暗的另外一端,只亮着一盏落地灯的屋子里纤细的身影站在窗口,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的望远镜,可以把对面别墅的一景一物都看得清清楚楚。

    “雪姐,人已经处理干净了。”从外面走进来的男人低头恭敬的语气道。

    叫雪姐的女人放下手里的望远镜,转身看向他,淡淡的说了一声,“辛苦了。”

    男人,“靳仰止他们现在应该现顾简是被下药,应该在找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雪姐妆容精致的脸上漫着凉薄的笑意,“不着急,他们查不到我的身份,而且……他们又怎么会想到我们一直就在他的身边!”

    “没别的事,我先下去了。”

    雪姐抬手示意他去吧。

    男人转身离开,她扭头又看向黑夜另外一端闪烁着的微光,绯唇勾起一抹冷艳的笑意,手指轻轻地点着窗口。

    “靳景行,在云北的时候没弄死你,如今我拿你最爱的女人下手,你要是知道会不会后悔没死在云北?”

    红唇的弧度染着鬼魅般的笑容!

    靠在沙上的靳景行忽然垂下手,侧头看向玻璃后的一片夜色。

    雪姐用望眼镜看向他,刚好与他的鹰眸对视上,心头倏然一震,一股针刺的痛蔓延开来。

    她放下望眼镜,垂眸喃喃自语,“不可能,他不可能知道我在这儿。”

    又拿起望眼镜看向对面。

    靳景行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将窗帘“哗啦”一声,拉紧的严严实实!!

    ——

    靳景行和两家人说顾简跟朋友出去玩两天,婚礼的事就找他!

    两家人都没有起疑,而靳景行这几日也在家中没有出门,等着靳仰止他们调查的结果。

    虽然能证明有人在跟踪顾简,可是医生的检查报告里显示顾简的血液里并没有什么特别药物成分,无法证明她是受药物控制!

    而且婚纱店的店员失踪了,经理始终坚持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这对顾简很不利!

    至于跟踪顾简的人像是凭空消失,不管6沉舟他们怎么找,都找不到一丝线索!

    在这样下去顾简面临的就是法庭的判决,情节严重是要入狱五至十年的。

    顾简被关在拘留室,虽然每天有吃有喝,可没有办法洗澡洗头,也没有人说话,整个人已经跟坐牢无异,换做普通人怕是早就憋疯了。

    顾简还好,除了脸色苍白,眉眸掩饰不住的疲倦,情绪还好,没有太激动或者失控。

    靳仰止和叶微蓝那边也没有太大的进展,所有人都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只是顾家那边终究没瞒住,老爷子在圈内的地位举重轻重,时不时就有人过来探望拜访,难免有人在他面前说漏嘴的。

    顿时间顾家乱成粥,顾天恩夫妇急的像是热锅上蚂蚁团团转,其他伯伯哥哥们也是个个担心不安。

    要不是有顾严稳着,只怕都要闯到基地去了。

    顾简这件事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算严重,只要老爷子张口,上面多少还是会给老爷子一点面子,更何况这件事被顾严瞒的很好,知道的人并不多。

    老爷子戎马一生,就这么一个乖孙女,当心肝肉一样的疼,哪里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进监狱。

    很快上面就下达命令,放了顾简,只是这几年都不能留在京城,意思是让顾家的人把顾简送出国,等过几年事情过去了,再回来!

    老爷子答应了,靳景行也答应了,并且决定退伍跟顾简一起出国。

    顾简被放出的那一天顾家的所有人都来接,靳家的人也过来了,所有人都对她嘘寒问暖的。

    顾母更是抱着她哭,“你这孩子怎么净不让我们省心,出了这样的事!”

    “对不起啊,又让你们担心了。”顾简抿唇,沙哑的声音充满愧疚。

    “没事就好。”顾天恩也心疼的抱了抱她,“没事就好啊。”

    顾简吸了吸鼻子,看向顾老爷子,“爷爷……”

    顾老爷子打断她的话,“好了,跟景行回去吧,明天的飞机走,晚上好好休息。”

    顾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靳景行揽住肩膀,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简,我们回家。”

    靳景行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便半抱着顾简上车了。

    顾简坐在车子里,一脸的茫然,“景行,我们真的要去国外?”

    靳景行点头,指尖撩起她遮掩的头,“我会陪你一起去,叶微蓝都帮我们安排好了。”

    “可是……”顾简瓷白的手指紧紧捏住他的衣服,“我明明就没做那样的事,为什么要走?这样跟畏罪潜逃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还要让景行陪着她一起走!

    “我相信你没有做过就够了!”靳景行低头黑眸沉沉的望向她。

    “不够!”顾简倔强的语气道:“我明明没有做过,凭什么要你陪我离开这里?我不要……”

    “小简!”靳景行声线紧绷的叫了她一声。

    顾简没说完的话堵在了咽喉处。

    靳景行长臂紧紧搂住她的肩膀,低哑的声音缓缓响起,“相信我,好吗?”

    顾简扭头看着他冷硬的五官,洁白的贝齿紧紧咬住粉唇,一语不。

    哪怕心里有再多委屈和愤然,迎上他的眼眸全都化为须有。

    在他面前,她永远是那个追光者,不管对错,不管喜乐,只要追逐他的背影和步伐,其他的都不重要。

    靳景行带着顾简回到别墅,先给她放了一浴缸的热水,让她先泡个热水澡,干净的衣服给她放在衣架上。

    下楼吩咐佣人准备晚餐,又让人把他提前收拾好的行李先送去机场。

    别墅门口的人进进出出,显得格外忙碌,而对面的别墅里,雪姐拿着望远镜看着这一幕脸色阴郁的厉害。

    男人从外面走进来,恭敬的语气道:“雪姐,我们查到靳景行和顾简订了明天一早飞往意大利!应该是证据不够,顾家老爷子出面保下来了!”

    雪姐紧紧抓住望远镜的手最终还是克制不住的一摔,“混蛋!”

    嘭的一声,望远镜被她摔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精致的妆容也遮不住扭曲的五官,充满了阴森!

    “雪姐,你打算怎么做?”男人问。

    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声音几乎是从咽喉里挤出来的,“我要顾简死!!”

    男人不假思索道,“好,我去安排!”

    “阿力!”雪姐叫住了转身的男人。

    他回头看向她,没说话。

    “小心点,靳景行是个非常厉害的角色!”她叮嘱道。

    “放心,我会想办法让人把他引开!”阿力回答。

    雪姐点头,“或许小景可以帮你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