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权色声香 > 第1167章 一剑断水
    第1167章 一剑断水

    明教的人都长得这么好看吗?

    一个教主长得跟花儿一样。

    又一个不知身份的女人跟仙女一样。

    阮夕本是个美人胚子,跟这位比起来就有点儿自惭形秽了。

    几个男人见到薛冷香的瞬间直接看痴了,他们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

    从上到下,找不到哪怕一丝丝瑕疵,凭他们的见识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不过好看归好看,这跟功夫没什么关系啊……

    就这么一个跟花儿一样的女人,能有多少本事?现在要拜她为师?

    五个人都有些犹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想法都一样。

    认为这么一个好看的年轻的姑娘,多半是没有什么真本事的。

    夏商一眼就看出了几人的想法,看着薛冷香笑了笑“看来被人对你还多有的怀疑呢,怎么?是不是该稍微显露一下本事?”

    薛冷香本不想做这些无谓的事情,但师父事先说过了,明教现在无人可用,能有来拜师学艺的就不错了。

    薛冷香知道明教现在的情况,也就耐着性子拔出了剑。

    长剑一出,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只是侧身一剑从上往下这么一劈。

    一股强横的真气带着一道剑影瞬间爆发!

    “轰!”

    十余米外的映月湖中发出的一声巨响,湖中宛如一枚炸弹爆炸,一道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水花飞溅直冲高空,竟然一直冲到了照日山的半山位置。

    看着那水花冲天而起,周围所有人都高高仰头望着那迟迟不肯落下的冲天水柱,就算是夏商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万万没有想到,薛冷香在学习了天书的功法之后,内功进步如此迅速。

    就这一手,其功力恐怕已经到了准宗师的境界了吧?

    再加上剑圣的独门剑法,现在的薛冷香就算遇到真正的宗师,多半也是具备一战之力的。

    然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当水柱落下,湖面上居然形成了一道细长的水沟,那一剑竟然斩断了湖水!

    几秒钟之后,湖面被填平,一切又恢复了平静,空气之中只剩下了漫天飞舞的水珠。

    刚才那一幕虽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都被人看得真切。

    五个人都傻了,一个个面无血色,似乎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们在江湖中也闯荡了一段时日,也见识过形形色色的武林高手,但从未见过武功强悍到这种地步的人,就眼前这位漂亮得有些过头的女人,就刚才那随手的一剑,已经完全推翻了几人心中武功的认知形象。

    “咕噜……”袁亦深深地咽了口口水,目光闪动,双手居然兴奋地有些发抖!

    没有过多犹豫,袁亦直接跪在了地上“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袁亦明白了,这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武林高手,虽然她的年纪还不如自己,但也正是这样,就更能证明对方的本事有多厉害。跟着这样师父学习,何愁不能报仇雪恨?

    随着袁亦下跪,其他四人也跟着跪下“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看着几个同龄人跪在自己面前,薛冷香没有任何不适宜,相反挺着胸脯显得更加高傲,走到几人跟前,冷眼扫视这几人。

    “不要认为你们拜我为师就是我多看重你们,此乃我师父之命而已,我不过奉命而为。我可以教你们功夫,但你们最好要有个心理准备。我只教明教的弟子,你们一旦加入了明教,以后就要誓死效忠明教。倘若谁敢在学习武功之后有了私心,甚至作出背叛明教的事情,那时候就别怪这个当师父的不讲任何情面。”

    “师父放心,我们既然加入了明教,就一定效忠明教。”袁亦十分坚定地回答。

    “还有一点,学习武功跟人的天赋息息相关,练武习武也是因人而异。有的人注定就是天子骄子,有的人却生来只能成为蝼蚁。你们到底能有多少成就,从根骨来看就已经注定了。”

    薛冷香继续冷冷地说着,然后轻轻点了点阮夕“你起来。”

    阮夕有些紧张,起身叫了声师父。

    “你的天赋上佳,以后每日辰时在剑台等我。”

    “是师父……”

    薛冷香又指了指中间三人。

    “张大、陈庆、陈次兴,你们三人资历中庸,恐难成大器,日后除了每日的帮会杂物之外,当以炼体为主。至于炼体的基本功夫,照后我会教给阮夕,再又阮夕传给你们。”

    张大几人相互看了看,似乎不太明白师父的话,但也是点了点头。

    最后剩下袁亦,此刻的他显得有些紧张。

    刚才薛冷香的话他听了个半懂,知道小妹的天赋比三个兄弟高出不少,故而得到了师父的看重,以后能享受到的待遇自然也不同。

    天赋的确是个好东西,天赋好的人享受更好的资源,这个逻辑没有错。

    “我的天赋应该比小妹更好吧?”袁亦默默想着,“我根基好,学习江湖功夫已经有三年多了,他们几个都不是我的对手,师父一定能看出来我的底子……”

    正想着,薛冷香已经到了袁亦跟前“至于你嘛……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在明教之中干一些杂物吧。习武……并不适合你。”

    “什么?!”袁亦一惊,都没听明白,“什么叫习武不适合我?”

    袁亦眼巴巴地看着薛冷香,期待着对方更多的解释。

    但薛冷香根本没有多说的意思,叫上阮夕转身就要离开。

    袁亦急了,上前几步拦在的薛冷香的身前“师父,您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的天赋太差,根本不适合练武。”

    “不可能!”

    “怎么?你是怀疑我的眼光?”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只是这一切都没开始练,怎么就知道我不适合习武呢?师父,我很刻苦的,就算天赋差了一点也可以弥补吧?还有,徒儿来明教之前就开始习武的,徒儿有武道根基,他们几个联手都打不过我。”

    “正因为你来明教之前学过功夫,所以现在的你根本不适合继续练武。因为你在江湖中闯荡时修炼的武功太过繁杂,并没有一个路数。本来天赋就差,所学的功夫又太杂,就好比一块木料已经被搞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