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快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品太子妃 > 第九百五十七章 秦玉如,有人探监
    大牢里,秦玉如瑟瑟的缩在一边,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就这么进了刑部,而且还判了一个斩刑!

    怎么可以,她现在是皇室宗亲,怎么就能判一个斩立决,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她的身份现在算起来应当是郡主了吧?这比起以前的邵宛如还尊贵,为什么会在大牢里?

    “秦玉如,有人来探监!”女牢头冷声道。

    “谁,是谁!”秦玉如扑到了门前,急切的道,大喜,一定是爷爷和父亲来救自己了!

    “还能有谁,秦玉如,你看看我是谁!”进来的女子掀开头上的斗篷,恨毒的看着眼前的秦玉如。

    秦玉如的样子可真是解恨,又瘦又干,哪里还有半分曾经的姿色。

    “你……你是谁?”秦玉如一下子没认出来,倒退了一步。

    “我是谁,你认不出来了?”宁彩仙看了看这大牢,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想当年,你害得我也进了大牢,现在你也进来了,果然是因果报应,秦玉如,当初你一心巴结着狄岩,可曾想过,也有今天!”

    “你……你是……宁……宁彩仙?”秦玉如骇的尖叫了起来,她认出来了,身子蓦的坐在地上,而后倒退着往后。

    牢房昏黄的灯光下,宁彩仙的脸色看起来摇摇晃晃,带着几分暗沉。

    “你别来找我……你死了,跟我没关系,不是我要害死你的,你走,你走!”秦玉如尖声大叫起来,骇的双手乱摇,眼睛也闭了起来。

    宁彩仙死了,宁彩仙已经死了的,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这三年,宁彩仙虽然死了,但是秦玉如和狄岩每每吵架的时候,都会提起宁彩仙这个名字。

    对于狄岩来说,宁彩仙就如同他心口的朱砂,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而且这还是秦玉如害的。

    至于秦玉如来说,宁彩仙就象是脸上贴的一块污垢,既便是洗干净了,也觉得一直在,一直在!

    一个已经死了三年的人,突然之间出现在这间昏黄的牢房中,秦玉如如何不怕!当时宁彩仙就是死在牢房里的吧!

    “秦玉如,你害怕了?”宁彩仙冷冷的看着秦玉如,冷声问道。

    “不……不要找我,不是我,不是我害的你……是狄岩,是狄岩……跟我没关系,你去找狄岩……”秦玉如双手急速的乱摇,口不择言只想让宁彩仙离开。

    “不找你我找谁?秦玉如,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我总得看到你被砍头吧!”宁彩仙嘲讽的勾了勾唇角。

    “你……你没死……”秦玉如的眼睛缓缓的闭开。

    “我当然不会死,秦玉如,你眼下可真好,马上就要斩首了吧,真不错!”宁彩仙唇角一勾,居高临下的看着秦玉如,“眼前的一切,你可曾想到?当时你得意忘形的嫁进了永-康伯府,眼下呢!”

    “我……我是皇室宗亲……我……你……你让开!”知道宁彩仙没死,秦玉如胆子大起来,瞪着宁彩仙分辨道。

    “皇室宗亲?说的是和亲王府吧?听说和亲王府的人对其他人说,他不会要一个恶毒的令人发指的孙女的,就算你是他的骨肉又如何,和亲王府,还真不缺孙女,你那个好父亲,很能生的,从府外找来的,以及府内的,十几位小姐,有了你,人家还嫁不出去呢!”

    宁彩仙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看到秦玉如越落魄她就越高兴,抬步进了牢门,走到秦玉如的身边,看着坐在地上,早已失去往日体面的秦玉如,脚抬起往秦玉如的手上狠狠的踩了下去。

    “啊!”秦玉如痛叫一声,用力的去推宁彩仙的脚。

    宁彩仙踉跄了一下,不得不退后一步“秦玉如,你还敢打我!”

    说完一脚踢去,正踢到秦玉如的下巴上,立时嘴唇就瞌出血了。

    秦玉如疼的一发恨,猛的向前扑了一下,把宁彩仙扑倒在地,两个人就在牢房的地面翻撕扯了许多。

    外面的女牢头听到里面的声音,进来把两个人拉开时,两个人已经打的头发散乱,连脸都抓破了。

    “贱人,你不得好死!”宁彩仙气的破口大骂,没想到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还吃了亏。

    秦玉如养在将门,以往在江洲的时候也没那么多的讲究,时不时的就会外去,虽然没怎么练过,但比起宁彩仙的力气还是大了。

    “贱人,你现在没死又如何,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莫不是已经进了青楼里了!”秦玉如不甘示弱的骂道。

    “你个贱女人,你才是青楼女子,我马上就要当王公子的正妻了,你现在却要落个身首异处,来世也投不了一个好胎!”宁彩仙拿帕子捂着脸上的伤痕,怒声骂道。

    “王公子,哪里有什么不长眼的王公子,不会是青楼里的恩客吧!那这样的话可真做不了准的,一个青楼女子,居然会有人娶为正妻!”秦玉如嘲笑道,她这时候也豁出去了,在大牢里面战战兢兢的,早就闷了一股子气。

    宁彩仙来可不就是把这口气给吐了出来。

    这会不管不顾的想怎么骂就怎么骂!

    “秦玉如,你个贱人,你的嘴怎么这么臭,我要嫁的是王生学王公子,是兴国侯的侄子,你不会不知道吧!”

    宁彩仙那甘被秦玉如嘲讽,恨不得再抓花秦玉如的脸。

    女牢头脸色不太好看的把她拉出了牢门,虽然得了点好处,但这点好处被宁彩仙大声的嚷嚷,也可能坏事。

    女牢头也后悔,怎么把这么一个青楼女子给放了进来。

    她被秦玉如误导了一下,又看宁彩仙过来的时候,虽然衣裳穿的不错,却没有丫环带着,看起来还真的不象是什么好人家的女子。

    牢房里安静了下来,秦玉如捂着疼的发抽的脸,暗暗思付。

    王生学?兴国侯的侄子?

    脑海中蓦的想了起来,愕然的看向牢门,这个王生学,她还真的知道,不是宁彩仙的妹夫吗?

    知道这件事情还是因为她和狄岩的一次争吵,又吵到了宁彩仙,狄岩砸了几件东西之后离开,秦玉如越想越生气,就带着丫环上待,经过宁府的时候,特意的多停留了一下,正看到宁雪青出来,身边还跟着王生学。

    让人打听了一下,就知道了宁雪青的身份,连带着王生学的身份也一清二楚!

    宁雪青是王生学的妾室,据说还是因为一件意外才成为妾室的,至于什么意外,不是很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和兴国侯府有关。

    宁雪青和王生学早早的交好,原本是打算迎娶她的!

    这事后来在秦玉如和狄岩的争吵中,时不时的拿来刺狄岩,说狄岩喜欢上的就是这种水性杨花的女子,宁氏姐妹都是一样的货色,都在成亲前和男人有染,也不知道有多少个男人了!

    居然抢了自己的妹夫?秦玉如明白过来之后,忽然翻倒在地狂笑起来。

    那个宁雪青估计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亲姐姐会抢了自己的夫婿,而且还是正妻,如果现在她不在牢里,她一定会带着狄岩,让狄岩看看清楚。

    可是她现在还在牢里。

    笑着笑着,大笑声变成了狂哭,她是皇室宗亲,她怎么会落到眼下的这种地步的,和亲王府,是放弃了她的吗?

    那一天和亲王说的很好听,也认下了她,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子?

    “秦玉如,有人来探牢了!”门口忽然传来女牢头巴结的声音,而后身子一闪,邵宛如带着玉洁出现在牢门处。

    比起方才的宁彩仙,邵宛如一看就知道身份尊贵,“宸王妃请,这个人方才还跟另外一个女人打过,宸王妃还是别进去,免得进去被这个疯女人打!”

    女牢头特别的巴结,生怕惊到了这位宸王妃,眼前的宸王妃可不是方才这个青楼女人,被打了就被打了,还能怎么样。

    “有人来探望过她,什么人?”邵宛如随意的问道。

    “是一个青楼的女人,长的还算不错,进来探监的时候,和秦玉如打了起来,象两个疯女人似的!”女牢头鄙夷的看着里面狼狈不堪的秦玉如道。

    邵宛如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女牢头走之前,又狠狠的恐吓了秦玉如一句“宸王妃来看你,是天大的福份,如果不惜福,你可就惨了!”

    秦玉如身子瑟缩了一下,她当然知道女牢头的这句话不是空话。

    目光落在邵宛如那张娇美、精致的脸上,忽然爬向牢门“二妹妹,你救救我,我……我也不是故意的,谁让她恶毒的让我害人的……二妹妹救我,救我,我……我可以把永-康伯府的秘密告诉你!”

    她在牢里并不知道永-康伯府已经不存在了!

    “大小姐要告诉我什么?是你被休的事情,还是永-康伯府养着许多女人,打算送人的事情?”

    邵宛如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秦玉如,脸被抓破了一道道的血痕,头发也被撕扯下来一些,披头散发。

    “你……你知道……”秦玉如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惊骇的看着邵宛如,这的确是她的底牌,她虽然没看狄氏的那封信,心里却是有数的,三年来,她私下里也看到一些事情,联想起来便有了这个秘密。

    “秦玉如,你就没有其他的事情要说了吗?”邵宛如的淡淡的道,长睫落下参差的阴影,带着些淡薄的冷意,“我要知道江洲时候的事情!”