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权色声香 > 第1165章 第一批弟子
    第1165章 第一批弟子

    对于古人的跪拜之礼夏商是抵触的,但随着自己越来越融入古人的生活,对于这种小节夏商也就不再过问了。

    十分安然地看着几个年轻人茫然地跪在自己面前,然后扫视每一张脸。

    这五人之中,有三个男人都具备普通农家的土性,想来出身十分普通。

    为首的男子倒是不同于他人,眼神坚毅有力,隐隐藏着一股傲气。

    姑娘长得可爱,五官十分标志,放在寻常人家里,必然是一个大家闺秀。美貌不必多说,寻常男人见了必然觉得颇为惊艳,但夏商身边的绝色太多,这姑娘跟夏商身边的女人比起来还是逊色三分。

    “都起来吧。”

    夏商淡淡说了一句。

    五人这才缓缓起身,从他们惊讶地眼神来看,想必现在应该是完全明白过来了。

    估计他们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夏商的身份,夏商也不去解释什么,淡淡问道“都叫什么名字?”

    “袁亦。”

    “张大。”

    “陈庆。”

    “陈次兴。”

    “阮夕。”

    “为什么要加入明教?”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没有想清楚该如何回答。

    为首的袁亦回答“学本事,求自保。”

    另外四人随口附和“我都听大哥的。”

    “为什么选择加入明教。”

    几个人又是一愣,似乎是在想这个问题和上一个问题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阮夕小声说“大哥说明教肯定很厉害。”

    阮夕说着,似乎想到了之前大哥的话,说是要跟的教主大人多亲近亲近,也就鼓起勇气红着脸对视了夏商一眼,然后很快又害羞地低下了头。

    “各自的来历?”

    袁亦回答“回禀教主,我是徐州夹江人,祖上曾为徐州水师提督参军。三年前,家人被倭寇所害,一家四十八口被杀,剩我一人逃难至中原。这几位皆是我在途中认识的兄弟,他们三个都是农家人,也是家人被坏人所害,这位妹妹是被家人卖进青楼,被我救了出来。我们几人皆是无依无靠的人,一直相依为命,不曾分开。”

    夏商没有过多表情“加入明教就是明教的人,从此放弃前仇,你可能做到?”

    “放弃前仇……”

    “明教的功夫可不是教人复仇的,明教教你功夫,那你的功夫也应该为明教所用。若你加入明教只为报仇,那明教留不得你。”

    “好!只要教主肯教我们本事,我便放弃前仇。”

    “回答得这么干脆?”连慕桓素都听出来此人说的是违心之语。

    夏商摆摆手“好了,既然你们想留下就安心留下吧。”

    “嗯?”袁亦有些发愣,“教主大人,就没别的了?”

    “还能有什么?”夏商反问,“没什么事就下去吧,日常的事务你们继续做,到了该教你们功夫的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教你们功夫。”

    五个新门人恍恍惚惚地离开了大殿,都觉得有些快,有些过于顺利。

    慕桓素也有些奇怪,看着五人离开的背影“教主,就这么简单地留下来了?”

    “还能怎样?本来就没几个人,现在哪儿来轮得到我去挑选?”

    夏商没有过多解释,他只是觉得收徒并不是什么大事,也没必要去浪费太多精力,只要是心眼儿不坏的人,收入明教之中就可以了。

    现在更大的事情是岳彦之,也不知这老家伙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之后是什么打算?

    而且夏商已经为他治疗有一段时间了,但岳彦之的恢复状况一直不怎么好。

    夏商离开了大殿,一个人去了岳彦之的屋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岳先生。”

    “请进。”

    里面传来了岳彦之的声音。

    夏商推门而入,竟看到上官婵坐在里面。

    夏商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随即知道上官婵还想着从岳彦之口中得到消息呢。

    岳彦之依旧躺在床上,他的起居已安排好了专人照顾。

    “上官姑娘怕我老头子一个人寂寞,就过来陪我聊天了。”

    上官婵也对夏商笑了笑“听说有人要加入你的明教?”

    “几个没有弟子的年轻人而已,都收下了。”

    夏商说着,到了岳彦之的床边,开始给岳彦之把脉。

    岳彦之看着夏商,忽然问道“朝廷建立明教有着什么目的?”

    夏商看了岳彦之一眼,笑着摇摇头“岳先生都不肯透露的一点儿秘密,我怎么能这么轻易就透露秘密呢?要不这样,我们把秘密交换一下如何?”

    岳彦之没有回应。

    夏商自然没抱有任何希望。

    夏商给岳彦之把脉后,轻轻放下了他的手,坐倒了上官婵的身边“看到了吧?老家伙的嘴是很难撬开的,就你这样陪他说说话就能得到什么消息?简直是在白日做梦。”

    上官婵一皱眉,心里很不爽。

    她根本都没从之前的阴影中走出来,现在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去讨好岳彦之,这本来就是一件非常郁闷的事情,不但没有任何收获,现在却还要被人赤裸裸地说出来,怎么会有好心情?

    “这一路,上官姑娘对老朽照顾颇多,老朽心里感激得紧。只是……”

    “岳先生,你也不要装了。你的伤其实早就好得差不多了,又何必装作重伤未愈无法起身的样子?真以为这么一直装病就不会有人来追问那些事情?”

    一听这话,上官婵颇为惊奇,看着岳彦之“老先生,你的伤已经好了?”

    岳彦之难得有些尴尬,装作吃力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动了动手脚“若是这么小点儿动作,应该没有太多问题的。”

    上官婵眉头皱得更紧,想着之前为这老东西端茶递水伺候了好久,心中火起就起来了。

    上官婵愤愤地一拍桌子,起身就要离开屋子。

    “上官姑娘且慢……”岳彦之忽然叫住了她。

    上官婵一回头“还有什么好说的?反正我想知道的事情你又不会说。”

    岳彦之叹了一口气“哎……实在是老朽不能说。且就算老朽说了,对于各位也没有任何好处,更没有任何意义。你们又何必如此咄咄相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