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768章心向往之48
    翌日,机场。

    靳景行办完登机牌,距离登机还有一个小时。

    顾家和靳家的人都没有来送,只有靳仰止和叶微蓝过来送他们。

    靳景行看了一眼手腕的表,低头对顾简道:“我们去那边早餐店坐会,你早餐都没怎么吃,我再给你买吃点的。”

    顾简仰头看他,缓缓点头,没有说话。

    从昨晚到现在她都是这样,不说话,心事重重的样子。

    四个人走进早餐店,叶微蓝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跟靳仰止说了自己想吃什么。

    靳仰止和靳景行一起去买,两个女人坐在位置上等他们。

    叶微蓝的目光从靳仰止的背影上收回,扫了一眼顾简,“干嘛板着一张脸?难不成靳景行陪你去国外你还不高兴啊?”

    顾简低垂的眼帘掠起望向她,声音低沉,“如果换做是你,你也愿意让靳仰止辞职陪你被驱逐出境?”

    “为什么不愿意?”叶微蓝单手撑着下巴,笑意盈盈道:“我巴不得他立刻辞职,这样我们就能去环游世界啦!”

    顾简紧紧咬着唇摇头,“中将的骨子里是热爱他的工作,热爱他的国家,他一腔的热血怎么可以为了我……就这样生生被断送了?”

    “你可以换个角度想啊!”叶微蓝明亮的眼神望向她,“靳景行是爱你过一切,所以他甘愿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荣誉跟你走!”

    “那我更不能让他为我牺牲这么多了。”顾简不假思索道,“我爱他,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可是……我不想成他的累赘,更不能成为他的污点。”

    “呃……”叶微蓝黛眉紧皱,挠了挠眉心,“恕我直言,顾怂怂你突然之间拿什么圣母剧本?”

    顾简一怔……

    “我理解你爱靳景行为他付出一切的心情,可是爱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叶微蓝嘴角的笑意淡去,一字一顿道,“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你不能自己付出而不让对方付出,这样的爱很自私,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靳景行的感受。”

    “我……”顾简想说什么,张开嘴又不知道说什么。

    叶微蓝扭头看向在收银台付钱的靳仰止,微笑的跟他挥手,不紧不慢的开口,“对于靳景行而言,一次失败的婚姻已经让他心灰意冷,我相信他曾经肯定想过这辈子就这样了,一个人孤独终老,可是……你出现了。”

    “你就是他在黑暗里唯一的那一束光,你照亮了他,也温暖了他,如今他愿意放弃一切去拥抱他的太阳,你凭什么说自己是他的累赘和污点?”

    顾简被她问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扭头去看自己追逐的那道背影……

    自己是……他的太阳?!!

    “与其胡思乱想那么多,你倒不如好好想想到国外要做什么,要给靳景行生几个孩子……”叶微蓝斜睨她,“靳景行都那么老了,早不生个孩子,等孩子出生就得管他叫爷爷了。”

    “你胡说什么呢!”顾简小声反驳,“景行才不老……”

    两个男人端着早餐过来,这个话题就此终止。

    靳景行将碗放在她的面前,拿纸巾将勺子擦一遍才递给她,“吃吧。”

    顾简接过勺子,与他对视时脑子里迅闪过叶微蓝刚才说过的话,薄如蝉翼的睫毛轻颤了下,低声说了声谢谢。

    靳景行唇瓣牵了下没说话,与靳仰止几乎是同时拿起茶叶蛋,小心仔细的剥开蛋壳,剥好又都分别放进各自女人的碗里。

    叶微蓝眉眼弯弯,热情的在靳仰止的脸颊上啵了一下“谢谢宝贝儿。”

    顾简没叶微蓝那么放得开,小声的又说了声谢谢。

    靳景行没说话,眸光扫向对面坐着的两个人,眉心微敛,突然觉得叶微蓝的热情并不是一件讨厌的事!

    要是能分给一半给小简,那就更好了。

    这孩子在自己面前……太乖了!

    顾简喝了一碗粥,吃了一个茶叶蛋真吃不下了,靳景行也知道她吃的不多,没有再勉强。

    四个人坐在餐厅聊了一会,顾简起身要去洗手间。

    靳景行想要陪她一起去,被顾简拒绝了!

    餐厅里没有设置卫生间,顾简需要去外面机场的公用洗手间。

    靳景行似乎不放心,眼神一直随着她的背影移动。

    “你是担心她跑了吗?”叶微蓝忍不住揶揄道。

    靳景行敛眸,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她不会!”

    “哦?这么相信顾怂怂?”叶微蓝葱白的手指搅动着自己的梢,“刚才她可还跟我说不想拖累你,成为你的污点呢……”

    靳景行蹙眉,“她是这么跟你说的?”

    叶微蓝点头。

    靳景行起身就想走,旁边的桌子突然传来“哇”的一声哭叫声。

    三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看过去……

    餐桌之间的过道中间放着一个婴儿推车,哭声就是从推测里传来的,而餐桌前并没有大人。

    叶微蓝忍不住笑了,“我一直觉得我做妈妈是一件挺不靠谱的事儿,没想到这里有个比我更不靠谱的!”

    直接把孩子丢这儿,人跑没影儿了!

    靳景行和靳仰止都没笑,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走向婴儿车。

    婴儿车的遮阳伞是拉开的,靳景行伸手将遮阳伞收起来,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差不多一岁大的孩子,哭的满脸通红,肉嘟嘟的小手小脚在半空挥舞。

    叶微蓝好奇的瞅了一眼,忍不住堵住耳朵,“婴儿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

    因为他们只会哭和吃,又不能用言语沟通,闹起来更是要人命。

    还好当年放放没这么嚎过,否则早被她丢进垃圾桶里了。

    “孩子看样子出生不久。”靳仰止淡淡出声,看到孩子的脖子上挂着什么,伸手撩开他的衣领露出一个银片。

    银片上刻着出生年月和一个字——景!

    叶微蓝看到银片上的字,和靳仰止一样看向靳景行,“你们俩真有缘,居然都叫景,再仔细看看他的眉眼也挺像你的,该不会是你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吧?”

    靳景行脸色阴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靳仰止无奈的声音响起,“蓝蓝,不许胡说,你看着孩子,我去找店员和机场的保安。”

    “别!”叶微蓝举手投降,“还是我去找机场的保安吧,让我看着他,还不如杀了我。”

    “快去。”靳仰止催促道。

    叶微蓝转身走出早餐店,去找机场的保安。

    “我去找店员问问。”靳仰止说完走向收银台。

    靳景行低头看着哭闹不已的婴儿,剑眉蹙紧,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伸手小心翼翼的将他抱起。

    修长硬邦邦的手臂跟婴儿软软的身体形成了明显的对比,他浑身都僵硬着,感觉自己好像拖着一团棉花,怕一拥有就给捏扁了。

    孩子的泪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可是他从来没抱过这么小的孩子,更不知道该怎么哄,只能干巴巴道:“别哭……你别哭了……”

    …………

    顾简站在洗盥盆前洗手,抬头看着镜子里神色憔悴的自己,深呼吸几口气,闭上眼睛努力的催眠自己……

    “相信景行,相信景行,不要想那么多,一切很快都会结束的,顾简!”

    说完,她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缓缓的睁开眼睛,镜子里突然多了一张陌生的男人的脸。

    顾简一惊,本能的转身想要拉开距离,对方的动作更快,手里的注射剂直接扎进顾简的脖子里,药水迅的推进她的身体。

    顾简想要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男人抓住她的手臂,利落的打横抱起,迅的离开了洗手间。

    ……

    靳仰止问了店员,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婴儿车什么时候在那里的,更没有是谁推进来的。

    机场的保安也赶过来了,叫人调摄像头,顺便让广播台开始整个机场播报,看看是谁丢了孩子。

    地面的空乘过来安抚住婴儿,给他嘴里塞了一个奶嘴,他很快就不哭了。

    保安和空乘带婴儿去休息室等待消息。

    广播台刚播放了一遍,靳景行的手机忽然响起,是未知号码,他没有犹豫的接听,“喂……”

    电波那段传来一声“喂”,只是一声,靳景行剑眉倏然拧起,涔薄的唇瓣挤出一句话,“是你……席绛雪。”

    电话那头的席绛雪笑了,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柔温婉,“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声音。”

    “你居然没有死!”靳景行声音沉冷,没有一点的意外或者……激动。

    他宁愿席绛雪已经死了!!

    “看样子你对我活着这件事一点也不替我高兴啊!”席绛雪轻叹一声。

    “如果你能自认罪,我会替你的悔过自新高兴。”

    “如果我认罪坐牢,当初又何必弄假死这一出。”

    靳景行捏着手机的手指越的收紧,声线也越的沉冷,“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你了。”席绛雪温柔的声音缓缓响起,“景行,我真的很爱你,放不下你,我想请求你原谅我,好吗?”

    “你爱我?”靳景行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当初你要杀我的时候,也是爱着我的吗?”

    “我当时只是太气愤了!”席绛雪耐心解释,“我那么爱你,为你做那么多,我没想到你会那么干脆的放弃我!景行,我现在知道错了,原谅我好吗?”

    靳景行菲唇紧抿,一语不。

    电话那端的席绛雪等了片刻,道:“你还是不能原谅我吗?”

    削薄的唇瓣松开,挤出一个冰冷的字眼,“是。”

    “哪怕我为你生下一个孩子也不行吗?”

    “你说什么?”靳景行鹰眸倏然一紧,语气都变了。

    “你看到的那个孩子……是我们的儿子。”席绛雪声音很轻,从电波里传来宛如鬼魅一般,“他叫席景,我的姓你的名。”

    “不可能!”靳景行斩钉截铁的语气道:“你怎么可能在那场爆炸后还能留住孩子?”

    席绛雪轻笑,“那场爆炸只是为了掩盖我的假死,当然不会伤到我,也不会伤到孩子。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带他去做dna鉴定。”

    “我会带他去做鉴定。”靳景行声音紧绷的每个字像是从咽喉里挤出来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想阻止你出国啊。”席绛雪幽幽的声音响起,“景行,我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抛弃我们母子跟另外一个女人远走高飞,双宿双飞。”

    “小简!”靳景行像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看向靳仰止,还没来得及使眼色,耳畔就响起席绛雪温凉的嗓音,“不用去看了,顾简已经不在洗手间里了。”

    “你抓走了小简?!”靳景行脸色越的阴沉骇人。

    “呵!”席绛雪冷笑一声,“小简,小简,叫的多亲热啊!我也不过离开一年,你居然这么快就移情别恋!靳景行,你真的有爱过我吗?”

    靳景行没回答她的话,而是咬牙切齿道:“席绛雪,你放了顾简,有什么事你冲我来,不关她的事!”

    “不关她的事?”凉薄的嗓音满载着讥讽,“当初你知道我出卖机密,可是毫不犹豫亲手把我送进监狱,可是现在呢?你明知道顾简窃取机密,不但不把她送进监狱,竟然还想跟着她去国外双宿双飞,靳景行,你好偏心啊!”

    “所以……小简真的没有窃取机密,是你栽赃嫁祸给她的,对吗!”

    “机密是她窃取的,我可没有栽赃嫁祸。”席绛雪嗤之以鼻道,“我只不过是在她喝的饮料里加了一点料,至于她做了什么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席绛雪!”

    靳景行猛然提高音调,语气里掩饰不住的怒意。

    “别着急生气。”席绛雪打断他的话,“顾简已经在我手里了,你想救她吗?”

    “条件!”

    “这么干脆啊,那我也不绕弯子了。顾简被我的人带去了城西,不过她之前拍的那么些资料和我在城东,如果你去城西救顾简,那我就立刻把那些资料到网上去!”

    “如果你来城东,那我的人就会杀了顾简,资料和顾简,你只能选一样!”

    “哦,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我们的儿子有先天性心脏病,需要立刻动手术,孩子的出生证明上父亲一栏写着你的名字,手术必须要有你签名。”

    所以……这是一个三选一的选择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